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三百零七章 拒绝的态度
    readx最为直观的说话,事情又一次的回到了原点,不是说大家没有给丁羽施加某些方面的压力,连接的从两方面给丁羽施加了压力,甚至是相当大的压力,但貌似起到的作用真的是太有限了,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丁医生,喝咖啡吗?”坐在家里面的丁羽,对于来访的这位倒是没有流露出来太多的意见表露,面前的这位气势好像很足,甚至有那么一些不把自己当做外人,但是丁羽的表现呢?却是沉默以对。

    你想怎么样,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看着丁羽老神在在的样子,坐在丁羽身前的中年人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还真的就害怕遇到这样的状况,丁羽不给你任何的反应,对于他这样的状况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束手无策。

    动他吧!还真的就是动不了,不动他的话,事情也是一直的就被卡在了那里,你说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这个问题呢?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他的身份虽然没有被公布出来,但毕竟是王家的长房长孙。

    看似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实际的情况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棘手,这边的施压,还是被王老给硬生生的顶住了,自己这一次来,虽然说是有所准备,但也不是一点顾忌都没有的,不然的话为什么还是在这里泡蘑菇。

    “小丁呀!我长你一辈,这么的称呼你没有什么问题吧?”

    丁羽看着送过来的茶水呢?也是亲自的执壶,自己虽然说没有喝茶的习惯,但是这点人情世故自己还是懂的,也算是很应景。倒了一杯茶之后,丁羽想了想,随即也是把茶壶放置到一边的位置,至于他的面前,依旧是一杯咖啡,倒是有那么一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没有说话。但就是一个喝茶,一个喝咖啡的状况,就足以说明了彼此之间的问题了,吃不到一起。喝不到一起的人,想要谈到一起,这个难度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大啊!坐在丁羽面前的中年人显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个状况。

    但他又不能够把这一点给点明了,丁羽是典型的绵里藏针,自己对于他身上面的事情呢?也是有着诸多的了解。一直以来呢?他遇到任何的事情都是有那么一些处变不惊的意思,甚至于很多时候,都是以吃亏居多。

    就好像是面团一样,始终都是被欺负的角色,看着好像谁都可以上去踩上两脚,但是如果从事情的连贯来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丁羽的面子可能丢了一些,但是他实际上面得到的结果,绝对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种。

    在这里面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丁羽。这个跟自己的儿子年纪相仿的家伙绝对是深藏不露的主,他不会在乎所谓的过程究竟是怎么样的,他只要最终的结果,这个对于他个人来说,才是最为直接了当的。

    “我听说你已经确定了具体的助理人选!”

    丁羽端起来咖啡抿了一口,然后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有这个方面打算!”说完了之后,也是回味了一下咖啡的滋味,不错!随即也是缓缓的把咖啡放了下来,“那边加上联络官。基本上就可以负责东亚、甚至是整个亚洲的一些事务!”

    对于丁羽面前的中年人,丁羽说出来的这个问题呢?还真的就是相当的具有考验,甚至是自己有那么一些没有预料到的,“还有多长的时间?”

    “不超过三天的时间。当然了如果有人可以让这个会议玩几天的时间再召开的话,我倒是没有任何的意见,不过这个恐怕会有那么一些难为!”

    丁羽之所以这么的说,看着好像没有把这个口子给封死了,但是实际上面呢?也是一击直接的就命中了要害,把所有的问题和状况都已经是阐述的非常清楚了。不带你们玩,并不是说对你们有意见,而是这里面有着太多的局外因素了。

    至少明面之上的话题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面呢?丁羽也是拒绝了,只不过是丁羽并没有把这个话给说的太清楚了,可能也是跟丁羽为人的性格有一定的原因,说话虽然并不是非常的直接,但是勿谓言之不预也,我已经说过了。

    “三天的时间,然后直飞美国?”

    “我要去一趟韩国,准备颇多,而且韩国方面也没有最终的确定人选!”说完了之后,丁羽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手指映照的有些透明的感觉,也没有理会旁边中年人的观望,丁羽注视的看了一段时间,随即笑笑。

    “小丁,看样子,这里面有故事呀!”

    “能够出的去,但是不是能回来,这个问题我不会做任何的保证,所以我需要过去谈一谈!”说完了之后,丁羽则是把目光放在了中年人的身上面,两个人对视了一段时间,丁羽才挪开了自己的目光,眼神略显有那么一些涣散。

    中年人当然也是注意到了丁羽的眼神,给予自己的感觉非常特殊,因为丁羽的眼神没有任何的锐利感,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这个并不是最为真实的丁羽,他眼神的背后绝对是藏了什么的,只不过是自己没有任何的发现罢了。

    如果说丁羽是一个不堪的人,他的眼神涣散,这个并没有什么,但是他既然可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那么他的眼神当中多少应该看见些许的野心、等等,但问题是自己在丁羽的眼睛当中并没有任何的找寻,对于自己来说,这是相当大的挫败了。

    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丁羽并没有任何的野心和,只不过是他藏匿的太好了,所以自己没有发现罢了。本来就不知道如何的来应对,现在还找寻不到丁羽身上面的弱点,就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处理了。

    “三天的时间不长,但貌似也不短了!”说完了之后,也是注视的看着丁羽,“还有,小丁,你就这么的有把握吗?要知道计划没有变化快的。有的时候出现什么其他的状况,这个也是难免的事情,你说呢?”

    “是呀!计划没有变化快呀!”丁羽貌似也是感叹了一声,但也就是感叹了一声罢了。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和表示,被人威胁了之后,丁羽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倒是符合他以往的性情。

    嗯?怎么个意思,是听不懂。还是故作听不懂,想来后者应该居多一些,自己其实已经把话说得很是明白了,你丁羽如果说继续的痴迷不悟,那么就有可能扣着你,不让你出去,毕竟这样的问题呢?也不是特别的为难。

    但是丁羽对于这个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一样,让人感觉挠头,其实这个话说出来,恐吓的味道居多。希望就是能够让丁羽有所触动,但是那里想到,三棍子下去,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不说,相反倒是把自己给气的不轻。

    而且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软的硬的都有,丁羽算是给予了自己一定的答复,但是软中带硬、硬中绵软,让自己感觉极其的不适,不舒服。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丁羽,自己还真的就想伸出来一巴掌,直接的就把他给打倒在地。

    也许这样自己的意念就通达了,但是自己还真的就不能够这么的去做。先不说自己能不能够做得到,重要的是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再者就是自己要是真的动手,恐怕还真的就是做不到,丁羽可是军方出身,下手黑着呢!别没有伤到虎,再把自己给填进去!

    “我明天的时候可能还会再来拜访的!”

    丁羽点点头。不过也是随即的接着这个话题说道,“陈主任来访,我自然高兴,不够明天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空,有点其他的事情!还请陈主任你见谅!”

    还是那副样子,你来还是不来,我阻止不了,但是我走不走,你同样的也阻止不了,都是相对的事情,我要是在家的话,自然会接待的,但如果说不在家的话,那么就真的是抱歉了。

    本来彼此之间的气氛还算是融洽的,但是临到了最后,丁羽这个话一说,彼此之间的气氛立刻就尴尬了,很显然丁羽这么的去做,就是故意的,这个也是让这位陈主任感觉牙根是真的痒痒了起来,已经很少有人敢这么的跟自己说话了。

    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丁羽这样的年轻人,他绝对是故意惹怒自己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办法生气,心里面很是憋屈,但是脸上面还要露出来所谓的笑容,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这种滋味,自己算是尝过了。

    看着陈主任起身,丁羽也没有要故意拿捏的意思,甚至还亲自的送出来了门口,虽然说陈主任极力的相劝,但是丁羽一直等这位陈主任上车离开,还一直的站在了大门外面的位置,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把陈锋给撅了?”王璞知晓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是有些不相信的问了一句,老太太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看陈锋出来的样子,貌似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高兴,这个事情显然是出现了偏差的!”

    “陈锋是代表了某些人的意志去的,这个事情对于丁羽这个孩子来说,是最后的机会,就看他是不是能够顶住这个压力了!”说完了之后,王璞也是感叹了一声。

    不过第二天的时候,当他知道丁羽带着两个孩子出去逛风景的时候,好悬一口气没有忍住,直接的就喷出来,这个是不是也太儿戏了一些?是真的不把陈锋当做一回事情,还是说他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什么门道,都已经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吧?

    丁羽带着两个小家伙,优哉游哉的样子,两个小家伙穿的跟小狗熊一样,甚至于稍微的不注意,就可能会摔倒,但问题是丁羽的身手太好了,甚至于不经意之间的一个搀扶就可以让两个小家伙站直他们的身体,不至于出现其他的问题和状况。

    两个小家伙也是玩的不亦乐乎,丁羽也就是伸伸脚,就可以让两个人恢复平衡,都不用刻意的上手,两个小家伙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反正两个人从来都没有摔倒过,倒是后面的保姆看着此番的动作,那个眼睛都已经冒星星了!

    午饭和晚饭,丁羽都没有在四合院那边吃。而就是在外面吃了,吃过了东西之后,丁羽依旧没有要回去的意思,甚至于下午的时候,丁羽还刻意的让两个小家伙在保姆车里面小小的休息了一段时间。这个让知道消息的人,感觉有些恼怒。

    本来以为晚上的时候,丁羽就会回去,毕竟还带着孩子呢!但没曾想丁羽根本就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只是把两个小家伙给送了回去,然后自己一个人溜溜达达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至少在大家看来,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的乱穿。

    陈锋很是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只能是亲自的去堵丁羽了,不然的话自己可以肯定,一晚上的时间丁羽可能都不会回四合院的,至于他究竟会去哪里,这个问题也不太好说,毕竟他真的想要藏匿起来,找起来绝对会非常的令人头疼。

    “把丁羽找回来,我要跟他谈一谈!”陈锋也是跟旁边的秘书说了一句话,至于秘书如此的来处理这件事情,这个就不是自己需要去关心的事情了。

    秘书也是大大的头疼。对于丁羽自己并不陌生,但问题是想要把他给堵住,这个问题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困难,毕竟对这位不太好动手。但事情既然已经交代了下来,自己还真的就需要用心去处理。

    不过结果倒是有那么一些出乎自己的预料,丁羽根本就没有要逃避的意思,等自己收到消息的时候,丁羽正坐在一家咖啡馆里面喝咖啡,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的悠闲。陈锋知道消息的时候,也是猛回头看向了自己的秘书,有些不太相信。

    “丁羽在喝咖啡,他没有躲?”问及这个话的时候,陈锋的脸色也是有那么一些涨红起来,自己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是真的,因为这个对于自己来说,不亚于就是一种侮辱。

    在自己想来,自己找了丁羽一天的时间,他就好像是一条被撵的狗一样,到处的乱穿,但是现在来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丁羽玩了一天的时间,然后现在就坐在了咖啡馆那边,等着陈锋主动的上门。

    现在这个时候,陈锋是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这个跟面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但不能够否认的是在这个事情上面,陈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面子,丁羽可以说是好好的戏弄了一次,这个让陈锋的心理面相当的恼火。

    来到咖啡馆的时候,丁羽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好像有些用心,至于面前的咖啡倒是没有喝多少,貌似有些不对丁羽的口味。服务生走过来,托盘上面端了一杯清水,小心的放置在了陈锋面前的位置,态度很是恭敬。

    没有多长的时间,一杯现煮的咖啡也是被送到了陈锋的面前位置,随即服务生也是快步的离开,直到这个时候陈锋才用手指敲了两下桌子,“小丁,你这么的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这个貌似并不是君子之道!”

    “是吗?”丁羽也是抬头看了一眼,脸上面的表情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不过却是看了一眼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味道还是不错的,现磨的咖啡,如果我的感觉没错,应该是从巴西那边运过来的,而且非常的新鲜!”

    陈锋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也是端起来咖啡喝了一口,并没有要加糖的意思,不过品尝了一口之后,也是眉毛挑动了一下,滋味还真的就是相当不错,不过自己今天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喝咖啡的,主要是为了跟丁羽谈事情的。

    “这算是拒绝吗?”

    丁羽微微的一笑,“这个要看陈主任要怎么来理解了!我个人的态度恐怕大家已经感觉到了。”

    “我的理解是你拒绝了这件事情!”陈锋的态度也是不太好,丁羽则是注视的看了一眼,“这么说来陈主任是有备而来了!”说完了之后,也是仰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如果陈主任有这个空闲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听一听!”

    “距离会议毕竟还有一段时间的!”

    丁羽则是摇头笑笑,虽然没有轻蔑的意思,但是这个态度足以说明一切了,“陈主任,你这个是推辞,要知道这个不是谈判,可以讨价还价,我要的是一个结果,行还是不行,行的话,把东西摆在桌子上面,让我看到,不行的话,大家握个手,你意下如何?”

    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刻意的把自己的身体靠在后面的椅背上面,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悠闲,当然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丁羽这么的做稍显有那么一些放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