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攻略极品 > 第196章 穿成反派亲妈(九)
    测hcg值,做b超……一系列检查下来,就用了大半天的时间。

    当然也花了几百块钱。

    若不是安妮现在有培训班工资和稿费两项收入,每个月有近两万块钱的入账,换成没有收入的普通大学生,承担这笔开销,还真有点困难。

    毕竟这不是一次性的,孕早期和孕中期,产检是一个月一次,而到了孕晚期,则是半个月、甚至一周一次。

    几个月下来,光产检费都要几千甚至上万块钱。

    这还只是常规检查,如果再做无创dna、四维彩超等检查,只一项就要两三千块钱。

    难怪原主在生产前都没有做过产检,不是她不想,实在是没钱。

    虽然确定肚子里的大反派会健康平安的生下来,但为了保险起见,安妮决定,该做的检查,一样都不能少。

    拿着检查单,安妮回到了坐诊大夫面前。

    这位大夫是产科的副主治医师,四十岁左右的模样,说话很是和气。

    “hcg值在标准范围内,不过日常一定要多喝水。”喝水少,羊水也就少,羊水少就危险了。

    安妮早就知道这些,但她还是乖乖的点头。

    “叶酸吃了吗?”

    “吃了。”穿来没多久,安妮就买了叶酸。

    按理说,叶酸这种药,备孕期间就该吃,但党安妮的情况特殊哇。

    “孕吐有点严重?这也没办法,你就少食多餐吧,少吃味道重的食物。”

    大夫又叮嘱了安妮几句事项,告诉她下次产检的时间,便把她打发出来。

    出了医院,安妮去药房买了些孕期维生素片和鱼肝油,又顺路去超市买了些果蔬肉蛋。

    她怀孕的这个季节挺好,各种应季的水果应有尽有。

    现在虽然还是吃什么吐什么,但该吃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啊。

    提着一包东西,安妮回到了s大教工宿舍。

    路过健身广场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徐老师。

    “徐老师,去食堂打饭啊?”

    安妮看徐老师手里提着饭盒,便知道她是去食堂。

    这一辈的老人习惯了节俭,哪怕自己一个月几千的退休金,但一日三餐还是喜欢去食堂。

    “嗯,听说今天有藕馅儿的大肉包,我们家老头子最喜欢吃了。”

    徐老师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安妮微微凸起的小腹上。

    她欲言又止,表情很是犹豫。

    原本,她和党安妮只是邻居,有些话,根本不好说。

    徐老师也知道分寸,平时虽然人缘好,可也不是个爱嚼舌头的人。

    早上去跳广场舞的时候,听三号楼的常老师说小党怀孕了,昨天去社区门诊建了档。

    而常老师的女儿就是社区门诊的大夫,亲眼看到小党进去,她问了给小党登记的大夫,确认小党已经怀孕十二周。

    健身广场的老人们听说了这件事,又是担心、又是心疼,却没人说什么“看她的长相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好女孩”之类的话。

    他们跟小党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两个月来,也算是有了了解。

    这孩子每天都去锻炼身体、学习英语,爱学习,懂礼貌,平时不管见到谁,也是主动打招呼。

    看到老人提着东西,或是下楼不方便,还会积极帮忙。

    偶尔烤了小点心或是做了什么小零食,都会带到健身广场上,送给那些相熟的老人。

    东西不值什么,却胜在一份心意。

    老人们对党安妮的观感越发好了,慢慢把她当成后辈照顾。

    这样一个好孩子,忽然未婚先孕,他们下意识的觉得,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有自己的决定!

    这些年来,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大学生怀孕、结婚的事并不少见。

    还有很多不懂事的学生,居然把孩子生到了宿舍里。

    更有自私、心狠的人,把刚出生的孩子直接丢到楼下,或是扔进马桶。

    跟那些人相比,党安妮就好太多了。

    老人们看得仔细,党安妮虽然是个孤儿,却无比认真、努力的生活着。

    怀了孕,也没有像那些女孩子一样不负责任,甚至没有遮遮掩掩,而是按照正规程序去建档。

    看她这架势,应该是准备把孩子生下来。

    都是做过老师的,老人们不怕学生犯错误,就怕他们知错不改、明知故犯啊!

    而党安妮的做法,明显让老人们比较舒服。

    “呕~~”

    听到藕馅儿的肉包,安妮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肉馅油腻的模样,一个没忍住,差点吐了出来。

    “对不起,徐老师,我、我不是对您——”安妮赶忙用手捂住嘴,不好意思的道歉。

    徐老师却是过来人,又伺候过闺女,理解的问了句,“想吐?听不得油腻的东西?”

    安妮点点头,有些羞涩的说道,“我、我怀孕了,这些天总是吐,连花生油的味儿都闻不了。”

    “哎哟,这么厉害啊。那可要遭罪了啊。”

    徐老师有些心疼,赶忙说道“吃粗粮成不成?当年我闺女怀孕的时候,也是吃啥吐啥,还是最后吃了她奶奶给她摊的玉米面煎饼,这才好了。”

    “吃粗粮管用啊?我待会儿就去超市买点儿玉米面、小米面啥的。”

    安妮有些惊喜,感激的对徐老师说,“多谢您了,您要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上了年纪的人,最怕被小辈嫌弃。

    让安妮这么一夸,徐老师高兴得眉开眼笑,“哎呀,我就这么一说,也不一定对你有用呢。”

    “不管有没有用,好歹是个办法啊。我先试试去。”安妮笑着说道。

    徐老师越来越喜欢安妮这孩子,她还是没忍住,低低的问了句,“小党啊,这孩子——”

    安妮收敛笑容,故意换上了一副哀痛的表情,“是、是我爱人的,他走了,我却发现怀了孕,您也知道,我是个孤儿,最渴望的是能有个血脉相连的亲人。所以——”

    “明白,明白,我们都明白!”

    徐老师一听党安妮没有做有违道德的事,顿时松了口气。

    哎呀,她就怕小党年纪轻,长得漂亮,被男人三言两语就骗了去。

    如果是跟有妇之夫纠缠不清,那可就太不好了。

    爱人也好,男朋友也罢,只要在伦理道德范围内,未婚先孕,徐老师表示也能理解。

    安妮是故意这么说,为得就是让关心她的邻居和老师们放心,她没有插足别人的家庭,她的孩子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野种!

    而她嘴里的“他走了”,也只是根据原剧情做出的推测党安妮找不到那男人,要么是那男人故意躲了,要么就是他根本不在j市。

    安妮不知道实情是个什么样子,她选择后者作为理由。

    至于别人会不会误会“他走了”的另一个涵义,就不在安妮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但,安妮怎么都没想到,还不等她去查那个男人,那人却先找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