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隐忧
    “李女士,你的意见呢?”丁羽在这个事情上面,并没有表现的过于刻薄和计较,但是这个询问的态度呢?也是让李富真看向丁羽的时候,有些皱眉。

    “崔家已经认识到了这个方面的问题,我本人很是希望跟丁医生成为好朋友,不过很遗憾,先前奥运会去京城,无缘拜访!深表遗憾。”

    “这么说来,伦敦奥运会,我这半个主人应该率先的发出邀请了!”

    彼此之间都没有要去谈及崔家的事情,因为崔家的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谢谢!”丁羽笑着的点点头,随手也是把桌子上面的一张账单递给了李富真,李富真愣了一下,随即好像也是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小动作还真的就是有点意思,把账单给自己,不仅仅是给了崔家的事情定性了,同时也是卖了自己相当大的一个人情,崔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把这一次的来回账单给报了,就算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丁羽根本就没有要把崔家放在眼里面的意思,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账单递给自己了,自己对于丁羽还真的就是有稍许的兴趣,但是自己已经成家了,而且从年纪上面来说,貌似有些大。

    “听说李女士跟玉明月的关系很好?”

    李富真有些不解的看向了丁羽,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怀疑,自己还真的就去找了玉明月,也是从她那里得到了不菲的消息,丁羽的消息如此的灵通吗?是不是也太快乐一些?“关系不错!玉家有三星的一些股份,同样的三星也持有玉家一些公司的股份。”

    说完了之后,李富真也是停顿了一下子,盯着丁羽有些言有所指的说到,“我听说玉家在招婿,如果没有其他的什么问题和状况的话,日后玉明月结婚的时候,我会出现在在伴娘团!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遇到丁先生你了?”

    丁羽淡然的一笑。并没有接这个话题,“在四九城里面,了解我的人是不会给你透露我的身份和消息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而玉明月就是其中之一!”这个话说的多少有那么一些直白,不过这个也是让李富真感觉有些不解,需要当着自己的面来提及这个事情吗?是不是有些太不给面子了呢?

    “丁先生,我对你好像有点兴趣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有兴趣!”

    “别,我对李会长还是比较敬畏的!”这个话还真的就不是开玩笑。这个跟国籍没有任何的关系,丁羽也没有任何要崇洋媚外的意思,李家的这个老家伙真的不是一般人,他是真的建立起来一个帝国,这个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不好一听一点的来说,整个韩国的经济,是由他撑起来半壁江山的,他如果说真的打了一个喷嚏,会有很多人都会感冒的,丁羽未见得怕。但还真的就不太想去过于的招惹,更何况自己看这位大小姐的眼神貌似有那么一些不太对。

    这个事情还是算了吧!人家毕竟是有夫之妇,建立点友情这个是可以理解,至于其他方面暂时还是不要有这个方面的发展比较好,背后的事情太麻烦,如果说自己真的有这个方面的意思,那么不用等到现在,就泰熙一个女人。

    李富真也是听出来了丁羽的玩笑,不过自己对丁羽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有兴趣,小鲜肉一个。私生活非同一般的干净,这些年虽然说有些想要冒出来,但貌似显得很是沉稳,这个还真的就是让自己颇有好感的。

    虽然说现在这个时候先要进一步的发展彼此之间的关系貌似有些不太可能。但是打好这个基础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对于自己来说,金泰熙貌似就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自己如果说真的想要伸伸手,金泰熙还是差的很远。

    至于丁羽那边吗?自己还真的就不太相信,先前的时候自己对于丁羽的态度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恼怒。但是转过头来呢?自己对于丁羽的兴趣也是与日俱增,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所造成的。

    不要说自己过于的放荡,因为自己的婚姻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一种,至于自己的丈夫吗?也就是一个被摆在明面之上的角色而已,他是没有能力来驾驭自己的,自己也没有遇到过真正让自己感觉心动的男人。

    不过眼前的这个丁羽丁医生,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有了些许的兴趣,首先是做事的风格,绝对的凌厉,目的性非常的明确,而且绝不吝啬,再者就是他本人,非常的有气质和风度,内在的涵养和外在的表现,把这个人很好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不过现在李富真还真的就是感觉有些棘手,因为他跟金泰熙的关系非常的好,甚至都有了孩子,这个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难以下手,再者就是丁羽的身份,这也是一个问题的所在,看得到,但是吃不到,有点让自己感觉牙根痒痒。

    不过这个时候丁羽却已经结束了谈话,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处理,次贷危机的事情自己记得很是清楚,这个所导致的一系列后果自己也是颇为的清楚,既然知道了这个结果,那么不做点什么的话,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但是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华尔街的这帮家伙胆子如此之大,或者是孙英男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这个背后所设下来的局过于的庞大,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会翘起来如此之大的球,这个让丁羽感觉有那么一些担心,闹不好的话,这个球会砸死自己的。

    这个也是丁羽让孙英男赶到韩国来的主要原因,“这么大的一个局呀!你就不怕出现其他的什么问题和状况,要知道这笔钱可不是一般的烫手!甚至于这个钱建立一个帝国都不是什么问题的,反正我现在有些恐惧了。”在略显悠闲和空荡的房间里面,丁羽也是有些皱眉的说到。

    “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们只需要在暗地里面收割就好了,更何况我们并不是唯一的收割者,只不过是蛋糕的大小而已,大家都有的吃,吃的多少。看大家的肚量了!当然了其他人吃的只不过是我们剩下来的芝麻而已。”

    丁羽用手擎着自己的下巴,“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的衷心,更为实际一点的来说,这一次的动作让我感觉有些害怕。你也可以把这个理解为胆怯,我需要有点敬畏之心,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这个理由我没有办法向你解释!”

    对于主人的话,孙英男也是感觉有些不能理解。先前的时候,自己以为是责怪,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他更像是在劝慰自己一样。

    “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所有的事情掩饰的都很好,除了先生和我之外,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数目,这是一个金字塔。我只需要向先生你负责!”

    “跟掩饰没有太多的关系!”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一笑,“好吧!我承认,我非常的动心,我正在说服我自己接受这个情况,但是我又想要保持的矜持一些,我想这么的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会不会觉得我有些贪婪无厌?”

    这种说话的方式,还真的就是让孙英男感觉接受不了,看着孙英男的样子。丁羽也是苦笑了一下,“我经历很多的生死,也面临过诸多的诱惑,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个都不算什么,但是面对这样的考验,我感觉有些准备不足!”

    直到现在孙英男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出现了其他的什么状况!”孙英男也不是说一点这个方面的担忧都没有,虽然说钱对于自己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但是这个数字完全就已经超乎了想象。

    自己不在乎的原因很是简单,自己就是一个仆人,或者更为直接的说,就是一个奴隶而已,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主人的,而且自己成功的基础是什么,对此孙英男看得很是明白,那个是建立在主人给与了自己明确的方向和判断之上的。

    有了这些,才有了自己成功的条件和基础,不然的话,一切都是镜花水月而已。

    “说的好像是轻描淡写,但是我的心跳已经很难控制了,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个情况已经是相当严重了,如果我不能够控制我个人的情绪和身体状况,那么就表明我个人的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大了,需要好好的调节一番!”

    “女人是最好的调节方式?”

    “你这个话意有所指!”丁羽脸色微微的有那么一些严肃。

    “我看哪位李家的大小姐好像对你非常的有兴趣,站在利益的角度来看,找一个这样的合作伙伴未见得是什么坏事,而且也不用牵扯到什么所谓的利益,当然这个只不过是我个人的意见而已,而且站在我的角度来看,比较的合适!”

    “好吧!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私人的生活问题吗?”丁羽也是白了一眼,很显然被提及了这个方面的事情,丁羽多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

    “泰熙不是一个合适的女主人人选,她的身份是问题,而结婚的李女士同样的也不是,虽然说她的家势不错!”看着孙英男要说下去的意思,丁羽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

    “这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问题,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好吧!反正你也算是家里面的人,我觉得到时可以征求一下你的有关意见和想法,你觉得我父母怎么看?”

    “嗯?他们好像跟泰熙的关系很好!”

    “抱歉,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我的亲生父母!”说完了之后,丁羽也是详细的说了一下有关这个方面的情况,“我虽然说知道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呢?一直都是持有着怀疑的态度,或者说是不太肯定的态度!”

    “哇哦,我应该说恭喜吗?”

    “我对这个事情感到略显烦躁,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多放纵的人,但是面临的事情稍微的有些多,至少是有那么一些头疼,现在需要其他人给我一点意见,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去跟我的父母提及这个方面的事情,我怕他们会担心、会害怕!”

    “明白了!”这里的父母指的就是主人的养父和养母。“不过主人,这个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不能够替你做任何的决定,我是听从命令的角色。不是发号施令的角色!”

    “问了约等于白问,至少给我一点建设性的意见呀!不能够所有的问题都是我一个人扛着吧!”很显然丁羽也是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正在说话的时候,房间也是传来了门铃声,因为丁羽他们把这里都给包了下来,所有有专门的客房经理为此服务。实在是出手有那么一些豪华,所以酒店方面也是陪着自己的小心,就算是普通的宾客他们都需要谨慎对待,就更别提这些客人了。

    孙英男走到了门口的位置,没有多长的时间就重新的走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低声的说到,“李会长亲自的造访,看来他对你非常的有兴趣!”

    “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来的好像比想象当中的要更早一些!”丁羽也是一笑,“你觉得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对此。丁羽倒是有那么一些兴趣。

    “三星面临了一些小麻烦,不过对于这位李会长来说,这些小麻烦并不足以对他产生什么影响,更何况他基本上已经于现任的总统达成了协议,也就是说眼前的困难根本就不是困难,我不觉得他这一次来,是出于礼节上面的拜访!”

    “是不是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人都已经来了,还是接待一下吧!”

    丁羽走在前面的位置,孙颖落后了半个身位。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是不一样的,别看自己在李健熙的面前侃侃而谈,那个是因为主人不在,但是现在吗?主人在这里了。自己就需要体现主人的意志,这个才是自己应该去做的。

    “你好!”

    “你好!”

    丁羽说的是韩语,比想象当中的要更好一些,这个还真的就是让李健熙感觉有那么一些惊奇,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头皮发麻的感觉,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是让自己感觉可怕。甚至是有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虽然从年纪上面来说,自己可以当他的爷爷。

    要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但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呢?给与自己的感觉真的是太不一般了,虽然只不过是一句很简单的你好,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有语调,都可以充分的体现出来,他对于韩语已经是相熟的熟悉和掌握了。

    从他现在的地位和位置来说,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如此的拼命了,没有那个必要,更何况多学一门外语,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有这个时间的话,完全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可能会更加的有意义的一些。

    “丁先生不是第一次来韩国?”李健熙还是表现的很是友善,他能够拿出来跟自己交易的东西来看,其本身的势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既然来了,自己作为主人还是需要表现的客套一些,甭管以后是敌人还是朋友。

    “来过几次,印象还不错,甚至于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被星探看上过,想一想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情!”丁羽也是避重就轻的说到,诚然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看泰熙,但是这一次吗?可不仅仅是这么的简单。

    面前的李健熙来这里的目的恐怕也是想要打探一下,自己来韩国的目的所在,至于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吗?呵呵,都只不过是所谓的掩饰而已。“韩国的娱乐行业还是比较发达的!”这个话有那么一些挑衅的味道,又有那么一些试探的味道。

    为什么这么的说,因为泰熙本身就是娱乐行业的人,现在就看丁羽是什么反应了。

    丁羽对此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脸上面也没有露出来其他方面的表情来,“可惜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办法停留太长的时间,不然的话好好的欣赏一番也是不错的!”

    既然你问及了,那么我也就不藏匿什么了,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的事情,甚至于很快就会离开,在一定程度上面可以理解为,我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了,如果说你李会长表示欢迎的话,我们会彼此的表示一下好感,做朋友比做敌人要好一些的,不是吗?

    你能够感觉出来其中的问题来,但是并不代表着我一定要把这个问题给呈现在表面的位置,这个是两回事情,更何况这个事情如果说真的要是被人知晓的话,丁羽的结果吗?就算是不灰飞烟灭,貌似也差不多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