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穿越小说 > 锦衣月明 > 第七十六章 正面交锋(四)
    骆石印等人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疲劳和伤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不断冲杀到眼前的忍者击毙,以便撕破敌方的包围网,择机脱身。

    眼见对方严密的阵型始终如影随形般地围在四周,骆石印大喝一声:“向北面发射佛郎机!”

    听到命令,石朗等人立刻抽出怀中的万胜佛朗机,举枪便射。

    “砰、砰、砰……”

    几支万胜佛朗机喷出愤怒的火焰,射向处于阵型北侧的倭国忍者。倭国忍者顿时被射倒一片。

    没有被射到的忍者,被这万胜佛朗机强大的杀伤力所震慑,本能地做出躲避动作。就在他们稍作犹豫之际,骆石印等人已经强力杀到。忍者整个阵型的北侧顿时被冲开一道缺口。

    “冲出去!”骆石印高喊一声,率队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楼大河在前面引路。骆石印等人边打边撤,向北而去。

    “发射手里剑!”吉野眼见队形被对方破解,立刻下令。

    “嗖、嗖、嗖……”

    一枚枚沾有剧毒的忍者手里剑,呼啸着射向刚刚脱离围困的骆石印等人。大家只得回转身体,挥手中兵器拨打迎面飞来的忍者暗器。

    石朗和叶茹柳并肩作战,彼此照应着用手中兵器将射向大家的暗器不断击飞。

    忽然,叶茹柳被脚下的一块石子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一枚“卍”形手里剑呼啸旋转着击向她的面部。

    由于身形不稳,叶茹柳手中的兵器根本来不及拨打那枚忍者手里剑。石朗手中的绣春刀也抽不出空挡击飞那枚飞至的暗器,情急之下,石朗飞身将叶茹柳扑倒在地。

    那枚“卍”形手里剑急速旋啸而过,将石朗的左肩部划开一道口子,他感到一阵隐隐作痛,鲜血立刻浸红了破损处的衣口。

    与此同时,一柄透着寒光的忍者刀,直直地刺向倒在地上的石朗和叶茹柳。石朗和叶如柳顺着刀刃望去,手握刀柄的,是已经杀红了眼的吉野。吉野的身后,紧跟着加藤美智子姐妹和其他的忍者。

    眼看吉野的忍者刀刺至眼前,叶茹柳眼疾手快,顺势将身上的石朗推到身后,然后,原地飞起一脚,将吉野手中的忍者刀踢飞。

    叶茹柳和石朗刚刚起身,加腾美智子姐妹已经挥刀砍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令石朗和叶茹柳顿感躲避困难。石朗只得奋力将叶茹柳拉至身后,同时,身体随着对方的刀锋,后仰躲避,总算躲过对方的致命一击。

    不过,石朗虽然躲过对方的忍锋,但脸上的头套却被加腾美惠子手中的忍者刀宽大的刀鐔划落,整个脸庞完全暴露在对方眼前。

    看到站在眼前的石朗,看到那张令她夜不能寐的帅气俊朗的脸庞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加藤美惠子内心禁不住一阵狂跳:这张脸是那么的真实,简直触手可及!

    石朗倒退一步,站稳身形。

    “石朗哥,没事吧?”叶茹柳扶一下石朗,关切地问道。

    “没事。”石朗此时已经感到左肩处传来阵阵剧痛,他为了不让叶茹柳担心,平静地说道。

    望着石朗用右手捂向左肩处的伤口,加藤美惠子内心快速闪过一丝忧虑,因为刚才她已经看到石朗被忍者的飞镖所伤。她心里很清楚,这次行动,为了保证杀伤效果,所有忍者所使用的手里剑,都是用毒液浸泡过的。如果石朗得不到及时救治,一个时辰后,就会毒发身亡。

    “不行。我要救他!”

    想到此,加藤美惠子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做出一个对她来说,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的大胆决定,只见她挥起手中忍者刀,奋力杀到石朗面前,假装手中的忍者刀被石朗的绣春刀击飞。然后,以令人难以察觉的动作,快速钻进石朗怀内,小声说道:“将我作为人质!”

    石朗先是一愣,继而出手勒住加腾美惠子,将手中绣春刀架到她的脖子上,高声喊道:“全都后退,否则,我就杀了她!”

    一旁的谢元听到石朗对面前的忍者喊话,赶紧大声将石朗的话翻译成日语。

    “停止攻击!”

    见加腾美惠子被对方挟为人质,吉野赶紧挥手制止其他忍者的行动。

    听到命令的倭国忍者立刻退至一丈开外,但他们手中的忍者刀仍然竖向握于身体一侧,随时准备再此发起攻击。

    要是换做其他忍者被挟持,吉野会毫不犹豫地下令继续攻击。

    按照甲贺忍者的作战法则,任何成员在交战中,都要随时做好为组织殒命的准备,成员之间完全可相互帮助,完成杀身成仁的壮烈举动。

    可眼下的美惠子是杉谷一郎精心栽培的后起之秀,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吉野在会长那边不好交代;

    再者,对吉野自己来说,加藤美惠子始终在他心中占据重要位置,虽然美惠子对吉野总是一副横眉冷对的态度,但他还是对这位有些野性的属下心存欲念。

    所以,看到美惠子被石朗控制,吉野毫不犹豫地下令属下停止攻击。

    见对方停止攻击并退后丈余,骆石印等人立刻向北撤去。吉野则率领属下拉开一定距离紧紧尾随。

    石朗用左手勒着加藤美惠子,右手握着绣春刀,和叶茹柳一起断后。

    被挟持的美惠子贴在石朗的胸前,心中不但没有任何恐惧感,反而赶到无比的欣慰和一丝若有若无的兴奋与甜蜜。

    她曾经为了报复吉野而与多名男子发生性关系,可那种和异性的接触,完全是她在一种扭曲心理的作用下,而做出的毫无情感可言的行为。那些男子在和她疯狂jiao媾时,她的心是死的,肉体完全处于麻木状态。

    可今天却不同。加藤美惠子是偎在她朝思暮想的男子胸前,她和对方身体相贴,简直可以听到对方有力的心跳。对方的胸怀是如此的宽广,难道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安全港湾吗?

    依在石朗的胸前,加藤美惠子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她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已经被石朗挟持着走出一段较长的距离。

    忽然,加藤美惠子感觉有一滴凉凉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左侧脸颊流了下来。她抬手一抹,发现是一滴暗红色的血。她立刻意识到,这血是从石朗的伤口中滴落的。

    加腾美惠子立刻从浮想联翩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她伸手从腰间的兜囊内,摸出一个小瓶,塞进石朗的衣兜内,低声说道:“飞镖有毒,这是解药,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抹在伤口处,否则性命不保。”

    甲贺忍者在执行任务时,为使那些在行动中误中己方剧毒手里剑的成员能够得到及时救治,所有参与行动的成员都会随身携带解药。

    叶茹柳始终紧紧跟随在石朗身边,方才加藤美惠子的话,她全都清楚地听到耳中。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一幕曾经的场景在叶茹柳眼前一闪而过,她抬手将石朗胸前那名忍者的面罩掀起。

    果不其然,正是那日在迎曙驿遇见的,那位遭受倭国武士蹂躏的小姑娘。

    “果然是你!”眼前的景象对叶茹柳来说,既有些意外,又似乎是在意料之中。

    猛然之间,自己的脸面再一次完整暴露在对手面前,而且对手认出自己。加藤美惠子立刻想起迎曙驿那一幕对于自己来说不甚光彩的场景。

    “你……”石朗也认出了怀中的忍者就是那日在迎曙驿内偶遇的小姑娘。他多少有些惊诧。

    看到自己心仪的男子望向自己的惊诧眼神,加藤美惠子顿感有些无地自容,只得低下头去。

    这时,前方来到一条街道的入口处。

    楼大河、尚吉、武焕三人将背囊内的三枚震天雷取出,点燃引信,奋力向远处的吉野等忍者投去。

    伴随着三声巨响,吉野的队伍里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几十名忍者被炸身亡。未被炸死的忍者惊恐地趴在地上,不敢起身。

    见此机会,石朗奋力将加藤美惠子推出,然后,跟随大家,快速消失在街道的深处。

    加藤美惠子站在暗夜下的街道上,望着石朗远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美惠子,归队!”身后传来吉野那令她讨厌的喊叫声。

    此时吉野的心中,满是恼怒和嫉恨:“这个可恨的女人,将整个计划给搅乱了。”

    在石朗被挑掉头套的那一瞬间,吉野立刻根据以往看过的画像认出石朗。

    对于加藤美惠子的所有举动,吉野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加藤美惠子的举动,很明显是在救石朗的性命。那一刻,嫉妒之火差一点将吉野烧得丧失理智,他几乎就要不顾加藤美惠子的死活,下令手下发起攻击,但吉野最终还是强压住心中嫉妒,没有这么做。

    按说对于加藤美惠子这种背叛行为,吉野完全可以上报杉谷一郎,治她死罪。但吉野不准备这么做,他有自己的打算。

    此时的方柄还在同福客栈北侧的小胡同中,率领一队锦衣卫浴血奋战,他要尽量拖住眼前的敌人,以便为指挥使安全撤离争取更多的时间。

    奋力搏杀间,方柄看到北方远处的夜空中炸响一支七彩烟花。

    谢天谢地,指挥使总算抵达安全地带了!

    方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他纵身一跃,跃上屋顶,用力发出三声呼哨。

    正在激烈打斗的锦衣卫立刻会意,纷纷择机跳出战斗,飞身跃上屋顶,然后和方柄一起,施展翻墙越脊的本领,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