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穿越小说 >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 第15章 和我洞房么?
    盛天放和单秀文见二人别别扭扭的进了屋子,都皱起了眉头。

    不等二人发问,李不凡笑着解释道“爸妈,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事,回来晚了。下次我再不回来,你们不用等我吃饭的。”

    “没事没事,年轻人有自己的事要做,爸妈都理解。”盛天放随后脸色一沉,不悦的看着盛诗缘“缘缘,快过来给不凡盛饭吃饭。”

    盛诗缘挣脱开李不凡的手,一边朝楼上走去,一边冰冷道“不吃了,气饱了!”

    李不凡笑道“没事爸,我出去没告诉她,跟我使小性子呢,我哄哄就好了。”

    “不用管她,让你妈说说她去,都结婚了,就该有个贤妻良母的样子!”盛天放给单秀文递了一个眼神,后者会意,便朝楼上去了。

    随后,盛天放拉着李不凡落座,道“不凡,缘缘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知道,你就是那九天上的神龙,和缘缘在一起,委屈你了。”

    李不凡笑着道“爸,都是一家人,说这话就远了。而且,我也没你说的那么优秀。”

    “孩子,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小姨把该说的都说了。”盛天放忽然话锋一转,道“缘缘从小就被我们惯坏了,以后如果再任性不懂事,你打一顿也没事,如果一顿解决不了,那就打两顿!”

    李不凡嘴角一抽,有这么当老丈人的么?

    唆使女婿打自己女儿?

    这也太特么彪悍了!

    “那个……爸,难道妈这么温柔贤淑,就是被你打出来的?”李不凡试探问道。

    “当然不是!”盛天放嘿嘿一笑“我的女人,我疼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打呢!”

    李不凡满头黑线,你的女人你知道疼,难道老子就不知道疼媳妇么?

    又闲聊了两句,见单秀文下来了,李不凡便去了楼上。

    来到卧室,盛诗缘正拿着一张画纸,神色专注而柔和。

    李不凡走到近前一看,画纸上是一个身穿白袍的蒙面男人,仗剑而立,气势凛然。

    李不凡脸色古怪,问道“你认识他?”

    “要你管!”盛诗缘连忙将画纸宝贝般的收起。

    李不凡坐在床头,冷笑道“这话说的,我是你老公,你当着我的面,看别的男人画像,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中?”

    盛诗缘一脚踹了过去,咬牙道“我不仅眼里没有你,心里也没有你,因为我喜欢的男人是他!”

    李不凡顺手将她白皙如玉的长腿抓在手中,一边抚摸,一边笑道“原来你有心上人了啊,说说,怎么认识的?”

    李不凡无比确定,这个蒙面男人,就是自己,可他也无比清楚,自己真的没有见过盛诗缘。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并喜欢自己的呢?

    小腿被摸让盛诗缘更为火大,一边挣脱,一边娇叱道“臭流氓,你给我松开!”

    李不凡猛然松开,使得盛诗缘用力过猛,从床上滚落在了地上。

    盛诗缘顿觉无比委屈“李不凡你就是个混蛋,我怎么认识的他,跟你无关!”

    李不凡沉吟片刻,怕是自己说出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以盛诗缘对自己厌恶的程度来看,也绝对不会相信了。

    “你既然有心上人了,那个孟楠又是怎么回事。有说有笑的,还那么护着。”李不凡躺在床上,问道。

    盛诗缘冷哼一声“要你管!”

    李不凡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自顾自道“孟楠不是什么好东西,离他远一点。对了,晚上我给他揍了,不是为了你,是因为他欺男霸女,老子看不惯。”

    “什么?你把孟楠给打了?”盛诗缘站起身来,指着李不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知不知道,孟楠很有背景,即便你认识花姐,也会遭到他的报复!”

    “不管他有什么背景,都不敢报复我,而且,明天他就会来公司找我,不过不是报复,而是道歉,求救。”李不凡自信一笑。

    盛诗缘要被气疯了,这个粗鲁的臭流氓,打了有红色背景的人,竟然还在这里吹牛。

    “李不凡,性命关天的,吹牛有意思么?你信不信,他想要你死,你就得死,他想要你生不如死,你想死都不可能!”

    李不凡掐灭烟头道“你说反了,是他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是可笑,如果孟楠真的找你求饶,我就……”

    李不凡眉头一挑“就怎样?和我洞房么?”

    在盛诗缘看来,孟楠找他求饶,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使得盛诗缘想也不想的道“可以!”

    “那咱们就一言为定!行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说完,李不凡直接闭上了双眼。

    “只怕你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盛诗缘见李不凡不吱声,跺脚道“你给我起来,今晚你睡地上!”

    看着死猪一般的李不凡,盛诗缘犹豫许久,还是睡在了地板上。

    等盛诗缘睡着的时候,李不凡起身摇头一笑,这娘们,对蒙面的自己,还挺贞烈的啊,在月经期间还睡在地上,也不怕着凉。

    另外,白天她那么护着孟楠,应该是担心对方的背景。看来,是自己误会她了。

    随即,李不凡轻手轻脚的将盛诗缘抱上了床,细心的给她小腹位置盖上薄毯。

    同一时间,孟楠正在医院,等着化验结果。

    在李不凡离开酒吧后,孟楠便要找人报复李不凡,但想到李不凡临走前的警告,让他决定,先来医院。

    如果化验没事的话,那么他发誓,一定要玩死李不凡!

    可若是真的得了艾滋,不管李不凡能不能救他,他也不会让李不凡好过!

    毕竟,他得了艾滋的事,已经在上流圈子传了开来。使得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大少,一夜之间,沦为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老鼠。

    次日一早,盛诗缘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心里颇为复杂。洗漱一番之后,盛诗缘便下楼朝外走去。

    正在吃早饭的李不凡立刻道“老婆吃饭啊。”

    “不吃了,公司有急事。车库有车,你一会自己去公司。”盛诗缘头也不回,出了屋子,便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王姐,给我定张国外机票,要一个小时之内就的!”

    盛天放和单秀文对此颇为不满,但李不凡耳聪目明,却是听到了盛诗缘的话。

    这个便宜老婆,看来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典型的外冷内热!

    李不凡吃过饭,便从车库开了一辆路虎去了公司。

    刚到公司,便被一个美女给拦住了。

    这个美女李不凡认识,叫王晓卉,是盛诗缘的秘书。

    “李先生,盛总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有重要的事。”

    李不凡点了点头,便去了盛诗缘的办公室。

    “老婆……”

    “别废话,这是去国外的机票,我知道你有护照,这还有一张银行卡,赶紧离开东方市,别说我见死不救!”盛诗缘直接打断李不凡的话。

    李不凡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是叫他躲着孟楠呢。

    “我都说没事了,你怎么连自己男人都不相信呢。”李不凡忽然眉头一挑“还是你反悔了,不想和我洞房?”

    盛诗缘见李不凡冥顽不灵,怒气冲冲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洞房?等你死了和鬼洞房去吧!”

    “我可没那么重口,我就想和你洞房。”李不凡再次伸手,掐了掐盛诗缘的脸蛋。

    盛诗缘一把打掉李不凡的手“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话声刚落,门外传来嘈杂。

    “孟先生,我们盛总有重要的事要处理,暂时不见客。”

    “孟先生,请您不要为难我……”

    “滚开!”

    声音由远及近,接着门被大力推开。

    孟楠和王晓卉先后走了进来。

    王晓卉歉意的看着盛诗缘“盛总……”

    “没事,你先出去吧。”盛诗缘打发走秘书,便对着脸色难看的孟楠道“孟总,合同的事不着急,何必一大早就过来呢。”

    孟楠看都没看盛诗缘,见到李不凡在这里,直接走了过来,神色狰狞而又疯狂“李不凡,你如果不救我,我就要你立刻死!”

    说话间,一支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李不凡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