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修真小说 > 商途 > 第518章 等着坐牢吧
    同样日不能食,夜不能寐的,还有许多人。

    其中,就包括钟允和徐音。

    徐音自从从徐潮口中得知了韩峰酒驾出事的事情后,心里便一直上上下下,牵挂担心不已。这两天一直在留意网上的新闻,当看到新闻里说,韩峰已经被指控故意杀人,目前已经被刑拘的消息后,便再也坐不住了。

    她匆匆去请了假之后,就拎着包离开了办公室。

    她这边前脚刚走,王敏后脚就给杨彬打了电话。

    没过多久,刚坐上出租车的徐音,就接到了杨彬的电话。

    徐音看着手机上闪烁的杨彬二字,犹豫了一两秒钟后,就关掉了声音,将手机重新放回了包里。

    杨彬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徐音都没接。

    清江区区政府副区长办公室中,杨彬脸上已是怒容满面,拿着手机,烦躁地在办公室中不停地来回踱步。

    片刻后,他忽然停下,一边怒骂道“不识好歹的贱货!”一边拿着手机开始发短信。很快,徐音这边就有短信提醒。

    徐音听着声音,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她脸色就变了。

    短信上说二十分钟后,东山路一号酒店,我等你。你要是不来,你父亲就等着坐牢吧!

    徐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她开口朝司机师傅说道“师傅,改去东山路一号酒店。”

    十八分钟后,徐音站在路边,看着不远处隐匿在一排香樟树后的白色酒店外墙,心头一片无力的悲恸。

    她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杨彬打来的。

    徐音接了起来。

    “我已经到了。”

    “在哪?”

    “门口。”

    “我在2118房间等你。”杨彬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冷酷和残忍的味道。

    徐音深吸了一口气,迈步朝着酒店走去。

    酒店里,一切设计都很简约现代,很适合她的喜好。可惜,她此刻并无心情欣赏。她走到前台,看着那面容青春的前台接待人员,尽量挤出一丝平和的笑容,问道“你好,你们这里有剪刀吗?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大概是她那讲究的穿着,和让人感觉舒适的气质,让人难以生出警惕,所以服务员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很快,剪刀就到了她手中。

    她看着工作人员说道“我住2118号房间,剪刀我待会用完了再送下来还给你们!”

    “您用完直接放在房间就可以。回头我们的客房人员会去收的。”工作人员笑着说道。

    “好的。谢谢!”徐音说完,带着一丝谦和的笑容,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2楼。

    幽深走廊,静谧得没有一丝声音。

    徐音拎着包,包中放着那把剪刀,黑色的高跟鞋落在那价格不菲的地毯上,一步一步,走得寂静无声,却又格外决绝。

    忽然,一个客房服务人员推着车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差点与徐音撞上。

    客房人员忙不迭给徐音道歉。

    徐音挤出一丝笑容,摇头示意没事。

    客房人员很快让到了一边,徐音越过她,继续朝着走廊尽头的2118房间走去。

    一步,又一步。

    背后,那个客房人员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些许疑惑的神情。

    2118房间的门牌号亮着白色的光。

    门把手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徐音瞄了一眼后,拎着包的手,捏了捏,而后深吸一口气,抬手朝着门铃摁了下去。

    很快,门就开了。

    杨彬的脸,出现在门后。

    眼中带着得意和讥讽的神色扫了她一眼后,哼了一声,让了开来。

    徐音径直走了进去。

    杨彬在身后关上了门。

    徐音走到了房间最里面,沙发的旁边,然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也不放下包,也不坐下,就那么站着。

    杨彬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然后目光轻佻地打量着徐音那窈窕的背影。

    “怎么?想让我主动?”杨彬见徐音一直不动,微微皱眉,露出些许不悦。

    话音落下,徐音动了,她弯腰放下了包,然后脱下了外套。外套里,是一件贴身的针织连衣裙。米白色的连衣裙,将她的身段包裹得凹凸有致,魅惑不已。

    杨彬看着这个背影,忍不住喉头滚动了一下,想着接下去将会发生的事情,更是一股邪火生出,瞬间就让他有了反应。

    杨彬有些忍不住了,猛地起身后,就直接朝着徐音走了过去。

    可就在他要伸手抱住徐音的时候,徐音却突然转过了身,然后一把抱住了他。

    杨彬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尖锐的东西就抵在了他的肚子上。

    些许刺痛的感觉,从肚子上传了过来,让他心中猛地跳了一下,顿时就慌了起来。

    他想挣开,却听得徐音在他耳旁轻声说道“别动,不然,你会后悔的。”

    杨彬身体顿时僵住。恐慌在他脸上蔓延开了,几秒过后,他压着声音,慌张而又强势地喊道“徐音,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你赶紧撒手!”

    徐音面无表情,冷漠而平静地看着不远处那扇紧闭的房门,淡淡说道“不干什么,只是想让你尝尝被人逼入绝境的味道。”

    杨彬神色一变,旋即又放缓了声调,小心翼翼地劝慰“徐音,你别胡来!你要是不想跟我结婚,我不强迫你!”

    徐音微微笑了一下,摇着头,道“你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杨彬脸色微白“那你说,你要怎么样?”

    徐音转过头来打量着他脸上此刻的表情变化,恐慌,慌张,还有那隐藏得不太好的恨意,她笑了笑,道“不想怎么样,就是觉得,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杨彬一听这话,更慌了,立马喊道“徐音,你要是杀了我,你也别想逃得掉!”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逃。”徐音说道。

    “徐音,你别这样!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杨彬慌张地喊着,苍白的脸上,已经有汗水在滋出。

    徐音沉默了片刻后,忽问“你说,我要是现在给自己来一刀,然后喊救命,你会怎么样?”

    杨彬的眼珠子在快速地转动着,听完徐音的话后,没一会儿,就说道“剪刀不是我的,上面也没有我的指纹。”

    “但是,你忘了,我还有一个姨妈,叫方卉。”徐音微微笑着。

    杨彬脸色顿变。

    “你觉得警察会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我姨妈的话?”徐音又问。

    杨彬沉默。

    徐音忽然松开了杨彬。

    杨彬转身就想要逃。

    “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你就等着坐牢吧!”徐音看着他的背影,淡淡说道。

    杨彬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