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千雪背叛了
    送走了方樱雪,叫冰清的女子坐在椅子上,自己能活着,活成这样不容易,攀上郡主也许就是个契机,如果能借机寻个好归宿,自己也不愿意永远在风尘之中。

    面纱只露了一双眼睛,一双因为用了息肌丸而变得明亮的眼睛,可是她目光里却带着一丝的阴霾。

    她心里恨,恨自己的家人,为什么自己家的人那么对自己,现在改了姓名,以后自己都是新的,一定要过的好,有一天自己飞上枝头了,也要回过给他们看看,让他们后悔。

    玄妙儿这几天过的倒是安逸,荷塘小筑本就景色好,这几天她没事就在湖边走走,四处看看景,过得好不惬意。

    而某人也换了花继业的身份,在京城的街面上出来挥霍,和一些狐朋狗友吃饭喝酒赌钱刷存在,只是他没办法见玄妙儿了,因为玄妙儿暂时不会离开荷塘小筑。

    可是安逸短暂,这日下午铺面那边有人来报,周玉广忽然失踪了。

    玄妙儿正在喝水,手里的水杯掉在地上,水洒了一鞋面,她清楚这事一定还是与千雪有关。

    她换了衣服,赶紧上了马车去了千府。

    到了千府的时候,千醉公子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妙儿,坐下咱们慢慢想办法。”说完屏退了下人。

    玄妙儿没有坐下:“千醉大哥,周玉广不会有事吧?”

    她担心周玉广过于忠诚了,不会出卖自己,更不会投靠别人,这样人家会不给他活路的。

    “不会的,他们抓走周玉广的目的还是为了你,不会轻易杀了他的,这事应该是太师府做的了,如果没猜错,千雪也应该在太师府了,她觉得周玉广是你铺子的关键,现在她消失了,周玉广也不见了,我的人在京城能找不到的地方只有太师府了。”千醉公子这时候不对千雪再留一点希望了。

    玄妙儿知道他理智,说别的都无济于事了:“现在怎么办?”

    “等。太师府不次于我们千府,外人根本进不去,我在太师府也只有一个线人。”千醉公子虽然没多说,但是心里想了很多。

    玄妙儿也不知道怎么办,前世自己也没参加过解救人质的事情啊,这事还是千醉公子有经验,只能听他千醉公子的,但是有些担心他要回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永安镇定了么?不会影响你吧?”

    “没事,我还能拖几天,你不用担心,现在兰夫人忙着花继景的婚事,也不太关注我的行踪了。”千醉公子中指扣着桌面满脸的愁容。

    他一直想着千雪不会背叛千府的,千府是她们的家,她也姓千,她真的去投奔自己的敌人?

    玄妙儿见他脸色不好:“千醉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妙儿,你说女人的嫉妒心真的会让她失去人性么?”千醉公子真的没想到千雪只因为嫉妒玄妙儿,就能去投靠我的死对头么?

    “你唯一缺少的就是对女人的了解,这次也是让你长经验了,女人为了爱情为了权势有时候比男人更可怕,姐妹两为了一个男人都能打的你死我活,何况陌生人呢?”玄妙儿想起玄梦儿和玄紫儿的事。

    千醉公子听着玄妙儿的话,忽然感觉到什么:“妙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千雪会背叛我?”

    “我只是觉得女人为了爱情可以做出别人想不到的,其实我一直觉得千雪心里没有背叛你,她只是报复我,不过她进了太师府,那这个性质就变了。”玄妙儿说的很客观。

    千醉公子看着这么沉稳的玄妙儿,总觉得这个小丫头这个时候不像个孩子,她好像比自己还年长,毕竟自己经历的还多,比自己还沉得住气。

    并且她说什么都是对事不对人,很理智,理智到了让他都要佩服:“妙儿,你真的不怪我手软,让千雪有了机会么?”

    “人不都需要成长么?何况我知道他们随着你姓的这几个人,对你的意义,只是你忽略了千雪还是一个女子,一个爱慕你的女子,爱情会让一个人变成天使,也会让一个人变成恶魔。”

    尽管千醉公子没懂那天使和恶魔,但是他明白了玄妙儿的意思:“本以为有了纠缠的女人,才会影响道自己,所以我一直身边尽量的不放女人,但是现在我懂了,女人的事,不是自己不去碰触就与自己无关的,以后我会更小心的,妙儿谢谢你的包容。”

    “我们之间又何须说这些,其实说实话,我开始也有那么点生气,你对千雪太纵容了,尽管我知道这事换成任何一个千姓的人,你都会手下留情的,可是我还是不舒服。”现在玄妙儿也没什么隐瞒的了,自己的气可不能白受,得让他知道。

    没想到这句话说完,千醉公子的心情倒是好了,眼角眉梢的满是高兴:“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我,拿我和别的朋友一样呢。”

    “你这人真是找虐。”说完玄妙儿走到窗户边,深出了一口气:“哎,我还是担心周玉广,这人脑子死板,孝顺的要命,她爹娘说过要给我卖命一辈子,他真的宁可死都不会出卖我的,其实我只希望他活着,生意有的是,这个不行了,咱们还能干别的,可是人没了就没了。”

    千醉公子也跟过去:“会没事的,如果按我的推测,明天太师会给你送请柬,到时候你就去太师府,他不敢明着对你怎么样,有我在还没人敢直接动你,到时候你去摸摸情况,咱们再决定。”

    “也只能这样了,那我回去了,你是不是还得变成花继业出去走动走动了?”玄妙儿看向千醉公子。

    千醉公子用扇子敲了一下玄妙儿的脑袋:“你都知道还问,那你回去吧,放心,你身边我派了隐卫,荷塘小筑也很安全。”

    玄妙儿再次告别出了千府回了荷塘小筑。

    果然第二天上午,太师府有人送来请柬,请玄妙儿去一趟。

    玄妙儿又昨天千醉公子的话,她倒没什么担心的,其实相对比较,她更怕的是有嫉妒心的女人,和那些暗中做手脚的人。太师能光明正大的请她去,怎么也不会这么明着动手对她做什么,不过就是玩心理战术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