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渊 > 第508章 连续出击
    敢开赌坊的,而且还能开的这么大,那肯定在当地是要有一定势力的,否则,每人能开下去,上官宇斌想到了这点。

    十赌九输,那都输给了谁?不用问,肯定是输给了庄家,也就是赌坊了,而赌坊要完全靠公平博弈,只是从中收取手续费的话,那他是无法做到快速敛财,规模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大。

    所以上官宇推测这架赌坊肯定会出老千,也果然没出他所料。

    所以他决定要:

    1,赢钱,而且是赢很多钱的那种。

    2,打击赌坊,让他赔个底朝天!

    3,弄出点动静出来,让全京城都知道。

    这才赢了一万多两银子,赌坊的老版就坐不住了,派人出面阻止了,上官宇也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这都是赌坊管用的伎俩:显示出老千赢你钱,如果反被你赢得话,他就会派人出来阻止了,会以各种理由,揍你一顿,并将你所有的钱全都收走。

    但是上官宇不怕他们来这一套,而且他还等着他们来这一套。

    却说外面有人叫道:“是谁吃了豹子胆,看来我这里撒野。”

    人还还没进来,上官宇就看到庄小二要把赌罐收起,以打乱罐子里的骰子,那哪能让他这么干啊?上官宇一甩手,只见那庄小二“啊”的一声惊叫,身体朝后飞起,撞在后面的墙上,摔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而桌上的罐子依旧静静的反扣在那里。

    好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面对众赌徒,其中为首的一个满脸虬髯,叫道:“是谁啊?”

    赌徒们都不敢吭声。

    上官宇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没有啊,我们只是在赌钱,等小二开罐子,可他就是迟迟不肯开,我们怀疑他在出千。哎呀,小二呢?哪去了?”

    却看那小二躺在地上,哎哟的轻哼着。

    虬髯大汉让一人去扶地上的小二,再面向上官宇,说道:“这么说就是你在捣乱咯?”

    上官宇还没说话,夏小米却先叫了起来:“你这个人讲不讲理啊?你们出老千在先,现在却又赌输了不认账,我看是你们在捣乱吧?”

    虬髯大汉一挥手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我不跟你说,我就问你,是不是你在捣乱?如果是,把你现在筹码带走换成银子,我们不再追究你,否则……”

    “否则怎样?”上官宇以挑衅的眼光看着大汉,同时对着夏小米笑嘻嘻的说道:“丫头片子,哈哈,你是丫头片子!”

    夏小米气的直嘟嘴。

    “否则,留下一只手再走!”虬髯大汉吼道。

    “呀,口气不小啊,你倒是来一个试试,”上官宇将手摆在了赌桌上说道,“来,你试试看。”

    那虬髯大汉叫道:“小子还听猖狂的啊是不?今天就成全了你。”

    说罢拔出一把短刃,另一只手来捉上官宇。

    上官宇哪能让他抓到?一把扣住大汉的手腕,在使劲一捏,一翻……

    那虬髯大汉立刻就瘫了下来,疼得嗷嗷叫,上官宇却并不松手,一直捏着,其他几个大汉都惊慌失措。看到头领被执,也不敢动。

    上官宇很淡定的坐着,平淡的问:“说,是谁在捣乱啊?”

    虬髯大汉疼得大叫,刀子也掉在了地上,上官宇看他不回答,又加大了力气,虬髯大汉受不住疼,只等叫道:“是我在捣乱,是我在捣乱,好汉饶命啊!”

    看到其他几个赌客站起来要走,上官宇喝道:“都给我坐下,赢了钱不想要了吗?你,过来开罐子。”

    上官宇指着庄小二说,他也不知道那个罐子叫什么,就命令他来开。

    庄小二吓得直哆嗦,来到桌前,不知所措,上官宇再加大了力气说:“让他开啊!”

    虬髯大汉便叫道:“你快点开了吧,疼死我了。”

    庄小二无奈之下,只得打开罐子,果然是上官宇赢了,得意的说道:“大小老婆,收钱!”

    夏小米啐了他一口:“谁是你大小老婆啊?”

    颜尘却一声不吭的站起来去撸筹码,上官宇则反问:“你到底拿还是不拿?”

    夏小米哼了一声,也站起来去撸筹码,跟前立刻堆起高高的一大堆筹码。看到其他赌客还在发愣,上官宇叫道:“都特么的愣着干什么?赶紧拿起你们赢得的筹码啊!”

    这些人这才如梦初醒,去拿筹码。拿完筹码,其中一名赌客说道:“我家里有事,得先走了。”

    其他几个赌客也跟着说家里有事要走,上官知道这些人不成气候,留在这里也没啥用,便说道:“都滚蛋吧。”

    被他捏着手腕的虬髯大汉哀求道:“好汉,饶了小人吧,这你钱有点赌到了。”

    “不急,小爷还没玩够,”上官宇说着指了指庄小二,说道:“继续摇!”

    上官宇现在已经有三万二千两的筹码了,他一点都没有收手的意思,离他一百万两的目标还早呢,所以他没打算要走。

    他在这间雅间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已经惊动了这家赌坊的老版,就是那个一进来的时候,用鄙夷的目光看他的人,一个壮实的汉子,此刻也走了进来。

    老板陪着笑抱拳说道:“先生,您今天也赢了不少银子了,不如就此收手,金某略备薄酒,还请赏光,这些筹码,金某亲自去为您换成银票,您看如何?”

    上官宇淡淡的笑了笑,说:“你问问我这俩老婆,我出门的时候,我爹给了我多少零花钱?”

    夏小米没好气的说道:“我家老爷在他傻儿子临出门的时候给了他50万两的零花钱。”

    上官宇瞪了她一眼,夏小米居然把自己说成是地主的傻儿子,不过此刻并不和她计较,而是对金老板说道:“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小爷的零花钱都50万两!你这区区三万两就想赶我走?你特么的是在打发要饭的吧?”

    金老板哭丧着脸说:“可是我这里是小本经验,实在是无法承受您如此大手笔的赌法了啊,已经没钱了。”

    金老板已经看出上官宇不是善茬,他哪是什么富豪啊,就是来空手套白狼的,这样下去,他这赌坊非要赔光不可,所以就装起可怜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