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先决条件!
    波士顿这边的压力还没有实施出来,但是外界基本上都已经知晓了!而英国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卫斯理当然也知晓这个情况,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卫斯理还真的就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桑切斯,去找了也未见得能够见到!

    所以还不如趁着这个时间直接的来见一下丁羽,一了百了的解决所有的问题,只要丁羽丁先生这边点头了!那么剩下来就不会有其他的什么问题了!

    但是看金的意思呢?绝对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轻松,虽然说丁羽的架构呢?是三足鼎立,但是英国方面还是需要付诸相当的利益出来,而这里利益呢?跟丁羽即将动手的利益还是完全不同的那一种!彼此之间不能够混为一谈!

    “金先生,这个事情里面有着太多的问题都没有能够得到相当的解决,我们不回避自身的问题,但是也绝对不会背负不属于我们的责任,我们是带着诚挚的心来的,希望能够得到丁先生的谅解,希望彼此之间能够平和的相处!”

    “所以呢?”金反问了一句!

    “我们会协助丁先生查清楚这一次的事故!并且全力以赴!”卫斯理保证的说到!

    金思量了好一段的时间,注视的看着卫斯理,“过于的为难你呢?好像有些不妥,但是同样的,红口白牙的,你什么都没有提及,同样的也是在为难我,彼此之间的平和不是说不可以达成,但总归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的信任!特别是这一次的事故之后!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面,你也有这同样的感触吧!”

    “如果就是站在我个人的位置上面,我可以给予丁先生和你绝对的保证!”

    “我大概明白了卫斯理你的意思,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上面,这个所谓的平和就可以一直的保证,但是谁都知道,你在这个位置上面绝对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这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好吧!我给你一个选择,也不至于大家都是那么的为难!”

    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金掏出来一份文档出来,摁在了桌子上面朝着卫斯理就推了过去,“既然你愿意来谈及,想必也是做了相当的准备,这里面呢?有一定的条件,应该不会让你过于的为难,同样也不会让英国方面过于的为难,试一试!”

    卫斯理有些犹豫,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要把文档给拿起来的意思!“金先生,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丁先生已经做好了相当的准备?!”

    “这个话题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过格了!至少不是应该如何的来提及!先生做什么样子的举措,这个是先生的自由,跟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这个也是属于集团内部的商业秘密,卫斯理,你的好奇心稍微的有点重了!甚至有些越界了!”

    “简森的情况同样也是我们情治部门的机密,而且还是机密当中的机密!”

    虽然说是谈判,而且还是落入下风的谈判,但是卫斯理现在的说话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激进!金对此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尴尬!“卫斯理,看来你还真的就是一块石头呀!先生对你表示了相当的兴趣,看来先生还是独具慧眼!”

    “我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表现的稍微骄傲一点,毕竟能够被丁先生所看重,我想这应该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卫斯理甚至是欠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过我是属于大英帝国的,不是属于某人的!”

    “证明自己的价值观不同罢了!”金哼笑了一声,“简森的情况呢?是有人透露过来的,至于透露的人究竟是谁?你未见得熟悉,甚至于简森都未见得熟悉,只不过我们不太方便透露其中的名字,所以只能是很抱歉了!”

    “金先生,你就这么的有把握和信心?”

    “把握?信心?这个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偏颇了!”很显然金也是猜测到了卫斯理的想法,“你想要知晓更多的消息,也不是不可以,所有的一切都是可谈的,但问题是面前的协约书就摆放在这里了!事情都是需要有相当的前提,不是吗?”

    “好吧!我需要拿回去研究一下,还有一点,我需要保护住简森,至少在美国他不能够出现任何的问题!这个也是我的前提!如果简森出现了问题,我想对于丁先生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而这样的麻烦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这个要求有点过分!”金的声音突然之间的有那么一些冷,“做错了事情就需要受到惩罚的,所谓的除恶务尽,这个道理我想卫斯理你还是明白的。”

    “但是简森是至关重要的人!他的存在至少是可以证明我们清白的所在,我们可以承受自己的失误、甚至是失败,但是绝对不会提别人背这个黑锅,这同样也是不公平的存在!我们需要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卫斯理很是诚恳的说到!

    “证明自我的机会?”金随即又一次的看向了简森,“说起来你还真的就是第一个!虽然这个所谓的第一呢?并没有太多的证明,但是我个人呢?还是愿意给你一次这样的机会,至少卫斯理的面子我还是需要给与一些!小子!努力的活着吧!”

    随即金也是话锋一转,“卫斯理,你需要几天的时间?!不要告诉我说一个月,或者是一个星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

    “至少三天的时间!”

    “我可以给你五天的时间,然后我要一个结果,如果你不能够给与一个先生满意的结果,那么也就只能是我亲自的去找寻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不太希望彼此之间撕破最后的脸皮,至少先生对于你还是比较的看重。”

    看着离去的金,卫斯理也是拿起来了桌面上的那份文档,随即也是离开了!简森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就是跟在了卫斯理的身后位置!

    “卫斯理,金最后的那个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搞不明白?甚至是难以理解!”

    一直等重新的回来,卫斯理单独的跟简森坐在了一个房间里面!“对丁先生动手的人还真的就不少,至少就我个人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是相当的多,但是这帮家伙活下来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几个!你在没有取得原谅的时候重新的站了出来,这个无异是对整个团体的一种挑衅,他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原谅?”简森双手抱胸,也不知道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这么的说来,是准备对我动手了!”说完了话,也是注视的看着卫斯理,“如果可以的话,能够捞到什么好处?”

    “想都不要去想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首先这里是美国,我们美国的那些同行当然希望能够一了百了的解决你,如果你自己的动手,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到时候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面来!这个话我先前就跟你表述过!我希望你能够记在心里面!”

    用手敲了敲桌子,卫斯理也是接着的说到,“至于在其他的地方,你暂时这个时候能够离开波士顿吗?如果说离开了波士顿,等待你的呢?就不是丁先生那边动手,至少在波士顿这边,还没有其他人敢动手,但是离开了波士顿,会有无数人对你动手,不管你如何的防范,也不管你个人的能力有多么的强大,你都躲不过的!组织背后的势力可能会替你扛一下,但就行能够抗多久?我想你的心里面也应该有所感悟才是!”

    “所以一定要等到五天之后?”

    “五天是给我们的反应时间,需要我们去平息相当的事情,情治部门是绝对不能够为你这一次的行动背黑锅的,不然对于整个情治部门就是灭顶之灾!甚至于现在总部那边恐怕也是需要承受上上下下巨大的压力!

    反过来再说这一次的事情如果真的解决了!那个时候美国方面的同行可能不会动手了!因为动手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但是丁先生那边会怎么去想这个事情,如果说他们不把某些人给拉出来警告一下的,他们的威望何在?”

    “也就是说不管做什么样子的选择,我都是死定了!”

    “虽然我不太想去说,但是你活下来的几率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不过这个事情之后,大家对于你也就没有太多的兴趣!到时候防备一下丁先生那边就好!不过对付你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有必要,另外一说!

    简森!也许你在行动方面是一把好手,但是在其他方面相差甚多。总部方面绝对不是承担这个责任的,因为总部是绝对不会背负这样的黑锅,所以把你给推出来充当这个替代品,还是可以接受的!”

    并不是说简森真的就不明白这一切,能够做到行动处的主管,还是需要相当的脑袋,单单的屠夫是不行的!之所以让卫斯理来说这个话,而不是自己主动的说出来,简森也有自己的目的,相信卫斯理也同样的明白自己的目的!

    “我可以为了大英帝国付出自己的一切,至于值得还是不值得,又或者是有价值还是没有价值,这些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卫斯理注视的看着简森,“我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我只能是尽量的去争取最好的结果,但这个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首要的,我首要能够去做的,就是不能够让情治部门背黑锅,至少不能够让这个称谓丁先生的借口!”

    “我知道,我给你添了很多的麻烦!也许你一直的坐在这个位置上面,才是最好的选择!”

    “未见得!”对于这个说法卫斯理直接的就表示了否定!“如果丁先生想要动手的话,给我设置所谓的陷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也是挣脱不了的,不过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我倒是有了一定的猜测,不过也就是猜测而已!”

    卫斯理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猜测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所以自己现在并没有要说出来!要是说出来的话,总部那边肯定会得到相当的反馈,但是自己的猜测一旦错误了呢?

    在自己看来,丁羽丁先生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对英国动手,是真的没有准备好吗?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这里面肯定还有更为深层次的原因,这个深层次的原因究竟都是什么?自己就真的搞不懂了!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呀!

    如果丁羽丁先生动手的话,对于整个情治部门的打击,会让情治部门分崩离析,彼此之间的问题可以说是非常的大,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要放弃,除非丁先生所图甚大!可是自己找不到任何的方向,同时也找寻不到任何的线索。

    凭空的去提及这个事情,总部那边会怎么的去想?再者一点,给与自己的感觉,总部那边处处漏风,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死角,丁羽只不过是一个财团的势力,都可以肆意的去探寻到某些方面的消息,那么其他的势力呢?是不是也同样的如此?

    你可以说丁羽呢?比较的特殊一点,但是这种特殊并不足以成为说服的借口,是不是,毕竟是老牌的情治部门,怎么会现在变的如此之糟糕?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卫斯理,欲言欲止并不是一个好习惯的!”

    摆了一下自己的手,“我有自己的考虑,跟是不是相信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看一看丁先生那边提及的条件吧!然后跟总部那边联系一下,还有一点,调动一下你手上面的人,有人会主动的把消息给送过来的!”

    “波士顿方面?”这一次简森的反应可以说是尤为的快速!“也就是说丁羽的意思了!他现在倒是坐享其成,看着我们跟美国这边的同行较量!可问题是这里是波士顿,并不是整个美国,如此的情况之下,我们美国的同行还会留下来吗?”

    “他们没有选择,必须要留下来,因为这一次动用了rg和大杀器,动静真的是太大了!你觉得这样的事情能够得到所谓的授权吗?换做是你的话,你能够下这个命令吗?”卫斯理哼了一声,显然对于先前的事情早就已经洞悉了!只不过不愿意捅破这个窗户纸罢了!“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之下贸然的行动,呵呵!有人的胆子太大了!”

    “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所谓的角斗场?”

    “我不想承认,但这个才是即将发生的事实,情况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计划是制定好的,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而在战略方面,不管是你还是我,又或者是总部那边,没看见有什么人是丁羽的对手!你承认不承认,这个都是事实!”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的同行被清剿了太多的人,我甚至都有那么一些怀疑,波士顿方面准备的装尸袋究竟够不够?”简森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来一盒香烟,对卫斯理示意了一下,随即自顾的点燃了起来,“我是行动处的人,但是这样的情况没有遭遇过!”

    “你是行动处的人,没有参加过野战攻击,很正常,虽然你也是从部队当中被选拔出来的!不过了解了解并不算是什么坏处!”

    “有确切的地点吗?既然是角斗场,那么双方总归需要一个场所吧!总不能够就在大街上面相互的厮杀,我想波士顿财团,乃至美国政府应该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赤手空拳吧!”卫斯理想了想,很是痛快的说到,“现在这个时候你想着使用所谓的器械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电视上面的报道现在都还没有完结,这个时候如果再发生什么所谓的冲突,我可以保证大使馆那边的棺材板都摁不住了!”

    “我会跟总部那边报备一下!”简森第一时间就离开了房间,而卫斯理也没有阻拦简森拿走那份文档的意思,现在自己吗?还是需要稍微的冷静一下,仔细的去思考接下来的事情要如何的来处理?

    虽然金的表现有那么一些盛气凌人,但是能够感觉的出来,金并没有对自己施加什么所谓的压力,倒是金对于简森表示了相当的兴趣,这个兴趣甚至是超过了自己!难道就因为他对于丁羽丁先生动手的缘故吗?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面有着异样的感觉?

    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反正自己就是有这样的感觉,从道理上面来说,简森是行动处的人,绝对不是丁羽的人,但是这个的这个疑惑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难不成是金故意造就的一个后果?又或者是自己多疑了?

    从跟他的对话当中呢?还真的就没有感觉出来太多的问题,但是这样的事情谁敢去做这个保证,至少自己是不敢去做这个保证的!

    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如果他真的是丁羽丁先生的人呢?这个情况就真的是斯巴达了!

    这里面有着太多太多的疑惑都可以解释清楚了!越是往这个方面去想,就越是感觉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呀!卫斯理甚至都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些着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