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穿越小说 >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 第133章 李不凡,你说我是石女?
    跟在后面的蔡德坤,嘴角一抽,双目喷火的看着李不凡,让你嘚瑟,等我得到盛诗缘,看我怎么收拾你!

    盛诗缘看到蔡德坤,立刻眉头皱起,眼神中,也带着厌恶。“

    蔡德坤,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立刻离开我的公司。”蔡

    德坤见盛诗缘如此不顾情面,而他也知道了对方的隐疾,当下也不再伪装了,直接开口道“盛诗缘,我知道你对请帖志在必得,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请帖包在我身上。否则,你即便散尽家财,我也不会让你得到请帖!”盛

    诗缘气的娇躯一颤,不用想就知道绝对没好事,昨天用药不成,今天就利用请帖来威逼利诱了。使得盛诗缘双目迸射着寒芒,如同两道锋利的冰刃,直刺蔡德坤。而

    不等盛诗缘说话,李不凡问道“啥条件?”

    李不凡有些纳闷,这货都信了盛诗缘是石女了,也不能睡,他还能有什么条件?

    “缘缘,你跟我订婚,我就给你请帖。”蔡德坤目光自信“而且,我保证,结了婚,我不会嫌弃你一丝一毫。一定会好好疼你、爱你。”盛

    诗缘一怔,嫌弃我?你

    凭什么嫌弃我?!

    盛诗缘气的娇躯颤抖“蔡德坤,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先用下三滥的手段给我下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今天竟然还想用请帖威胁我跟你结婚?”“

    你觉得,我盛诗缘会和你这种人在一起么?!”盛诗缘双手环胸,冷艳如高高在上的女王“就你这个追女人都靠催情药的人渣,还说不嫌弃我?谁给你的底气,让你说出这种话的?!”

    盛诗缘越是激动,蔡德坤越是肯定,盛诗缘就是石女,眼下不过是恼羞成怒而已。使得他忽略了,盛诗缘是怎么知道,自己下药一事。蔡

    德坤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李不凡,见到这泥腿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都不看他们,仿佛极为心虚一般。

    蔡德坤微微一笑“缘缘,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这么说。你不要自卑,也不要觉得难为情,只要你答应跟我订婚,神医一定会给你治好的。”李

    不凡若无其事的抽着烟,但却是在极力的憋着笑。这冤大头,还真特么够傻的了,自己随口说的也相信。盛

    诗缘狐疑的看了一眼李不凡,自己有怪病的事,除了父母之外,就是李不凡知道了。难道是这个混蛋,跟蔡德坤说了?

    可是,这个怪病,也不至于让自己自卑,让别人嫌弃啊?!

    使得盛诗缘冷哼一声“蔡德坤,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没有请帖,我也不会答应嫁给你!还有,该自卑的是你,不是我!”

    蔡德坤没想到这个女人,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同意。这也让他失去了耐心,直接冷哼开口“盛诗缘,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个石女,我也说了,不会嫌弃你,还会让神医给你治疗,你要是再不识抬举,就别怪我把这件事告诉新闻媒体!”

    “到时候,你这个天盛集团的明星总裁,东方市四大传奇女性之首,高不可攀的全民女神,就会沦为市民茶余饭后的笑话谈资了!”

    “你……你说什么?”盛诗缘先是一愣,接着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蔡德坤“你说我是石女?”

    蔡德坤冷笑道“如果你不是石女,你怎么对任何异性都冷冰冰的?怎么会在昨天,明明中了情花催情药,还能拒绝我?”事

    情到了这个地步,蔡德坤也是撕破脸了,下药之事,他也毫不顾忌的说出口了。

    “盛诗缘,乖乖答应我,我就守口如瓶。否则,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不仅你的形象毁了,就连你天盛集团的股份,也将暴跌。甚至还会一蹶不振。”盛

    诗缘要疯了,就因为这个,你就臆断我是石女?

    如果自己对谁都一脸笑容,那她这个管理着数百员工的大总裁,还有何威严?谁还会畏惧自己,自己还怎么管理公司?“

    蔡德坤,你要是再敢说一句,我就告你诽谤!”盛诗缘这回是真的气坏了,娇躯不停的颤抖,就连声音也充满了无法压制的怒气。

    如果可能,她真想狠狠的甩这个男人几巴掌!蔡

    德坤摇头轻叹,啧啧开口道“盛诗缘啊盛诗缘,事实如此,你告我有什么用呢。”随

    即,蔡德坤指着李不凡道“你这个山沟沟里来的傻弟弟,都已经把你的隐疾告诉我了,你就算不承认,就能改变事实了么?”

    “而且,你如果没有隐疾,为什么要联系我,帮你弄一张请帖。要知道,我们从毕了业,就没联系了。”蔡德坤自以为聪明无比的道“这一切的一切,不都说明了,你有隐疾么。而这个隐疾,就是石女!”瞬

    间,盛诗缘的目光落在了李不凡的身上。声音没有丝毫感情,仿佛寒风一般,凛冽刺骨“李不凡,是你跟他说的,我是石女么?”

    李不凡掐了烟头,干笑道“姐啊,我就是在逗他呢,谁知道这傻逼还真信了。”

    “要不,我削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我现在想削你!”盛诗缘真的气坏了,连用词都不知不觉跟李不凡一样了。我

    可是你老婆,你却跟别的男人说,自己的老婆是石女,你怎么能说的出口的呢?!“

    你别生气啊姐,这孙子来的时候套我话,问你有病么,我就琢磨着,他一定有啥阴谋。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他咋会露出狐狸尾巴呢。”李不凡一副我是为你着想的样子。

    可是,这事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那绝对不是解释就能消气的。

    盛诗缘虽然是个很优秀,很有聪明才干的一个女人,但她终归是个女人。使得这一刻,盛诗缘是真的杀了李不凡的心都有了。

    一旁的蔡德坤左右看看,一时间也有些摸不准了。但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却是说什么也不愿放弃的,使得他冷笑道“盛诗缘,不要以为你们这样演戏,就能糊弄我。我就问你,你答应,还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