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穿越小说 > 大国航空 > 第五十八章 我想到了
    “老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顾总在一旁开口了“第一次,你说是传感器故障,咱们换了传感器,换了飞机,还是同样的状况,你怎么能继续坚持你的观点呢?”

    “我,我。”老王说了几声我,还是感觉到的确是自己不是,但是,自己也很委屈啊,自己觉得没问题,怎么会出故障呢?

    “老王,咱们坐下来,一起研究研究,这数据为何会这样,不是更好吗?还有,咱们叫秦风也一起来研究,好不好?咱们已经老了啊,咱们国家的航空事业想要发展,还得看他们这些年轻人啊!”

    说完,顾总说道“秦风同志呢?”

    “秦风同志还在飞机那里。”

    现场观摩,看看飞机,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总带着老王等人,一起向着外面走去,果然看到了秦风和王扬,已经爬到了垂尾上,在那里研究着。

    秦风的脚踩着机尾,用手推动方向舵,在地面上,方向舵已经处于锁死状态,当然是推不动的了。

    歼8是地地道道的二代机的模样,它的尾部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单垂尾,这和什么米格23,f4战机都是一样的。

    之后的三代机,很多都是双垂尾了,其实,双垂尾的创意是从米格25开始的,这款飞机要高空高速飞行,高空空气稀薄,生怕舵面的气动力矩不足,所以设计师就想出来了双垂尾的办法。

    结果,双垂尾就流行起来了,各种双发重型战斗机,几乎都是双垂尾的布局,比如f14,f15,f18,苏27等等,再后来,为了隐身,那一个高大的垂尾就更不行了,全部都是倾斜的双垂尾的布局。

    现在,歼8还是一个高大的单垂尾,虽然是从歼7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是它的垂尾面积至少比歼7要大一半。

    秦风的手摸着舵面的部位,这个舵面有一个竖直方向的轴,这个轴的下面就是液压的舵机,接受前面的脚蹬的指令,在液压助力下发生偏转。

    自己在座舱的时候,哪怕用了后视的潜望镜,也没有发现这个舵面有明显的偏转,但是,如果是微小的偏转呢?

    垂尾的前缘是很宽的,后面窄,如果方向舵仅仅有微小的偏转,那自己是看不到的,同时,也只有微小的偏转,才能引起液压油管路的如此高的频率的反复变化。

    秦风抚摸着,向后想要看个究竟,突然间,王扬喊道“小心!”

    秦风赶紧收脚,他已经一脚踏空,差点就要摔下去了,这里距离地面有两米多高,摔下去肯定会受伤的。

    王扬想要去抓秦风,却已经太迟了,秦风在情急之下,手一下就抓到了方向舵和垂尾的间隙里,这里的缝隙比较宽,手指伸进去都没问题!

    他的身体倾斜了一下,看得众人捏了一把汗。

    飞行员是国家宝贵的财富,每一个飞行员都是国家耗费巨资培养出来的,他们的安全也是格外受到照顾的,如果秦风意外摔下来,伤了什么地方,导致以后无法再飞行,那就麻烦了!

    秦风也是吓了一跳,自己差点就掉下去了,好险!

    他稳住自己的身体,缩回来了手指,看到了手指上多了一层摩擦下来的铝合金蒙皮的碎屑,看着舵面被自己手指这么一插,居然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忽然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图景。

    随着飞机速度的增加,气流不断地吹过,从垂尾的前缘分离,又从后面的舵面尾部汇聚,当速度到达1.24马赫的时候,这两股气流的冲击下,这个舵面就开始左右轻轻晃动起来!

    它晃动的很快,频率很高,而且,随着它的轻微晃动,在超音速下,战机的姿态就开始轻轻地变化,左右摆动。

    这种摆动肉眼观察不到,但是体现在飞机上,就是超音速下的振动!

    同时,舵面的晃动,反作用在了舵机上,舵机内部的油压,也就跟着发生了变化!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大叫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脑海里,那个方向舵的舵面不断快速轻微晃动的画面一直反复,秦风越想越觉得合理,心中无比的欢喜。

    “想到什么了?”下面的顾总不由得问道,他早就在心里嘀咕,亚音速下的颤动,己方可以搞个全身披满绒毛的歼8,自己做在教练机的后座舱内靠近观察,但是超音速下的颤动就麻烦了。

    继续这么做?当然不行了,两架超音速的战机相互靠近,那有多危险?再说,己方根本就没有超音速的教练机,自己坐哪里?

    自己又不会飞。

    谁能想到,秦风在这个时候居然说想到了?为何他不说找到了?

    地勤扶着秦风,先跳到了水平尾翼上,又跳了下来,秦风的脸上满是欢喜,向着顾总说道“顾总,我想到为何会在超音速下有振动的原因了!”

    说完,秦风看了眼一旁的老王,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风说道“王主任,问题没有出在油路上,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在油路上改进。”

    秦风这话把王主任说的愣住了,要是油路没问题,那为何又在油路上来改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总也是越听越糊涂“秦风,到底你想到了什么,说出来让大家听一听啊。”

    “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老王也不坚持了,当第二次依旧是油路压力不断变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里面有古怪,而纠结是什么古怪,这个秦风居然给找到了?

    而且,听他这个意思,居然还想出解决的办法来了?

    这下还真是让老王刮目相看了,如果这个故障被秦风解决了,那自己也要低下头,向他道歉,自己佩服这样的人!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就在机场的探照灯刚刚打亮的时候,秦风将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众人听得都是啧啧称奇。

    “秦风,你这分析,听起来很邪乎啊。”

    “再说,如果真是这样的问题,那咱们究竟要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