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玄幻小说 > 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 第200章 你去结婚吧,别管我
    任若漓听完危妙的话,这才忍不住仔细的打量着她,看起来很年轻,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青春的气息,让人心生嫉妒。

    这个女人看起来清纯可爱,甚至还带着一股憨憨的味道,可是,那双眼睛里的精明却让人无法忽视。

    任若漓几乎敢肯定,眼前的女子虽然年轻却是个野心勃勃的人。

    并不适合深交。

    “我去找霍叔叔,就不打扰任小姐了。”危妙冲着任若漓笑,转身走开。

    任若漓半眯着眼看她的背影,在心里冷笑。

    最后一句话想说明什么呢?

    说明她和霍景萧关系很好?

    可惜了,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美则美矣,却少了女人味。

    她敢肯定霍景萧并不会喜欢这样的女子。

    危妙刚走几步就被颜志拦了下来:“危小姐,趁着霍少还没发现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和你都会人头不保!”

    这个女子看起来年纪小,胆子却比谁都大,竟然敢偷他的邀请函自己跑过来。

    幸亏霍少是只需要刷脸就可以进来的人物,否则,邀请函被偷的事早就包不住了。

    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女子竟然还敢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真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傻。

    “颜志,你给我闪开!我要去找霍叔叔。”危妙压低声音冲着颜志吼。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一定要跟在霍叔叔身边认识一下帝国的大人物,对她的发展可是很有好处的。

    “你要是不听劝,我就只能把你打包送走了!”颜志的语气明显的加重了许多,透出一丝不耐烦。这女人如果非要拽着他作死,他当然要赶在死之前把人给消灭了。

    “颜助理,别啊,我等会儿自己走!”危妙这几年在公司打工,自然是知道颜志的权力有多大。

    他说要做的事,还真敢。

    如果她被颜志给送走,她就失去了最佳的机会,以后想要再找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容易了。

    颜志正要开口,就看到霍景萧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心头一慌,急急忙忙的推了危妙一把,转身就走。

    危妙穿着恨天高,被他这么一推,脚步踉跄,身体后退,眼看着就要跌倒。

    “小心!”

    男人醇厚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危妙先是一愣,随即立马回过神来,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好看的让人嫉妒的脸,关键是,这张脸不仅好看,还很白。

    “你是……傅绍洋!”危妙短暂的怔愣过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声音里明显的带着一丝激动。

    果然今天晚上偷跑来这里是对的。

    什么大腕明星都见到了。

    “既然没事,那我可就放手了。”傅绍洋挑了挑眉,语气很淡。

    他不喜欢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

    “傅绍洋,你有没有兴趣来盛世做艺人!”反正她是要做导演的,早些挖几个她心仪的流量明星过来,到时她就有可能一炮而红。

    等到她红起来了,霍叔叔就会对她刮目相看。

    傅绍洋眯了眯眼,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冷:“抱歉,我并没兴趣!”

    妈的,白痴哦。

    知道他的名字难道不知道他是傅氏的艺人?

    “你先别急着回复我呀,你可以考虑两天,我的电话号码给你,记得给我联系!”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傅绍洋手里,一脸认真的表情。

    危妙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一战成名,无非是想做他身边的女人。

    她没有显赫的家世,至少也要有点成就才行。

    不然霍家又哪里是她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可以进的。

    傅绍洋冷冷一笑,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把名片扔进了垃圾桶:“我建议你以后要想挖人,先去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别像个蠢货一样见人就挖。”

    这个女人典型的脑子有问题。

    他不过扶了她一把,结果她就自来熟的和他说了这么多。

    也不想想他傅绍洋是个什么样的人!并不是可以被挖走的人。

    “你,你什么意思!”危妙这些年被霍景萧赞助,吃穿用都是最好的,并且霍景萧对她也很迁就,她甚至都快忘了自己本来的身份,所以才会嚣张了一些。

    “就你这样的,一辈子都拍不出好片子来!”留下这么一句话,傅绍洋转身走了。

    他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白痴女人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看着傅绍洋离开的背影,危妙气得咬牙切齿,暗暗地的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仰视我!

    顾盼跟着傅绍庭打了一圈招呼下来,脚痛得厉害,和傅绍庭说了一声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一个人坐着明显的有些无聊,加上最近睡得不好,顾盼很快就有了睡意,眼皮不停的打架。

    霍景萧在场中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顾盼,眸色暗了暗,大步走了过来。

    顾盼正在打瞌睡,小脑袋不停的摇晃着,发丝来来回回的荡着,那模样说不出来的可爱。

    霍景萧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来,看了看四周,这才悄悄地把肩膀给送了过去。

    顾盼的头正好晃过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大概是因为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顾盼居然一脸放松的睡了过去。

    女人身上淡淡地馨香钻入鼻中,霍景萧贪婪的呼吸着。

    明明不过几天时间不见,他却感觉好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于是,霍景萧就这样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

    直到……

    舞曲响起。

    宴会的第一支舞,霍景萧不由侧过脸去看了一眼靠在肩膀上睡得正香的女人,唇角勾勒出一抹诱人的弧度,长臂一伸搂住女人的腰,起身,脚步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顾盼陡然清醒过来,眨了眨眼睛,氤氲的灯光里,男人放大的俊颜格外的温柔。

    “霍景萧?”

    顾盼喃喃地开口,以为是在梦中。

    霍景萧挑了挑眉:“嗯?”此刻怀中的小女人慵懒的像是小猫,性感而又可爱。

    “你怎么会在我梦里?”顾盼的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么久了,我一次也没梦见过你。”

    听了顾盼的话,霍景萧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痛得钻心。

    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从来都没在乎过他。

    所以,即使是知道和他离婚,她也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甚至还会笑着祝他幸福。

    上次在古玩市场找到霍家祖传戒指的时候,他对她是真的心灰意冷,也下定了决定给她自由,放过她。

    这一周,他默默地看着她每天和不同的男人约会,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娇媚的脸,他不断告诉自己,他这样做是对的。

    至少,她离开他之后过得很快乐。

    那么,就让他一个人黯然神伤吧。

    今天原本他并没有打算过来,可任若漓非得央求他陪她一起来,不想听老太太在耳边念叨,只好来了。

    顾盼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他也没想过会在这里碰上顾盼。

    因此,第一眼见到顾盼,他甚至都以为是错觉。

    还好此刻他抱着她,如此的真实。

    “梦见你做什么呢?陡增伤悲而已!”顾盼睡得迷糊,不知道这是在现实而非梦境,小嘴噘着,声音又软又糯。

    霍景萧只觉得心口的地方像是被堵了一块棉花,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霍景萧,你去结婚吧,别管我,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唔……”顾盼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完,唇就被封住了。

    胸腔里的空气几乎快要被吸干,顾盼这才惊得回过神来。

    睁开眼,入目的是男人放大的俊颜,灯光下看起来极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