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七章 找上门的人
    清晨,薄薄的雾气开始逐渐的散去,空气也开始变得清新起来。zs大学的校园里面也开始有了人影晃动,不过这些人显然不是很多数,大部分的还沉醉于他们的美梦当中,当然了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sars所造就的

    苏荷跟王莲君两个人起的很早的原因是因为在这里可以看见丁羽,早上的时候丁羽会过来锻炼一下身体,因为天气可能有些热,加上锻炼出汗的缘故,所以时隐时现的能够看见丁羽腹部的几块肌肉,想想一下都感觉要按耐不住了。

    不过你在桥上面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面看你,苏荷和王莲君的身后也是跟了不少人,而且有不少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好在这些都没有打扰到两个女孩子的心情。想想以前很多学长跟学弟的下场,再用手摸了一下还散发着丝丝凉意的湖水,大家都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

    要知道现在可是特殊时期呀!真的要是感冒了,第一时间就需要被隔离的,到时候就真的成为笼中鸟了,更为重要的是事关自己的小命呀!不要以为两位师姐是吃素的。

    王莲君可能还好一些,除了一些有怪癖的,吸引的目光并不是很多,毕竟现在萝莉呢?还不是日后那么的吃香,至于苏荷就明显的不一样了,白色的t恤,胸前是切格瓦拉的头像,后面是一行标语,胸前高高的耸起,被挤的鼓鼓囊囊。

    “君君!”苏荷的声音很是柔和,但对于众位男生来说,女神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性格上面可能有些小状况,但是架不住人长的妖娆呀!别说媚眼了,就算是丢一个眼神过来,都感觉心尖酥酥了。

    可能也是感觉到了什么,苏荷也是往后看了一眼,众位男神心肝痒痒的同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回避了苏荷的目光,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王莲君虽然说是母夜叉,但她顶多就是一脚把你踹下湖而已,可是苏荷就不一样了。

    有传闻,三大校草的某人,当天晚上的时候喝了一点酒,准备找苏荷‘讲数’,甚至是准备动手动脚了,直接把苏荷给拿下。但是那里想到上去了之后直接的就被苏荷给摁倒在地,一顿的爆踹,吓得后面的其他助威者直接的就鸟雀兽散了,谁能够想到女神这么的凶悍?简直不是人呀!

    爆踹了一顿还不算,完事之后直接的就给拎到了湖边的位置,把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的都给撕了,在众人以为校草要被反蹂躏的时候。

    可结果让众人大跌眼镜,校草直接的就被这位女神大人一脚给揣进了湖里面,当时校草就清醒了过来,好在还给留了一条短裤,不然的话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这个还不算,苏荷在湖边守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让校草上岸,后来还是游得太远了,实在追不到才算了,至此,苏荷的名声传遍了学校的大江南北。

    看着这帮家伙逃窜的样子,苏荷翘起了自己好像狐狸一样的小鼻子,很是得意的哼了一声,然后骄傲跟自己的闺中密友说道“对待他们就要像是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残酷无情,这个可是雷锋叔叔说的。”

    王莲君用自己的小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装作很是晕倒的样子,但是转而就说道“可是我记得雷锋叔叔还说过,对待同志要像夏天一样的火热,你这个话可是有点断章取义的意思在里面。”

    “哼。”苏荷很是不愤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好像你是多好的人似的,我记得孙天就是你给踹下湖去的吧!可是大家现在都谣传这个是我干的。虽然说我把他给扒了这个有点过分,但是相对你来说,我也就是这个。”说着的时候,苏荷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很是夸张的比划了一点点。

    “你个死妮子,你还反了天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两个这么漂亮的妞在哪儿打闹,远处的这帮色狼眼馋的直流口水,但是他们也就只能是遥遥相望,他们都希望其中的一个就是自己呀!可惜就是比较的命苦,挨不上这两个人的身边,要是可以的话,那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就拿孙天来说好了,这个家伙不仅是校草级别的人物,他的家世更加的不凡,但是这个家伙都被踹下水了,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后面还是有一帮人奋不顾身,只不过他们不像孙天那么勇敢罢了。

    虽然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大家的证实,但是孙天隔着几百米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苏荷,而且立刻的就躲得远远的,好像有什么特意功能似的,很多家伙都对这一点深感佩服,但是请教了若干次,酒也喝了是烟也抽了,可是始终都没有人打听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可是丁羽呢?对于这些完全就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你们怎么闹那个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跟我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我对你们两个人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对了,我让人打听了一下,他好像在学校南门的一家药店打工,要不要去偷窥一下?”

    苏同也是兴起了劲头,不过随即也好像是撒气的轮胎一样,“算了吧!家里面对于这个方面的事情有着严格的要求,还是不要想了,你也一样的!这一次的疫情非同以往。”

    王莲君也是鼓着自己的嘴巴,现在病情闹得还是很严重的,真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不是说笑的,不过丁羽这个家伙倒是够勇敢的,他就真的不怕出什么问题和状况吗?

    “哎呦,小丁,你来的好早哦!今天天气不好,你就在家里面好好的休息一下好了,不会有太多的人。”说着的时候,丁羽也是把雨伞放到门口的一个盒子里面,“小丁,你的情况怎么样?这样的天气是不是感觉有些不好受,等一会有空的时候张姐我替你按摩两下。”

    当张姐细腻柔软的手指接触到自己皮肤的时候,丁羽的身上突然的冒出了一片的鸡皮疙瘩,张姐又在调戏自己,虽然已经是常事了,但是自己依旧感觉有些不太习惯。

    每一次看见丁羽的反应,张雪华都有一种冲动,直接的就把丁羽给摁在在地,不过想一想,女孩子吗?还是需要矜持一些比较的好,开放并不代表着肆无忌惮。

    既然丁羽已经来了,张雪华也没有要继续停留下去的意思,随即也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丁羽把腰枕放置在椅子后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随即拿着书悠然的看了起来,外面的中雨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因为下雨的缘故吧!天色很快的就黑了下来,也有人来买药,基本上都是左邻右舍的,要是放置在平常的时候,可能还会跟丁羽说上两句,但是现在呢?谁都没有太多的心情!

    正坐着的时候,门口也是传来了略显急促的脚步声,看着进来的人,丁羽也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这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到药店当中了,这个大下雨天的,想要干什么?抢劫?不至于吧!药店有什么好抢的?而且还是中药店,敲诈?也不太像呀!不至于跑两趟。

    不过很快丁羽就闻到一股很是熟悉的味道,虽然说经过雨水的冲刷呢?味道已经淡了很多,但对于丁羽来说,这个气味还是有那么一些刺鼻的,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怀念,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

    其中一个就靠在了门边的位置,看样子好像是在躲雨,另外一个呢?看了一下店里面的状况,随即也是大刺刺的坐在了丁羽桌子的面前位置,随即也是把雨衣给拉开了,丁羽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好笑,把枪別在那个位置,他就不怕打到自己的鸟?

    实在是太业余了,更何况距离这么的近,你的枪要是掏出来的话,也就算了,没有掏出来不说,还没有上膛,真的要是遇到了行家,恐怕直接的就草鸡了,看着丁羽肆意的目光,坐在丁羽面前的人也是一怔,嗨,这个小医生还挺镇定的吗?

    你还别说真的难为自己和二龙两个人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动地方,好像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至少连慌乱的表情都没有,太奇怪了。

    “我大龙。”说话的时候,也是用拇指指了指自己,很牛逼的样子,“要是看着有意思的话就叫一声,没有这个意思呢,你就随便,我无所谓的。”说着的时候,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盒万宝路,示意了一下丁羽以后才给自己拿出来一颗叼在嘴上。然后很是自然的从旁边的袋子里面掏出了几沓钱来,摆放整齐了以后推倒了丁羽的面前。

    丁羽这个时候拿起了书签,夹在了书当中,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子,顺便的把保护眼睛用的眼镜给摘了下来。也没有看坐在自己面前的大龙,只是淡淡的说道“有事说事吧!于人方便于己方便,我不是那么死板的人。”

    “痛快,我喜欢你这样的人。”说着的时候,大龙很是激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桌子,“也不是什么为难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想让你帮忙看看我的兄弟,如果你方便的话顺便的再帮着治疗一下,就这么简单。”说完了以后,对那边的二龙打了一个指响。

    站在门口的二龙看了看丁羽,眼睛眨了两下,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电话,响了两声,随即就把电话给挂了。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听见一阵的车响,有两个人扶着一个家伙,可以说是半抬着一个家伙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等这些人都进来以后,二龙也把门给拉上了,至于窗早就已经拉上了卷帘门,这些人站在这里还真的是有点拥挤。

    两个人把扶着的家伙给放躺在了床上,那个人可能也是非常的疼痛,嘴里面闷闷的哼了几声,不过他也是很硬气,死死的咬着牙!大龙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来到了后面的那个中年人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还时不时的看着丁羽。

    一会的时间,那个中年人直接的就来到了刚才大龙的位置上面坐了下来,“小兄弟,看的出来你也是不简单的人物,我叫黄坤,道上面的兄弟比较的给面子,都叫一声坤哥,当然了很多人也叫我老黄。”

    丁羽的眼皮抬了一下,虽然自己来这里的时间不是那么的长,但是多少还真的听说过黄坤的一些事情,不过这个并不代表自己就已经要怕他,两码事情。

    “也不瞒着小兄弟你,床上躺着那位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他的这个伤完全就是为了我而受的,我必须要尽我最大的可能性来保证我的兄弟。大医院我不能带着他去,往外边送一个是时间来不及,我兄弟耽搁不了,再者路也让他们封了,不好走,但这个不是主要原因。”

    丁羽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下巴上面,然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就在大龙上前一步的时候,黄坤却是一摆自己的手。就听见丁羽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里是中医,你们还真的是急病乱投医,真难为你们会找到这里来,看来下了不少的功夫。”

    说完了以后丁羽也是仔细的嗅了嗅,“听这个味道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好像是土炮和仿制的枪支。”说着的时候丁羽已经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先不要说我这里能不能治,如果将来有人找我的话,我怎么处理?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还不是老板。”

    黄坤先是一愣,然后随即又笑了出来,但是他心里面却是有些在打鼓,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呀!自己在江湖上面闯荡的时间也是不短了,还没有几个人能在自己的注视之下坐在这么安稳,更让自己感觉吃惊的是,这个年轻人连看都没有看,就是臭了两下自己的鼻子,就已经把雷子身上的枪伤给说了出来,这个自己还真的就没有见识过。

    拿了一跟烟给自己,旁边的大龙连忙的给点上,“不知道丁小兄弟你想怎么回答,说来我听听可以吗?”

    丁羽当然能听出来黄坤的威胁,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了,说明他们对自己还是有着那么一些的了解,不然的话也不会是特意的跑到自己这里来。

    “呵呵,好说,如果有警察上门的话,我会告诉他们,有一帮家伙到我这里来,逼着我给一位受伤的人治疗,这个简单不简单?”

    “你妈的,你说什么。”旁边的大龙这个时候已经骂了出来,同时把腰里面的枪给拔了出来,“你再说一句我听听,我刚才他妈的没有听清楚。”

    黄坤这个时候也是笑呵呵的看着丁羽,神态自若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