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228章 女伯爵的邀请
    入夜,不见星空的林海雪山一片漆黑,整座哨塔被简单的魔法符文保护起来,只有木制的窗板间透出许些微光。

    这样的画面,容易让人想起一片深海深处的守夜人灯塔,那时候真的是有点困难,不过还好熬了过来。

    柯尔-迈德维尔不大喜欢说话,如果没有交流的必要,他一路上都很少搭理其他人,只不过是埋头赶路而已。

    诺德人那边有兰登他们去打听记录了,陈咬钢便打算从魔法师的口中,再度了解狮子帝国的现状:“你不下去睡呀?哨塔顶楼可是很冷的,下面的墙壁好歹用料多一些,有隔温碎屑填充墙体的。”

    魔法师坐在一根圆木上,双手捧着一杯热茶:“只是一会儿没有关系,我好歹也是个学习魔法的人,这点寒冷我还能够应付得过来。因为咬钢团长想知道狮子帝国的近况,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躲在下面继续取暖过夜啊。”

    魔法师喝了一口热茶,缓缓吐气道:“团长大人,容我再次介绍一下,我是奥利西斯学院的欧贝克,你也许没有听说过这个学院的名字……但我确实曾在那里偷偷学习过2年,冒充一位遇难者的身份学习了2年。”

    “在狮子帝国旅行恰好是混沌之雨爆发前半年的事,作为一名三流魔法学院的三流学生,我本不应该抱有这么大的贪念,以为会了几手小花招,就敢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挑战帝王试炼迷宫。结果差点把小命送掉,真是好险。”

    陈咬钢搅拌着肉汤说道:“挑战帝王试炼迷宫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欧贝克撩了一下他并不浓密的头发:“只要成功通过试炼,得到先之帝王、正义女神和升华之殿的认可,不但可以开启殿堂之中的帝王宝库,还能够取得王族的赏识和聘用,得到免费进入帝王图书馆进修的权力。”

    “抱着那样的想法,我潜入了狮子帝国的王都,最后却发现我太天真……我完全低估了迷宫的大小,也低估了迷宫机关的复杂性。等我看到迷宫里被各种陷阱绞碎的肉沫,还有正在清理尸骸的怪物之后,我很没出息的逃跑了。”

    欧贝克的笑容有些尴尬:“狮子帝国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至少作为一名外乡人,我认为狮子帝国落魄得和一座废墟古城没有太多区别。老国王为了寻找机会,重新挑战迷宫却一去不复返,新的国王年纪不大,处处都要和宫廷大臣商量。”

    “怎么说呢,自从狮子帝国的领土从历史版图巅峰缩水到不足四分之一,这样的没落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因为依靠先代们留下来的遗产,所以暂时还能够维持国家的运作,相比较于其他领主来说,新国王显得相当客气。”

    陈咬钢和欧贝克聊了一阵,大致上了解了狮子帝国的具体状况:文化现状和印象里的差距不大,只是更加破败一点。像皇家树篱迷宫之类的存在都因为人手不够年久失修,逐渐长成了真正的迷宫,帝国内部状况的糟糕程度可想而知。

    欧贝克下去休息了,陈咬钢便打开翻译系统,检测着徐徐靠近的女伯爵信号。

    “真是性急啊,居然这么快就能够从地狱位面爬回流放之地,送上门来的肉,不去见一见倒是有几分可惜……”

    没等女伯爵靠近,陈咬钢就已经从哨塔顶部顺藤蔓滑下,静悄悄的接近了她的位置。

    女伯爵的容貌堪称一绝,但一把毫无感情的大剑抵住了她背心要害,迫使她举起双手站在原地:“好身法,一段时间不见,你还是如野兽一般敏锐,还没靠近就被你发现了呀。”

    “你竟然还敢出现?”陈咬钢佯装不知道,手里却释放出一股藤蔓束缚,将女伯爵牢牢的固定在树木之上。

    受到自然之力的加成,藤蔓迅速生长并出现木质化结构,短短几秒之内便形成了难以解开的缚身绳索。

    这可是山脉森林地带,德鲁伊的主场地盘之一,敢在自然密林之中偷袭德鲁伊,陈咬钢只能说女伯爵心里没…数。

    女伯爵怪叫道:“停手,别这么粗暴行吗?我是来谈条件的——你也看到了,我只不过是个刚刚复活的虚弱恶魔,我对你并不构成任何威胁,我是单独来见你的,绝对没有安排其他恶魔设法袭击你。”

    “德鲁伊和恶魔有什么条件可谈的?”陈咬钢并不领情,他正愁没肥料喂紫晶食腐藤,女伯爵这突然冒出来送骨灰化肥的,倒是正中下怀。

    女伯爵发现陈咬钢没有立即动手,语气立即缓和了许多:“听着,我从某些渠道得知了你的本质,我也知道了你的遭遇……不要脸的说一句,我并不是什么恶魔,而是全视之心的受害者。人类的先祖里本身就有恶魔血脉,我是被冤枉陷害的!”

    陈咬钢双手拄着大剑之柄,站在被缚女伯爵的面前,宽阔的肩膀撑起了厚实的披风,看起来像是一名等待执行的冷血刽子手:“和我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啊?你并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也不属于生者的世界,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多了去了,你杀的无辜平民也不在少数,要沉冤昭雪你应该去升华殿堂找判官聊聊,找德鲁伊聊有什么用?”

    说着,陈咬钢就要下手,想看看砍了女伯爵之后能混到多少经验,女伯爵却大声挣扎着叫停:“等一下,我们还可以聊聊,我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宝藏埋藏于世间,只要你愿意听我再说几句,我可以考虑告诉你!”

    “说。”陈咬钢收起了手。

    女伯爵笑道:“你并不愚蠢,你应该早就发现了,罗格守望的那群疯子并不拿你当人类看待,她们只是在利用你而已。就和曾经的我一样,当我还是领主的时候,我尽可能的满足人民的一切合理要求,可是当他们不需要我的时候,就直接找借口削弱我的势力,让我最终死于非命。”

    “你难道不觉得,那些愚民和千百年前一样,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对他们好,到底是谁在为他们流血又流泪吗?”

    “这样的人间是不值得的,你拥有恶魔的本质,而我也深刻的体会到了你的力量。既然那群该死的蠢货一直嫌弃你,一直怀疑你的身份,给你处处设下令人难堪的局面……你为什么还要坚持为人类服务?”

    “难道你真的要等到耗尽心血以后,再被自己人从背后一刀刺死的惨状吗?不,那样的命运太悲哀的,即使死去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彻底放下那段往事,既然那些蠢货从来不知道如何珍惜你……”

    女伯爵注视着陈咬钢的野兽之瞳:“为什么不考虑加入恶魔的阵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