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狭义
    李富真来京城是非常的悄然,没有惊动任何的方面,虽然说她的身份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但是大家却不会特别的把注意力放置到她的身上面,毕竟她只不过是丁羽的一个代表而已,又不是说她就是丁羽,两回事情,不需要同等看待,也不需要那么的紧张。

    “感觉清瘦了不少!”看着懒散坐在自己面前的李富真,丁羽也是微微的摇头,李富真则是苦苦的一笑,“是吗?我最近也是感觉相当的疲惫!甚至是疲惫不堪!”

    “三星方面的事情都已经严重到如此的程度了?有点没有想到!”丁羽也是微微的搓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毕竟在电话里面,跟现实当中,情况不太一样,电话里面提及事情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太多,而现实当中吗?就不需要有这个方面的顾忌。

    “我的大哥对于三星方面的掌控呢?也已经是到了相当的程度,但越是这个时候呢?就越是疑心,毕竟也是朝着无冕之皇的位置前行,谁也不能够阻拦他的!任何阻拦他的人都是他的敌人!甚至有的时候父亲也需要稍微的‘退让’。”

    从这个话语当中还是明显的能够感觉的出来,李富真对于她的大哥有着相当的不满,这种不满已经是表露在脸面之上了,太过于的明显了,甚至都没有任何的隐瞒。

    “我跟李董事长的关系尚可,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李在镕不不过分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更何况李在镕所谓的过分呢?我相信李董事长也会有所处置的,三星的皇帝位置呀!这位皇太子是不会希望别人有任何的沾染,甚至是有沾染的机会都不行!”

    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看了一眼李富真,这里面特指的就是她了!

    “总顾及太多,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以为已经挣脱了出去,但是没曾想,反倒是让人误会了,又或者说我做的本身就是错误的!搞不懂!也有那么一些想不明白!”

    “家庭教育方式的问题,或者说文化对于女性的压迫问题,在韩国的社会当中,女性的位置本来就低下,这个都已经是深深的刻印在大家的骨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更改!”丁羽提及的也是相当的实际,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藏匿。

    “感觉很是心累,想要在这边休息一段时间!”

    “孩子呢?就你一个人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不能够把孩子给丢弃了吧!”

    “他倒是不用担心,一切都好!”李富真也是冲着丁羽笑笑,丁羽对于自己的儿子呢?还真的就相当的不错,吃穿用度呢?从来都没有少了自己这边的一份,自己也想过是不是要把儿子放置到丁羽的身边位置?不过后来还是放弃了。

    首先是自己的儿子未见得能够接受,再者就是家里面也不能够接受,所以也就别勉为其难了,能够保持现状也是挺好的事情!就被引起来其他的事端了。

    “三星方面的事情呢?我不适合出手,你同样的也不适合出手,跟私人的恩怨不牵扯任何的关系,不过李在镕如果一直都是这样的表现,容易出问题呀!而且容易出现大问题的!”

    李富真看着丁羽的样子,就明白他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应该是有着相当的把握,但究竟是什么,自己就真的是不得而知了!“大哥有的时候是稍显有些自负了,在三星皇太子的位置上面也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久,这个心里面恐怕也是有所压抑。”

    “中国的崛起呢?也已经是指日可待了,但问题是不管是李在镕,又或者是那位女总统都没有完全的认识到这个问题,希望他们会保持这个方面的警惕”说话的时候,丁羽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扬起,显然对此有那么一些不屑。

    “谁知道呢?”对此李富真也没有太多的信心,自己坐上了亚洲执掌者的位置之后,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所以对于整个亚洲的局势了解又是上了一个档次,特别是中国方面,得到的讯息更多一些!

    就韩国方面那个势力,想要挑衅中国,有那么一些太天真了,希望韩国方面不要自己作死呀!不然的话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们的,一味的就是想要依靠美国方面,所其中的作用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甚至到了最后会鸡飞蛋打。

    但这样的事情是自己所能够阻止的吗?李富真想了一阵也是很无奈的摇头了,因为还真的就不是自己所能够阻止的,三星方面对于自己表露了相当的意见,就这一条就把所有的路全部的都给堵死了,一点回头的余地都没有。

    “丁,你觉得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站在亚洲的角度来说,中国方面是不希望看到美国方面插手的太多,而韩国呢?因为面对朝鲜方面的压力,所以希望用美国来制衡,一直以来取得的效果还是相当的不错,但是这样的情况呢?只是有限度的,而不是无所忌惮的!”

    丁羽琢磨了一阵,也会缓缓的说到,“这两年那位女总统新上任,不管是为了名誉,还是为了自己的位置,她都会跟中国方面进入到蜜月期的,但是一旦这个位置稳固了,那么接下来会做什么样子的选择,就不得而知了!”

    “你的意思是说,她经受不住欧美方面的压力和诱惑!”

    “谁知道呢?不过在我看个人来看,她未见得能够承受的住这个压力和冲击,至于你的那位大哥呢?现在恐怕已经掉在坑里面了,倒也不是说我们谁推了一把的缘故,就是他自身的缘故,很早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站在了一起,想必你也很是清楚!”

    “正是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的感叹,亚洲的市场呢?虽然说已经开拓了出来,但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稳固,对于三星来说,亚洲的势力是根本,绝对不能够让亚洲市场出现任何的问题和状况!不能够只要面子,而不要里子。”

    哇,丁羽也是笑了起来,“中国话很是灵通,连这个都能够表述!”小小的表示了自己的惊奇,丁羽也是摇摇头,“欧美方面的迷魂汤,李在镕已经喝下去了,亚洲市场上面的正常竞争,我们都是从来都不掺和的,这一点彼此都是相当的清楚。”

    “为什么父亲依旧要支持他这么的去做呢?”

    “因为三星的皇太子就只有一个人而已,虽然说你们是兄弟姐妹,但是没有其他的继承人,三星方面的最终结果只会落在李在镕的身上面,李董事长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同样也没有任何的选择,除此之外,还有谁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面?他的儿子就这么一个!”

    “时也命也,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好!”

    这个话呢?就是故意在针对丁羽说的,自己算是他的女人,这个没有话说,但是自己也不希望三星方面出现太多的问题,但是自己的大哥想要跟丁羽争一时之长短,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不自量力的,同时也是太小觑了丁羽。

    丁羽只不过是不愿意张扬而已,并不代表着他的帝国就没有任何的势力,相反这个势力也是庞大的一匹,露出来的东西都是只光片羽,真的要以为这一鳞半爪就是所有,就太可笑了。

    “选择的权利呢?在他们自己的手上面,人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会疯狂,甚至是不能够自己,这也是非常的正常,谁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结果,没有人会做着方面的保证,我们的希望跟最终的结果,还是有着相当的差别!”

    丁羽并没有去解释什么,彼此之间呢?只算是利益的一个联合体,并不代表着自己就可以去指手画脚的,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兴趣,自己只需要站在旁边的位置静静的看着。

    甚至于他们的指针歪了,丁羽都不会有任何的关注,更不会有其他方面的表露,就是那么的坐在旁边看着,彼此之间呢?是因为利益相互联合在一起的,真的要是说起来所谓的感情呢?好像也没有,至少这个交情很是一般。

    如果说换成是自己的东方师兄呢?这个情况可能就不一般了,但是对于李健熙呢?还是算了吧!老家伙太过于的多疑了,甚至对于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是下得去这个手,其他的外人还会被他放在眼睛里面吗?根本就不可能的。

    所以丁羽也是保持了跟他之间的距离,跟这样的人呢?成为合作的对象是不错的,但是想要成为伙伴呢?就不是那么的美好了!需要顾忌的事情还是太多了一些!不是那么的符合丁羽的性格,所以大家也是保持着相互的克制。

    “好像刚刚的过年,我这个时候提及这些事情,会不会有所影响心情?”

    丁羽打了一个哈欠,“很是正常的事情,虽然说有那么一些提前,但也不是那么的大不了,先前就想要跟你谈及一下这个方面的问题,希望你能够做相当的准备。”

    “你觉得那位女总统未见得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现在的表现好像不错!”

    “泰熙跟我谈及过这个方面的事情,我觉得不是那么的好,我跟那位女总统见过几面,感官上面来说还算是尚可,但并不代表了所有,而且就泰熙所表露出来的东西来看呢?她也是有相当的问题,包括身边的事情,也不是解决的那位干净!”

    “这件事情我好像有些许的印象,但看你的表现,好像有那么一些过于的严重了!”李富真也是微微的摇头,“但真的要是说起来呢?在韩国当总统,还真的就是一个相当高危的职业,最后下场很是不错的人,少之又少!”

    “对于这一点呢?说起来可能有那么一些太伤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其他的看法!”

    在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丁羽也是注意的看了一眼,自己还真的就不太希望这个事情出现其他的变故,毕竟李富真呢?也是韩国人,自己要是说的太多,会不会对他造成其他方面的影响,还真的就说不好,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女人。

    “我是韩国人,所以看待问题的时候,可能会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狭义!”

    “首要一点,韩国并非独立的国家,至少是非完全独立的国家,丛林法则,小国呢?只能是依附于大国生存,但是韩国的地理位置呢?身处亚洲,而依附于美国,这一点跟日本方面又有着相当的不同,这个所谓导致的局面呢?就是稍微的出现问题,就会造成清算!”

    看到李富真点头,丁羽也是叹了一口气,“再者一个问题就是朝韩问题,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而且自始至终呢?都是贯穿了韩国的历史,最后的问题吗?就是韩国的政治问题,缺乏相对统一的政治思想,各自为战,一旦得势,就要掐死自己的对手,绝不留情!从这一点来看,只能说太过于的不成熟了!”

    “而在这一点呢?就算是不能够学习中国方面,也可以学习一下日本方面,都有着各自的优点,但是韩国方面呢?太过于的狭义,所以弄到了现在吗?四不像!”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就已经注定了那位总统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了!”

    李富真已经听出来了这个话语当中所表露出来的意思,丁羽考虑了一阵,也是点头,“你们这位女总统的下场呢?绝对不会太好了,这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为了国家的发展呢?靠近中国是最合乎事宜的,同时也可以稳定自己的位置,但是美国方面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的那位女总统站到中国的行当当中来!”

    “如果她有这个勇气呢?”

    丁羽歪了一下自己的头,“怎么?一定要打这个赌?”

    “都是女人,能够走到这样的位置上面,还是相当的不容易!”

    “只要坐上了这个位置呢?就基本上没有任何的选择!”丁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的手呢?已经黑了,我想对于这个问题也已经不需要有任何的回避了!”

    “还是显得太过于的突兀了!”李富真摇头不已,政治上面的事情呢?从来都不是表面之上那么的光纤,特别是韩国的政治,调离了这个局限之后,重新的审视,才会发现这里面有着诸多的不一样!

    “说点开心的事情,你这段时间,就准备一直的留在国内了?”

    “俄罗斯那边的事情都已经提上了日程,我先前的时候刚刚的跟那位大帝通过了电话,彼此之间聊的尚可,但是其中的细节还是需要通过见面之后才能够说的清楚!”

    “看来那位大帝对此也可以说是相当的心急!”

    丁羽微微的点头,“俄罗斯对于粮食的需求并不是很大,是蔬菜瓜果呢?一直都是问题的所在,就算是到了现代,依旧是没有得到太多的解决,那位大帝对于农场还是有着相当的兴趣,我相信他会趁着机会过来看一趟的!”

    “就为了一个农场?又或者说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今年是大年,亚洲方面的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履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中俄之间的问题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谢尔盖那边的问题不是很大,他已经开始招募相当的人员了,具体的情况我没有过问,但是就我个人的了解,他还是相当的用心!”这个人呢?是自己亲自挑选出来的,所以李富真的心里面也是有着相当的自信。

    “我对此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担心,他自行的来处理就好,不过需要提示一下,不要吃独食,我相信他会明白这个话语的意思,做生意吗?吃独食是相当找人反感的一件事情!最后的结果也可能是得不偿失的!”

    “他本来呢?就是俄罗斯出身,对于俄罗斯国内的环境自然是有着相当的了解,就是不知道最后会到达什么地步,说起来还真的就是让人有那么一些期待!”

    “老佩顿那边派人过来了,还刻意的给我送上来一份礼物,这算是什么意思,如果说给英男送一份礼物,这个还可以理解,给泰熙送礼物也可以理解。但是给我送了礼物过来,这算是什么意思,挑拨我跟英男之间的关系,还是挑拨我跟泰熙之间的关系?”

    “应该都不是!”丁羽哼笑了一声,“我这段时间不准备回去美国那边,国内有着诸多的事情需要我来处理,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方便,而老佩顿家族的事情又需要我来处理,所以他们需要率先的给你这个亚洲的执掌者打一个招呼?”

    “就这么的简单!”

    “京城的医院呢?是查理家族负责的,但是老佩顿借用一下还是没有太多的问题,就是重新构建一个实验室而已,不需要太麻烦,但是我会不会去,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