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急不得
    帮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沈蔷薇就直接把沈仲白扶到了床上,沈仲白在顾嫱那里吃了个瘪,也就只能够沈蔷薇这边找一找存在感,对他来说,就算是有些事情找的回来,也不代表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在这方面找回来都在顾嫱的那一边,他永远都是弱势的那一方,顾嫱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掩饰,让他一个皇帝做的相当没有面子。

    这一晚上沈蔷薇点起了熏香,沈仲白也好像比以往还要更卖力气,两个人明明就没有什么交流,沈蔷薇却能感受到沈仲白身上的一股戾气,就好像是对什么人在宣泄自己的仇恨一般,不过对于沈蔷薇来说,只要沈仲白还愿意来自己这里,就已经足够了,楚君幽就算再怎么怀疑自己,总也不能博了皇上的面子,皇上都已经对这件事情不在意,楚君幽就更是不可能对这件事情再有什么异议了,楚君幽一个没有在朝中任职的人,仅仅一仗着和皇上是好朋友,在皇宫里面作威作福的总归也不是个事儿,看来自己算是白白的捡了个便宜。

    顾嫱送走了沈蔷薇之后,还是心有余悸的,是把刚才的事情再来一遍,太医给了他一小瓶药粉,说是让她涂在舌头上,可说实话,顾嫱到现在还是没能从刚才的震惊之中缓过神来,也或许是后知后觉的原因,到了现在她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咬的着实是用力了,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疼痛,太姨刚才也都已经说了,自己现在这个状况短时间内应该就别想着开口说话了,吃饭都只能吃流食,怕是还要忍着疼痛,不过总归也算是逃过了一劫,几天不吃东西对自己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虽然不知道是能买,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喝那么多的酒,不过对于自己来说,皇宫里面确实是越来越不安全了,之前沈忠白对自己还算是比较客气,从来也不曾有过今天这样的状况,可是今天的事情一发生,自己就越来越害怕,生怕之后这样的事情还会经常发生,下一次自己又没有那么个舌头,可以好了,那该怎么办?如何给自己解围反倒成了一个大问题。

    “小姐,皇上都已经离开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小丫鬟也有点熬不住了,皇上和小姐两个人的声音都挺大的,他们这些都吓人的,就算是听到了也要当做没听到一样最好就是把自己当成聋子喊哑巴,皇上早就已经吩咐过了,他们这些留在小姐寝宫里面伺候的人,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巴,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把这里的事情向外人透露一点。

    他们这只是在这个地方伺候的下人而已,平日里面和其他宫里面的人聊起天来,难免会说起自家的主子,可是他们这个地方伺候的人,却早就已经在不经意之中潜移默化的避开了这个话题,生怕哪一句话说的不对了,就会被皇上剥皮抽筋,扔到乱葬岗去了。

    顾嫱回头看了看,刚想说话却发觉自己的舌头

    很疼,所以干脆给她摆了摆手,熄灭了自己房间里面的灯,回身还把自己的房门拴紧,虽然说这样的门栓对于沈仲白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有好过没有。

    下一次他总归不至于这么快就能闯进来了吧,这样的事情自己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顾嫱这一次也算是受了刺激了,这一次睡觉的时候,都没有脱下外套,披着外衣就睡着了,不过毕竟现在是冬天,天气也不算热,屋子里面有没有经常烧着火盆,所以多穿一件衣裳,对她来说仅仅只是保温而已,并不会热,不知道沈千山他们究竟回来了没有,北疆那边的状况究竟是如何的?

    沈千山并不知道皇宫里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他心里也是清楚啊的,既然沈仲白都已经飞了这么大的力气,想要把顾嫱逼近皇宫,就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顾嫱了。

    在这之前的时候,顾嫱还是以群主的身份进的皇宫,可是这次就不一样了,沈仲白也就是把顾嫱明目张胆的当成了从宫外选进来的秀女,直接把她安排在了自己书房旁边的那座宫殿里面,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顾嫱是以姑苏然的身份进了皇宫,可是,姑苏然却再也没有出来过,虽然说这一段时间进城里面的状况很乱,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些,可是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一个大活人,这样的一件事情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过去了呢?

    “我们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皇宫里面早就已经戒严了,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就算是上早朝的时候,也都只能按照规定的线路行走,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到别的地方去。”

    顾淮安对这件事情已经很犯愁了,就算是自己现在还有机会能够进皇宫,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能够接触到后宫的人,希望见到自己的妹妹一面,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

    妹妹两个人就没有多远的距离,偏偏就是没有办法见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究竟是什么样的。

    “现在还不能着急,忙中出错。”沈千山摁了摁自己的眉头,他又何尝不着急不担心呢?

    “事情都已经这个样子了,难道还不着急吗?我们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嫱儿现在在皇宫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难道我们现在还要坐以待毙吗?”

    沈千山现在并不想要看见顾淮安就这样子关心则乱的状况,实际上有哪一个人不担心顾嫱呢?别的就不说了,姑苏凉和顾淮安两个人身上的伤都还没有恢复好,顾淮安明明自己是个大夫,自己却不好好的养伤,明明就只是些皮外伤,到了现在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起色。

    顾淮安现在整天就叫唤着要去救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他的心究竟有多大,自己身上的

    伤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停的说要去救人。

    “你身上的伤都已经恢复好了吗?还是你手里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是自己孤身一人进皇宫,也能够把你妹妹带出来?”沈千山不想要再浪费力气再和他争辩这件事情了,只能直接把事实摆出来。

    现在顾淮安身上的伤还都没有怎么恢复,在加上一个浑身都是伤的姑苏凉,就算是再加上一个身体健全的自己,甚至在加上追风追云,十一和千秋,他们几个加在一起,都未必能闯得进皇宫,更何况之前出了成王的事情,皇宫里面早就已经开始戒严了,禁军和巡城都抽调了人手进皇宫驻扎,仅凭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了呢?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你难道想要不仅救不出自己的妹妹,还要把自己的性命一起搭进去吗?”沈千山虽然不确定自己现在这样按兵不动是不是正确的,可是有一点,如果大家现在像顾淮安所说的那样,肆无忌惮的闯进皇宫的话,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

    自己心里清楚的很,顾淮安在这样的状况,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人值得他挂念了,可是对于自己来说,顾嫱也是同样的重要,可不代表这里其他人的命不重要,可是总得想到一个妥当的方法,才能把她救得出来啊。

    沈仲白既然都已经想好了,布下如此大的一个局,先是杀了成王,剿灭了他手下的势力,后来又想尽办法,逼着顾嫱进宫,就说明沈仲白再就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知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顾嫱救出去。

    更何况现在的这个状况,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沈仲白一个人,还有楚君幽,在之前和楚君幽打交道的这几次,沈千山已经吃了很多的亏了,不想要继续再这样的下去了。

    “我觉得王爷说的没有错,楚君幽的这一边,其实我还没有明显的看出他对你们有什么特别的看法,不过沈仲白想要处理掉你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放松了警惕的话,很有可能会正中圈套。”

    他们几个人入狱的事情,沈仲白怎么可能没有参与其中?成王本来是不想要拖累大家,所以才会偷偷地出门去,可是谁能想到,却偏偏歪打正着的将他们送到了沈仲白的手里,他们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受的重伤,想要进皇宫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更何况是要救人呢,再者说了,顾淮安现在带着一身的伤,就算是去上早朝,明眼人也都能看得出来,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了?

    顾淮安现在身上还带着伤,如果在继续这样叫真的话,怕是连他的小命都要保不住了。

    “那我们总不能就这么老老实实的等着吧,你有没有想过嫱儿在皇宫里面多待一天,就有可能会更大的危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