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修真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565章 一人打两百万
    嗡!

    那杏黄旗上骤然绽放万道金光,如汪洋一般炽盛,金光中出现金莲万朵守护在韦护的头顶。

    “去死!”

    殷郊掐诀暴吼,那团蓝光携带着让人心神战栗的排山倒海之威轰然落下,打在那汪洋一般的金莲和土黄色神光上。

    可是出乎他意料一幕发生了。

    声势浩大的番天印在殷郊全力催动之下轰然砸落在那万朵金莲和一层土黄色的光幕上,然后,被阻在光幕外无法落下来。

    “什么?”

    殷郊的瞳孔猛地收缩,大吃一惊。

    他有些难以置信看着眼前一幕,他的番天印竟然无法落下。

    于是接下来,他咬咬牙后再度掐诀操控番天印,璀璨的蓝光沸腾,一次次又一次的砸在那金色汪洋上面。

    只是最后的结果依旧是落不下来。

    “怎么可能?”

    殷郊震惊,抬掌收回番天印后低头看去,又看向对面头悬杏黄旗的韦护。

    两人就这样隔着裂缝相望。

    不过韦护是一脸的劫后余生而殷郊是一脸的愤怒。

    “玉虚杏黄旗?”陆川眼睛一眯。

    孔宣目光一凝“中央戊土杏黄旗!”

    陆川与孔宣对视一眼。

    他们俩同时开口,叫法虽不同,但叫的都是同一件东西,也都没有叫错。

    他知道这面旗乃是一件玉虚宫至宝,也是商周开战之后的九龙岛四圣那次元始天尊与打神鞭一起给姜子牙的。

    一攻一防。

    不过对于此宝陆川所知道的或许还比一般人要多一点儿。

    玉虚杏黄旗又名中央戊土杏黄旗,品阶是件先天灵宝,为先天五行旗之一的土旗,防御力惊人。

    此宝在封神中的表现很出彩,防御力堪称完美,几乎是无宝可破,哪怕是番天印也不行。

    不仅是杏黄旗,就是其它几面旗子的防御也都十分厉害,能够阻挡下番天印的狂轰滥砸。

    因为有件事陆川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原封神中燃灯为了对付殷郊曾借来聚齐了先天五行旗中的四面旗。

    不过燃灯找来五方旗的可不是真的如传闻所言,番天印只有集齐四面旗才可破,而是燃灯这家伙太过于阴毒,他们一人一面旗堵了一个方向。

    五个方向只留给殷郊一个。

    一个通往死路的方向。

    翻天印破不了四面旗的防御,最终他们将殷郊逼入计划中的绝路,被一座大山压在中间只露出脑袋,之后被天犁犁掉了脑袋,应了他下山时发下的背信后犁首的誓言。

    这就是燃灯集齐四旗的目的。

    孔宣道“贤弟,叫他退下吧,他的宝印破不开杏黄旗的。”

    陆川嗯了一声,元始分了那么多宝贝给徒弟,但是把杏黄旗这件宝物留在身边,那不用想肯定是好东西。

    不过……说破不开杏黄旗倒是未必。

    陆川望着杏黄旗,目光闪烁,缩进袖中的左手上出现一枚金钱。

    他的这件异宝除了降魔杵这样的兵器以外连定海珠这样的先天灵宝都可以落下,基本上是无宝不落。

    对付杏……他有信心。

    只是一来这杏黄旗拿到了也烫手,他那个元始师祖可不是好惹的。

    二来,落宝金钱这样的宝贝一旦暴露在人前后说真的,想不招人眼红也难,所以陆川一向都是很小心低调的使用。

    还有他大哥,原封神中倒有孔宣五色神光把杏黄旗刷走的战绩,但是他大哥提早暴露也是个麻烦。

    “等等,是不是可以放长线钓大鱼……”

    陆川忽然目光一闪,有了主意。

    之后抬头对殷郊大喝道“除了他你就没人打了吗?打别的地方啊。”

    燃灯的计划他是最喜欢了。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将计就计,干一票大的。

    只是这一票干的风险有些大,孔宣也有些扛不住,但是谁叫他现在背后有人呢!

    他不怕了,事已至此他要是还瞻前顾后就等着人家温水煮青蛙一个个干掉吧。

    殷郊眼前一亮猛地醒悟过来。

    那杏黄撑开一个大光幕守护住了韦护,但是光幕岂能护得了两百多万人?

    殷郊低头冰冷的看了姜子牙一眼。

    姜子牙心中大感不妙。

    果然,下一刻殷郊抬手一击,掌心蓝光冲出,天空一声雷响后,蓝光璀璨沸腾,朝着姜子牙这个仇人而来。

    “疾!”

    姜子牙脸色大变,掐诀一引,杏黄旗从韦护头顶飞来,扛住了这一击,守护住了周围一片人。

    只是这次殷郊也从聪明了,舍下仇人姜子牙又朝诸侯中间打了过去。

    轰!

    山摇地动,地面炸开,土石飞溅!

    大印的力量波动向着四方扩散,周围人仰马翻,人影翻飞,惨叫声连绵不绝,死伤惨重。

    “退,快撤退!”

    姜子牙惊慌失措大喊道“鸣金收兵!”

    这次他没能护住。

    他知道现在只能撤退了。

    番天印和杏黄旗两宝之间属于谁也奈何不了谁,番天印无法破开杏黄旗的防御,但杏黄旗主防,也无法把番天印怎么样。

    他这一声令下,哪有一个诸侯敢不遵从?

    一时间诸侯大军们惊慌失措的撤退,天空宝印不断砸落下来,姜子牙一边帮忙抵挡一边撤退。

    两百多万诸侯大军,此刻被一个人打的溃不成军。

    “杀!”

    帝辛目中神光爆射,很会把握战机,从车辇上迅速站起来长刀高举喝道。

    “杀啊!”

    顿时,士气正盛的殷商大军们如洪流般绕过那一道大裂缝,个个如狼似虎向着诸侯大军冲去。

    殷郊打了几印后就收回了番天印,脸色发红,头上带着汗气喘吁吁,但是一脸快意。

    下一次……

    下一次他一定要弄死这个姜子牙啊!

    “你啊!”

    孔宣看向陆川摇头一笑,他觉得番天印奈何不了杏黄旗,双方只能斗个平手,但没想到陆川急中生智来了这个一招。

    陆川没说话,只是眺望向对面溃逃的诸侯联军。

    凡人的争斗真的只能算小场面,真正的战斗还在后面呢,燃灯,十二上仙……

    殷郊歇息了片刻后走来。

    望着罩在黑色斗篷下的来人,帝辛大笑道“交耳道人,你做的很不错,孤会重赏你的。”

    听到交耳后殷郊愤怒的看向陆川。

    这交耳与郊儿同音,所以让他以为陆川违背了约定,帝辛已经识破了他。

    不过后面道人两个字又让他一怔,好像帝辛并没有识破他的身份。

    看向陆川,发现陆川对他露出了一个很蜜汁的微笑。

    殷郊忍不住一头黑线,低头沉声道“不用了,贫道是方外之人。”

    说完入阵来到陆川的身后。

    陆川怕他触怒帝辛,快速补充笑着说道“大王恕罪,我这位道友脾气就这样。”

    殷郊也是个苦命的娃,他们俩虽然现在是相互利用,但目前还在同一阵营。

    帝辛心情大好,点点头“没事!”

    殷郊望着陆川。

    他知道这郊耳道人一定是陆川在中间搞了什么东西,但现在不是说的时候,接下来再说不迟。

    岐山脚下,西岐大营的中军帐内,姜子牙等人吃了败仗后神色难看的坐在上首沉默不语。

    这次被打的太惨了,还是一个人打败了两百多万人。

    这传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哪吒等人也沉默不语,吃了败仗大感脸上无光,但是那宝贝是真的厉害。

    姜子牙沉吟“那人手中的到底是什么宝贝,居然如此厉害!”

    最让他气愤的是被那宝贝打惨了,可他们甚至都没看清那是什么宝贝。

    “古怪,好古怪的事……”

    杨戬突然开口说道。

    姜子牙道“怎么了?”

    杨戬道“师叔,刚才据弟子细看,方才那人手中所持的异宝分明是我广成子师伯的番天印。”

    “师兄的番天印,你没有看错?”

    不止姜子牙,这次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

    广成子是谁他们十分清楚,可那不是他们一方的人吗,他的法宝怎么会被人拿来对付自己人?

    杨戬点点头“弟子有七八分把握。”

    姜子牙也沉吟“现在想起来那宝物蓝光耀目,但的确与番天印很像。”

    众人点头。

    然后问题就来了。

    “那人是什么来历,广成子师兄的番天印怎么会落于他手?”

    杨戬摇头“这个弟子就不知道了,要想知道这些或许只有去九仙山找师伯一探究竟了。”

    “不必惊慌!”

    这时燃灯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