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都市小说 > 重回80当大佬 > 第719章 爱好和平
    “合作愉快,顾,我是真没想到,你这次也算是帮了我不小的忙了。这样一来,我们摩托罗拉起码能抽调出3亿美金的资金,集中到铱星项目上。”

    三天的紧张谈判之后,随着法务团队拟出最终条款、签约仪式上双方正式落笔,克里斯高尔文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由发自内心地表示友好。

    “敬全球化大分工我么中国人就是本本分分,赚点制造业的辛苦钱罢了,而且是非常乐于一直扮演这种角色的。”顾骜回应了一句让美国人非常舒坦、站在美国人立场非常政治正确的话。

    此言自然是博得了包括克里斯高尔文和彼得彼得森在内,诸方势力美国人的好感。

    他们从这种话里,也不可能嗅出任何一星半点儿产业挖角空心化的危险。

    制造业多卑贱啊中国人想要拿走拿走别客气

    不过,克里斯因为真心拿顾骜当兄弟了,忍不住还是弄巧成拙地多劝了一句“顾,我看你也太谨慎了,口口声声跟我说资金链太紧张,一点都匀不出来,结果还有钱在半导体工艺上大包大揽这么多重资产投入。

    要我说,你不如再看看要不要分润两个铱星计划里的细分研究项目去投资投资,你在中国不是也当过无线通讯企业的老板的么,听说你还投了个去年才投产的通讯民企。

    我是看你够朋友才跟你说的,要是换个我看不上实力的合作伙伴,我绝对不跟他们说铱xgxiāng关的技术投资、让他们发点定向债就够看得起他们了。这是必赚的项目,我为什么要拿出利益分润给外人是吧”

    克里斯说着说着,掩饰不住内心的自大,就又开始吹嘘起铱星计划的“必赚不赔”美好前景了。

    在他看来,拉着别人给铱星计划做将来分红的投资,那是给对方极大的面子了。一般人没机会的,只配被rongzi,不配有资格投资。

    顾骜内心尴尬冷笑,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

    他知道,这次的合作要想成功,这最后一道试探的槛还是一定得过的。

    那就是,他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明他为什么看好半导体工艺比看好铱星计划更甚。

    为什么资金有限的时候,宁可投半导体工艺都不投铱星。

    如果给不出合理的解释,或者至少是铺垫。

    那么,未来苹果公司真的被坑的时候、或者是摩托罗拉的铱星计划最终失败的时候,肯定会有人来全面复盘、分析经验教训,然后意识到顾骜早有预谋的阴谋。

    或许到了那一刻,就算乔布斯或者高尔文家族反应过来了,也已经不能反咬顾骜。

    但顾骜毕竟还年轻呢,他才25周岁,未来一辈子的路长着呢。

    这种事情披露出来后,对他毕生的商誉是会有影响的,以后其他合作者跟他战略结盟时也会多个心眼儿,始终提防他,这对于他继续假装年轻率性、提升合作效率是不利的。

    所以,该圆的业界形象,还是得圆。

    幸好,顾骜跟对方已经谈判了好几天了。这段时间里,他把各种可能遇到的突发和质询都预演了一遍,所以想好了该如何回答这个质疑。

    顾骜一脸诚恳地劝说“克里斯,我也是拿你当兄弟,实话和你说吧,我觉得,半导体工艺这个领域,前景虽然远不如铱星计划成功后带来的利益那般大富大贵,但是好在稳妥。

    而铱星仰赖的很多外部大环境要素,我并不想去赌。我始终对未来五到十年,全球富豪的安全诉求烈度持保留态度。”

    他这么说,其实如果直接报结论的话,那就跟历史预言差不多了真要是露西亚嗝屁了,冷战结束,富人们的通讯安全和讯号保障需求烈度确实会降低至少八成。

    换句话说,冷战的时候肯为“末日生存装备”掏钱的有钱人,在冷战结束后,至少八成都不肯掏这个钱了。

    但顾骜知道,他哪怕直接报答案,克里斯高尔文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说不定还会哈哈一笑而过,觉得顾骜是瞎扯。因此只说结论不说分析过程,绝对不可能改变这一行业的历史。

    克里斯果然觉得完全没有道理“你这么坚持认为的理由呢总不能毫无根据铁口直断吧”

    顾骜叹了口气“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接受的是中国的外交学院的教育,走上了成功之路的,做人不能忘本。

    我在中国的外交学院读书时,入学的第一个学期,我最尊敬的老师,在当代国际关系课上,就说过伟人的一项伟大预言

    未来几十年的世界,和平发展是主流,基本不太可能爆发世界级的大规模战争。我们要韬光养晦,好好发展。

    我这些年来,也是一直秉持这一信念,指导自己的事业规划的。正如我们中方因为爱好和平,裁军何止百万这是对世界和平多大的贡献因为我们真心相信,世界会和平发展下去。

    如果真的爆发了核子战争,或者需要有钱人们因为恐慌性消费而为铱星计划买单,那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的事业根基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的祖国目前没有足够的战斗力,她因为爱好和平,几十年内也不会着力于发展战斗力,我还能去哪里

    我跟你不一样,你是美国人,我是中国人。如果世界大战爆发,美国是有实力保护自己的,你的生意基业不会有太大影响。而对我来说,世界大战爆发我就什么都没了,既然如此,我还为什么要为一项指望战争来确保高溢价的生意下重注呢”

    顾骜这一番鬼扯,表情和语气上当然是声情并茂的。

    尤其是说到当年大一刚进校的时候,韩婷在国际关系课上转述的高层远见卓识时,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一切看在克里斯高尔文眼里,也不得不感慨顾骜至少还是一个性情中人。

    他虽然奸诈,但毫无疑问是性情中人,这两点是不矛盾的。

    只要一个奸诈的人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奸诈,那他就是一个有底线的性情中人。

    而且,顾骜描述的理由,对中国人适用,可以解释中国企业家为什么不投铱星计划这种寄希望于国际威胁来抬高溢价的生意。同时,这个理由又对美国人不适用,丝毫不会影响美国人的建设决心。

    就像中国人在鼓吹“世界和平发展”时,真心诚意地裁军、缩减国防开支,并不会感染到美国人也这么干。

    相反美国人还会变本加厉地扩军、增加军备预算、投入更多科研研究更高效的杀人武器。

    “中国人民真是爱好和平啊,你们不愿意赚这种靠着威慑提升溢价的生意,罢了,我就不勉强了。最后,再次祝你新婚愉快,生意是做不完的,该去度蜜月了。”

    克里斯高尔文由衷地感叹,被顾骜的高风亮节和所表现出来的平等博爱所折服。

    “谢谢,说不定我会去美国度蜜月,有空再聊。”顾骜客气了几句,然后把铱星项目相关的美国客人送走。

    这些美国人当天就搭乘航班离开了香江,返回了美国。

    美国人走了之后,顾骜还在香积电总部的办公大楼,坚持捋了一下协议和进程表,工作到很晚才回家。

    这才是他新婚后的第三天,忙成这样,也算是勤奋楷模了。

    香积电的工厂设在沙头角开发区,所以办公区也在那一代,是一座沙头角和打鼓岭交界处的高层写字楼。

    那地方沿着打鼓岭山坡的余脉,地质比较坚固,适合起高楼,不至于跟沙头角开发区大部分的冲积砂岩地层那么疏松。同时又免于像打鼓岭半山那些新的楼盘,需要绕盘山路、出入不便。

    香积电在香江投产已经两年半了,周边配套开发俨然颇为不错。

    但明显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片区块跟香江十八区的其他十七区格格不入。从市区过来的高标准公路,至今只有一条从粉岭、上水过来的路。

    至于从主城区沿着沙田直接通往打鼓岭的高速公路,迟迟没有修建。

    这就意味着从主城区过来的人,要么就只能走老旧的山道;要么就只能忍受不是最快捷的直线,而是先往北到粉岭、再折向往东来打鼓岭和沙头角。

    香积电所在的开发区,反而在经济上和生活供需上,跟河对岸的内地特区唇齿相依。

    尤其最近这两年,从中英街开始,从特区那边直接修过来的宽阔平整沥青路,多了好几条,连带着边检口岸也多了两处,都是为了香积电和汉乐电子、以及其他特区微电子类配套产业链企业服务的。

    回家的路上,顾骜看得出来,他一手布局起来的这个开发区,正在成为香江的一块飞地,反而对河对岸的内地越来越多认同感。

    不过这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从今年开始,为了不走路况又差又绕路的破路,他只要来香积电视察或者开会,都得选择坐新买的直升机来。

    反而是从香积电去河对岸韩婷的汉乐电子谈事情时,可以随性点开个车。

    差距呀。

    只会越来越大。

    坐着直升机,直接从打鼓岭的办公总部飞回白加道顾园。从停机坪上下来,顾骜就等来了萧穗和米娜望眼欲穿的温柔迎候。

    “都谈妥了,放心吧,会好好陪你们过年、度蜜月的。不会再有打扰了。”顾骜诚恳地表态,说到做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