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穿越小说 >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 第153章 怪我咯?
    冥王不可挑衅,否则……死!

    这个道理,麻美木柰子知道。而她为了确保这次任务的成功,也愿意以身试险。

    若是自己真的死了,那么水野姐妹就会将这个消息通知给上面,上面自然会派来更强大的人,足以抗衡冥王的人,来这里继续完成任务。

    听到麻美木柰子的话,水野姐妹,长出口气。毕竟,冥王的威名,她们可是如雷贯耳,那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神、魔头!

    忽然,麻美木柰子看向水野素心,问道“素心,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水野素心道“东洲省的地下世界,由一个叫花姐的女人统治。在半个月前,花姐只是东方市的大佬,可其他地区的大佬,莫名失踪,并且手底下所有生意,都转让给了花姐。”

    “那也就是说,花姐是东洲省说一不二的地头蛇了?”麻美木柰子挑眉问道。

    “是的。”水野素心继续道“而且,最近因为生意骤然增加,人手不够,她还在各个地区招兵买马,有正规的应聘制度,也有暗中想要招一些混子看场子。”

    麻美木柰子轻哼一声“到底是不入流的地头蛇,都什么年月了,还玩老一套。既然她招兵买马,素心,暂时委屈你一下,混入花姐内部,取得她的信任,时机成熟,你便取而代之掌管东洲省的地下世界。”

    水野流依问道“雪女,负责统一地下世界,建立信息网的,是华夏古武世家和门派,怎么让素心来做这件事呢?”

    “逍遥派曾来过人,但失败了。既然华夏古武无能,我们何不借此机会,完成这个任务,也能让上面对我们刮目相看。”

    麻美木柰子目中精芒闪烁“能让逍遥派的人铩羽而归,那就说明,东方市一定有真龙存在,不过,我们无需和对方硬碰硬,只需控制了花姐,成为我们傀儡,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完成这个任务了。”

    “雪女英明。”水野素心道“明天我便找机会接近花姐,取得她的信任,掌握她的所有信息。”

    ……

    从七号别墅出来,李不凡立刻感觉到了一双充满愤怒的眼睛看着自己。

    抬眼一扫,李不凡便看到了盛诗缘正站在书房的窗前。见自己看了过去,竟然转身离开了。

    李不凡心里冷笑,这个自以为是的傲娇女人,刚才就看到自己去了七号别墅,心里一定以为,自己抱着女人去隔壁,是在故意气她。

    他是真有些头疼,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偏见,就那么深呢?

    回到家之后,李不凡直接去了楼上。路过盛诗缘书房的时候,他停顿了片刻,最后轻叹口气,迈步进了卧室,将自己泡在了浴缸里。

    既然处处看自己不顺眼,自己又何必一而再的去自讨没趣。

    而在书房中的盛诗缘,见到李不凡回家好半天了,按照以往的判断,这个混蛋,应该是端着热好的牛奶,贱兮兮的来找自己赔不是才对。怎么十分钟过去了,这个混蛋一点动静也没有?

    盛诗缘有些心烦意乱,根本无法静心工作。于是,她便出了书房,转而去了卧室。

    其实盛诗缘还不知道,自己回到卧室,潜意识是想看看,李不凡到底回没回来。

    当见到空空如也的卧室后,她的心里,又是失落,又是庆幸。

    失落的是,这个混蛋,可能回来之后就走了。让她庆幸的,则是李不凡因为走了,才没去找她。

    总之,这一刻盛诗缘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心烦意乱之下,盛诗缘拿起睡衣,便进了卫生间,将门锁上之后,就把衣服脱了。

    然而,就在这时,里面忽然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盛诗缘,你干嘛啊,脱的这么干净,是想跟老子洗鸳鸯浴么?”

    盛诗缘一惊,猛地转身,便见到李不凡一脸冷笑的看着她。

    “你……你怎么在这里?”盛诗缘又惊又怒,完全忘了白天自己下定的决心,不会再跟这个混蛋说一句话。

    “你这不明知故问么。你都看到我回家了,我又没去书房找你,卧室也没人,我当然是来洗澡了。”

    李不凡上下看了看盛诗缘那完美无瑕的身子,冷笑道“倒是你,一声不吭进来就脱衣服,是想通了,来和我洞房的么?”

    “不过抱歉,老子现在不想睡你了,色诱也没用。”李不凡一边说,一边贪婪的看着盛诗缘。

    气的盛诗缘娇躯乱颤,感受到对方那火辣的目光,连忙将睡衣套在身上。

    “李不凡,你就是个王八蛋,在外面风流不算,还把人都带到我家隔壁了,明目张胆的出双入对。现在回到家,你还羞辱我,我盛诗缘就那么好欺负么?”

    盛诗缘越说越委屈,气呼呼的道“更过分的是,你……你还嫌弃起我来了,我哪点不如你外面的那些野花?”

    李不凡被气乐了“盛诗缘你可真有意思,我想睡你的时候,你说我是流氓。我现在不想睡你了,你还不乐意了。”

    “是你不珍惜,还是你犯贱?”李不凡冷笑,继续道“你长的是不赖,但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如她们么,因为她们给我睡,心里有我。不像你,不给我睡不说,还看我不顺眼。”

    盛诗缘哑口无言。

    “还有盛诗缘,你知道一直拿热脸贴冷屁股是什么感受么?”李不凡目光灼灼“我是个男人,我也有尊严,我之所以让着你,迁就你,哄着你,不是我缺你不可,仅仅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爸你妈看着我们着急。”

    说完,李不凡起身,从浴缸里走了出来,拿起一旁的毛巾,旁若无人的擦着身体。

    盛诗缘正陷入李不凡的话语中,忽然见到这个家伙光溜溜的出来,俏脸立刻一红,娇叱道“李不凡你耍流氓!”

    “大姐,我在洗澡,是你闯进来不出去的,还怪我咯?”忽然,李不凡咧嘴邪笑,贼溜溜的看着盛诗缘“还是说,你看到了老子性感的身材,被迷住了,舍不得走了?或者有某种冲动,把持不住,想要老子满足你?”

    “你要真把持不住了,你可以色诱我的。”李不凡一本正经道“如果我意志坚定,你也可以尝试尝试钢管舞啊,脱衣舞之类的。说不定,看的我兴起也就会满足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