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听人劝
    “羽少,国内的市场呢?还是有着相当大的作为!”陈红看着丁羽的态度,也是决定捞点干的,不然的话很难打动这位羽少,所谓的小恩小惠呢?在这位的面前恐怕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他完全就可以做到无视。

    但国内这么庞大的市场,他可以做到无视吗?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农场方面,又或者是李富真方面,都不可能真正的放弃国内的市场,但是丁羽自己这边呢?现在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方方面面对于丁羽都是相当的针对。

    就好像玉式集团一样,本身就是被推出来用来对抗丁羽的一种方式和手段,而且这个还只是明面之上的,至于暗地里面吗?又是一个什么状况,相信丁羽的心里面一定是有着自己的体味。

    而自己现在呢?也算是直面的就把这个事情给说了出来,这么庞大的一个市场,就不相信你丁羽一点这个方面的想法都没有,要知道少了很多的掣肘之后呢?对于你丁羽来说,真的就是大有可为,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丁羽已经伸向茶碗的手,这个时候也是慢慢的收回,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红的心下也是大定,不怕你狮子大开口,怕的呢?就是你不开口,那才是最为麻烦的,既然你选择开口了,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羽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帮你这个忙的,也相信羽少您会做出来相当的选择!”

    “这个提议呢?是很诱人,但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对于我个人来说,需不需要打开这个方面之门呢?不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我想或者是不想而已,外界的影响呢?可能会有一些,但绝对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艰难!”

    “羽少,太有自信了,是一件好事,但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不是吗?”

    “这个要看与人方便是什么方面的事情了,我做事情呢?有自己的原则,确切的来说呢?你只是提出来了自己的条件而已,我还没有听到你的要求,不管是以小博大,还是以大博小,总需要出来亮一亮,说来听听!”

    陈红的脸色也是微变,为什么呢?丁羽的胃口究竟是太大了,还是说他想要其他的什么东西呢?对于这个问题,陈红突然之间感觉有那么一些拿捏不准了,如果说现在就把所有的要求都给摆在了明面之上,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就丧失了主动权。

    “羽少,这样是不是稍显有那么一些太唐突了?”陈红也是笑笑的看着丁羽,虽然说是笑笑,但却有那么一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我们现在谈及的事情跟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呢?好像有那么一些南辕北辙!这不好!”

    丁羽这个时候又是用手敲击着桌子,非常的有节奏,“今天晚上的来人呢?稍微有那么一些多,相信你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父亲和母亲是第一个来的,但是来的匆忙,走的也是同样如此,陈秘书也是这么打算的?”

    这个称呼呢?有那么一些不太避讳的意思,丁羽也是差不多表明了其中的意图,你的身份呢?就应该是那位的秘书,这个又不是什么所谓的秘密,来这里也应该是为了他的事情,在如此的境况之下,还跟自己谈什么所谓的条件,可笑之极。

    你愿意说呢?就赶紧说,不愿意说呢?就赶紧的滚蛋,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我已经给过了你这样的机会,如果说你不好好的珍惜,那么就没有什么好笑的,在今天晚上呢?丁羽的表现好像有那么一些过于的激进了。

    “羽少!”陈红的脸色也是突变,没有想到这个话还没有说上一句,这位就已经开始撵人了,不用这么的夸张吧!自己甚至都还没有热场呢!你就准备让自己拍屁股走人,是不是也太不好伺候了,自己有多长的时间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了!连自己都快要忘记了。

    “陈秘书,我手边呢?还有诸多的事情,请..。”

    很显然丁羽已经准备端茶送客了,不要在这里叽叽歪歪的,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你愿意说呢?那么就赶紧一点,你要是不愿意说呢?滚蛋!就是这么的简单。

    陈红感觉自己的屁股上面就好像有一块热烙铁一样,真的是让自己坐立难安,“羽少,范围之内来解决所有的事情,对于方方面面都有着相当的好处,不是吗?何必让大家都难做,这样的话对于双方面呢?都是一种伤害!”

    对于陈红说的话,丁羽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看来我们彼此之间的沟通呢?出现了相当的问题,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大家就相互的冷静一下吧!可能会让彼此之间的意识都稍微的清醒一些!”说完之后,丁羽也是端起来桌面上的茶碗。

    端茶送客,很是干脆,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陈红则是愕然的看着丁羽,你也不至于如此吧!自己这边呢?甚至都没有怎么开口,而你呢?竟然就做出来了这样的抉择来!太快了,快的让人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从四合院这边出来的时候,陈红整个人还是有那么一些迷梦,自己呢?摆出来了自己的诚意,但是条件呢?都还没有拿出来,至少没有完全拿出来,随即就被丁羽给清场了。

    有没有效果呢?陈红也是思量了一番,不是说一点东西都没有得到,丁羽既然坐了下来,说明他的心里面还是有些许的顾忌,这对于自己这边来说呢?确实是一件好事,但同样的,摆出来的条件是不错,但对于丁羽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是比较有吸引力呢?这个也是让陈红些许的挠头,不过这个问题呢?也轮不到自己来考虑,毕竟这个问题呢?也不是自己应该去考虑的,自己站的位置和角度是不一样的!

    又送走了一个,丁羽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这位呢?也许不是重量级的人物,但是这位的背后呢?却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现在这个时候主动的找上门来,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什么,用未雨绸缪来形容呢?倒也不算是过分。

    自己的那位三叔呢?现在已经走在了大路上面,甚至可以用步伐稳健来形容,在如此的境地之下,有些人呢?心怀忐忑,更为重要的原因呢?手下太不干净了,所以现在呢?也是想要走丁羽的路子!常理中事!

    但丁羽对于这样的事情有那么一些嗤之以鼻,对于丁羽来说呢?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个方面的沾染,先前没有,以后也不想有,这个是原则方面的问题!也是做人的问题。

    更何况对于自己的事业来说,看着是走了捷径,但实际上面呢?饮鸩止渴,现在开了这么一个口子,将来的时候就会被越撕越大,根本就拟补不过来的!对此丁羽可以说是有着相当的认识!有多少人和势力都已经倒在了这个问题上面。

    丁羽的不为所动呢?在陈红来看已经是有所动心,只不过是自己开出来的条件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罢了!至于接下来呢?找个机会还是应该好好的跟丁羽谈一谈,想要得到呢?总需要相当的付出才是!

    “先生,需要给您准备一点夜宵吗?”

    “准备一点吧!晚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过来呢!”丁羽也是笑了一声,随即也是拿出来桌面上的书,自己吃不吃的呢?倒也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太消停了!这是一定的!四合院什么时候这么的热闹过?

    丁羽对于今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那么的上心,如果说真的要是有什么兴趣的话,打个电话给自己的父亲,就会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丁羽一直都没有要去询问的意思,也没有让其他人去打探的意思。

    倒是快十点钟的时候,王长林则是突然的给自己的儿子大了一个电话,“你晚上的时候准备直飞英国,确定下来具体的时间没有?”

    面对这样的突入直来,丁羽也没有太多的考虑,而是很痛快的说到,“退了一下,定下来十二点,不过后来又有人找上门来,推到了凌晨两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不过我已经让人去了机场,谁知道呢?”

    “京城这边呢?发生了些许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先拖一拖吧!不要出现其他的问题和状况,不然的话对于你个人来说,还真的就会有些许的影响!”

    “是担心我太过于的特殊,受人权柄,还是担心有人会利用我的飞机?”丁羽很是直白的就说了其中的问题,倒是一点情面都没有要留的意思。

    王长林也是气的直翻白眼,至于把事情给说的如此明白吗?自己还是你老爹呢?你就这么的跟自己说话!不否认他说的这个话呢?没有什么问题,自己所担心的呢?也正是这两点。

    现在所有的方面都戒严了,你现在要是走的话,对于某些方面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打脸,再者呢?丁羽的飞机并不是国内注册的,而且有着独特的身份,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人去打扰,在这个问题上面?涉及到了一些政治问题。

    既然是有那么一些微妙的,那么就拖延一下,也就是时间的早晚而已,不会有太多的耽搁,是不是,这样的话会让方方面面都好看的!如果说真的一意孤行,虽然说本身没有太多的问题,但会让大家的面子都有那么一些难堪!

    内部的稳定呢?比什么都要更加的重要,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也是等同于强行的就把丁羽给留在了国内,至于其背后的动机呢?肯定不是这两方面的事情,但只要是让丁羽动弹不得呢?就是好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为的重要了。

    丁羽直飞是为了什么,去英国,忙活希腊的事情,确切的来说是忙活欧盟的事情,在如此的情况之下,不让丁羽有太多的动弹,而且还是这么大的动静,究竟是出于什么样子的意图,现在这个时候呢?还真的就很难去判断。

    不要以为这个呢?就是针对丁羽的,就是坏事,丁羽所考虑的呢?未必就全面,而且有些事情呢?也不可能全部的都透露给丁羽,他毕竟没有站在领导岗位上面,所以考虑问题的方式呢?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倒像是对丁羽的一种保护和爱护,因为有丁羽冲在最前面,会解决很多的问题和麻烦,但不能够所有的事情呢?都让丁羽一个人去扛,是不是?

    看书的时候,丁羽多少已经有了那么一些明悟,不过这些东西呢?丁羽还真的就不打算跟其他人有所交流,甚至于自己的父亲那边呢?也没有要通气的意思,自己的父亲竟然先前的时候已经打过了电话,想必也是有着相当的想法。

    但是有些事情呢?就算是父子之间呢?也没有办法说的太过于的清楚了,为什么,父亲呢?不仅仅是父亲,他的身上面呢?还有另外的身份,这个是没有办法去忽视的,那就是王家和苏家强加在他身上面的这个身份!

    不管是丁羽还是王长林,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避免了这个方面的尴尬,谁都没有要继续再往前迈一步的意思,事情发展到现在的这个局面和状况,都需要让彼此相互的冷静一下,这个才是最好的选择,对于双方面呢?都是可以接受的。

    丁羽晚上的时候没有走成,方方面面好像都不是那么的意外,不过相对而言呢?跟丁羽以往时候的性格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两样,很少能够看到丁羽如此的听劝,不多见!真的是太不多见了,这个还是丁羽吗?

    早上的时候苏元也是第一时间的就过来了,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的大儿子没有走成,自己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担心的,来的时候时间尚早,大儿子那边呢?也是刚刚的锻炼完自己的身体,不过却没有汗流浃背的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前病情的影响,所以没有办法进行剧烈的运动,说不好的事情!

    “妈,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丁羽也是跟陈锋示意了一下,本来就自己一个人吃早餐,既然母亲过来了,就需要陪着母亲一同的吃点东西!

    “昨天你没有走成,早上的时候你爸呢?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也不知道你这边是什么状况,反正我就一个人在家了,倒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父亲昨天晚上的时候没有回家?”丁羽也是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看来昨天晚上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这里也是来了不少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都一股脑的往这边跑!好像走城门似的!”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父亲很少在家里面谈及工作方面的事情,他昨天晚上的时候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看样子事情也是比较的严重,你呢?这边什么情况,今天走,还是需要看一看?!”

    苏元的口气呢?虽然说就是试探性的问一问,但多少呢?还是有那么一些期盼,自己并不想大儿子就这么的离开,上一次苏宇的事情呢?让他的心里面有些许的不满,当时的时候呢?自己的考虑也是有那么一些欠妥,这个是自己的问题。

    现在但凡有这样的机会呢?自己都希望能够拟补一下,儿子是不是在意不要紧,只要自己的心里面能够过得去就好!

    “等一等吧!”丁羽这个时候也是放下手中的筷子,自己吃的并不是那么的多,跟以往的时候相比较出现了相当大的差池,这个也是让苏元感觉到了些许的担心。

    “怎么就吃这么的少?以往的时候胃口还是很不错的!”

    “现在的作息有些许的改变!”丁羽也是小小的解释了一番,“更何况你来之前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不少的东西,就是陪你母亲你再吃一点!”

    丁羽现在也没有任何要推诿的意思,并没有那个必要,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也犯不上因为自己母亲的到来,所以自己就吃的稍微少一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自己还没有过格到那种地步,那是对自己人品的一种自我否定。

    “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你呀!以前的时候就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丁羽也是笑笑,“先前的时候是没有当做一回事情,总感觉自己很是年轻,所以也没有这个方面太多的想法,现在会尤为的注意一些,你和我爸呢?也需要有这个方面的警惕才是,虽然说条件不错,但也不能够太放松!”

    虽然就是简单的几句话,但对于苏元来说,还真的就是相当的暖心,以前的时候大儿子还真的就没有跟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也是有那么一些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