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修真小说 > 神启者说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开门(三更)
    擦着眼泪的功夫,楼上传来了一阵笑声,隆隆的脚步声震动了天花板,婵儿听见这声音,赶忙道:“你先喝口水,顺顺气,我出去一下。”

    阿布点了点头,看着婵儿那纤细却柔美的背影,她的长发及腰,随着走动微微晃动,舞裙让她看起来有几分成熟的妩媚,她就这么一步一步地离开了,阿布却花了好一阵才回过神,看着手上的帕子,他竟忍不住凑上去嗅了嗅。

    花香味,像是桂花,又好像是百合,但阿布没有细闻,因为他很快就又红了脸,他知道这种举动实在有些不敬,自然也没敢用帕子继续擦脸,只用袖子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两下就算完事儿。

    群芳的舞团刚刚结束了一轮排练,清一色的鲜红舞裙随着她们的动作轻轻摇曳,红艳如火。

    其实她们的舞步早已娴熟,只不过一时入不了宫门,闲着也是闲着,觉得多练习一次也能解解闷,就顺势在专门的舞房内练了起来。

    几位高个一些的舞女看见婵儿,笑着走了过去道:“婵儿,宫里怎么说?好歹是贵妃娘娘生辰,总不至于让我们这些人一晚都呆在使馆里才对。”

    婵儿摇了摇头,道:“琳姐已经出去打听了,也不知是什么状况。”

    她本想说阿布被鱼儿射伤的事儿,只不过想到此刻那位伤者正坐在衣帽间里喝着茶水,觉得这事儿还是不提为好。

    “唉,琳姐也真是不易,身处异国他乡,不断想法子让唐国庇佑我们群芳,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今晚虽是庆典,想必也多了是非,万一出了纰漏,给唐国那些主张强兵打下我们群芳的人有了把柄,国主那边就不好做事了。”舞女安慰地抚摸了几下婵儿的头发,眼神关怀:“其实能不进宫最好,不做事,也就不容易出事,是不是?”

    婵儿苦笑了一声,道:“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想到自己母国在天下诸侯之间左右支绌,心里免不了又生出几分悲哀。

    如今这天下已是大争之世,纵然现如今唐国、沧海、墨家、荆吴四国在经历这些年的几场大仗之后有了难得和平,但谁都知道这四国不可能永久地沉寂下去。

    几年的休养生息效果明显,墨家现如今再度拥有了数十万的雄兵,荆吴如今已经有了建制完善的军队,青州鬼骑声震天下。

    沧海虽然无声无息,但草原之上,时常有人能听见如雷一般的震动,那是重骑兵重重踩踏在草地上的声音,这支被称为虎豹骑的骑军,从建立以来,还未有过一次败绩。

    而一直与群芳交好的唐国也从未停止过备战,军队入伍最低年龄已经降至十八岁,田亩的税赋较往年也提了一成,无数的铁矿被唐国朝廷收购,傻子都知道这些铁矿不可能是用来铸造农具。

    以小国寡民的群芳国,根本无法聚拢起上万的军队,就算最后靠着酷烈残暴的刑罚征召那些十五六岁的孩子从军,难道就能有与这四国争锋的能力?

    所以,最好的生存之道,是依附一个大国,纳贡朝拜,若是这个大国最终能夺得天下,将来的君主自然不会吝啬地保留群芳不过三城的国土封地,说不定还会看在群芳的忠诚上,多封一些土地以扩充群芳的实力……

    只是……唐国就真的能胜么?或许,这也是那位日夜操劳呕心沥血的乔大姐所在思考的问题。

    婵儿突然想到那位在自己小时候也曾抱过自己的杨太真姐姐,现如今她成了唐国的杨贵妃,唐国尚且没有王后,而杨太真把持唐国朝堂数年,已经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只是自己每每进宫,却再未见过她脸上的笑颜,不知她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为了群芳,领着唐国军队一统天下?还是早已忘记了母国,单纯只是为了自己日益膨胀的权力欲望去向上攀爬?

    曾经她也有一位钟情的郎君,那位跟她已经定了亲的男人,现如今正葬在群芳的国都郊外,但她和亲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看过他哪怕一眼。

    世道无常,就连人也会面目全非,群芳这弹丸之地,又能在这样风云变幻的乱世存在多久?

    “婵儿?婵儿?”

    她回过神,发觉舞女正在轻轻地摇晃着她,看见她总算双目焦距,看向自己,娇嗔道:“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婵儿摇摇头,道:“没什么。”

    舞女却突然笑了起来:“没什么?不会是动了什么小心思了吧?我可是听鱼儿说,你把一个男人带进了衣帽间……”

    婵儿窘迫起来,脸颊也忍不住红了:“他是来送信的,别乱想,鱼儿刚刚不小心伤了他,我只是给他受伤的手包扎一下。”

    舞女却自顾自地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婵儿你也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也该是准备出嫁的时候了,我听说国主已在给你物色合适的世家子弟,你就没有一个中意的?”

    婵儿终于急切地跺脚,娇嗔道:“我没有!”

    舞女看着她的样子,咯咯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不过这事儿,你还是该早做打算,毕竟自己有准备,总比……”她突然把声音压到了最低,“总比甄妹妹和贵妃娘娘要好一些。”

    婵儿一时间也沉默了,不知该如何作答,她何尝不清楚这些事情?只是许多时候,她不愿意想。

    其实国主对她够好了,这些姐妹,当初聚拢到国主身边,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又一个的机缘巧合,但国主从那以后一直把她们当成亲妹妹看待,甚至吃穿用度都不比亲生妹妹乔飞扇少了半分。

    如果说某一日,国主不得已要让自己为国出嫁,自己又该如何应对?是像甄姐姐一样远走他乡么?还是,如杨贵妃一般?

    正当这时,使馆那紧闭的大门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轰然剧烈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开门!”门外是一个带着几分暴躁的男声,他用力地拍打着木门,一连串拍击把门打得“嘣嘣”作响,似乎愤怒都宣泄到木门上一般。

    方才和婵儿说话的舞女当然也听见了门外的声音,皱着眉显出几分不满之色:“这谁啊,一点规矩也没有,使馆的门也是能这样敲的么?”

    婵儿他也没听过这个声音,显然不是什么熟人,微微摇头道:“我去开门。”

    舞女却一把拉住了她,有些蛮横地道:“你去什么,这种事情,让下人去就好了,万一是个醉汉,把你弄伤了就不好了。”

    婵儿还想说些什么,舞女却是尖声高喊了起来:“人呢?使馆里的人都死光了?难不成什么事情都得我们这些人来做?”

    她喊了几声,但除了那些叽叽喳喳的舞女,实在没有人站出来,婵儿这才有时间插嘴道:“这会儿仆人们应该都在后院整理入宫的那些箱子,你在这里喊,他们也听不见呀。”

    “我来吧。”这时候,阿布走了出来,轻声道,“我是男人,我去开门总好过你们。”

    “你可以么?”婵儿有些担忧地道。

    “放心。”阿布咧嘴笑了笑,能被婵儿担忧,心中莫名有些满足感,“刚刚八支箭都没射死我,还会怕一个醉汉?”

    他这么说,婵儿倒是忍不住笑了,而鱼儿则是站在楼梯口,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阿布一路出门向着大门走去。

    “开门开门!”

    “来了来了。”阿布一边回答一边伸手去摸门栓,道,“是谁?”

    “废什么话!我们是京兆尹手下的官差!快开门,不然我们要强行进来了。”

    “知道了。”阿布的手已经摸到了门栓,然而却心里多了几分疑惑,官差来这里做什么?而且这气势汹汹的样子,总像是哪里不对。

    但他既然人都已经到了门前,来者是客人还是恶客,他也总得开了门才能辨别,他转过头,看见婵儿也微微点头,也就准备拉开门栓,让这些人进来。

    只是,当他刚刚拉开门栓的同时,门外却传来了一声急切的呼喊:“别开……”

    阿布心头一紧,他记得这个声音,这好像就是刚刚他刚进门时候跟婵儿说话的那个女子,也就是婵儿口中的那位琳姐?只是就在这一瞬间,琳姐声音变成了呜咽,像是被人用手强行捂住了嘴。

    阿布几乎是下意识地鼓起了全身气血用力地顶住了大门!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