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212章 那就全部拉下水
    夏娜,你算计我!

    要不是被大恶魔捅了一招现在伤势很严重,陈咬钢差点当场发飙。

    看到一众人的目光转向这里,陈咬钢的心情宛如吃了一大口屎一样,简直是恶心得说不出话:刚刚打完BOSS就开始玩血统验货,故意挑到一个最敏感的话题开始找借口,还用一脸震惊无辜的表情看着自己。

    没想到血腥女伯爵的预言成真,陈咬钢还没摸到自己想要的物资,下一秒就成为了全视之心的受害者。要不是他知道人类先祖的历史,只怕也和女伯爵一样,刚刚到了荣耀加冕的时候,就被这黄金大核桃一句话给打落谷底

    “怎么会……你怎么可能是恶魔?”夏娜的表情有些呆滞,似乎还沉浸在信息带来的震撼之中。

    就连其他人也被夏娜一波操作带歪,开始怀疑的打量受伤的陈咬钢:“他竟然是恶魔吗?全视之心的回答难道……”

    “他一路潜伏在我们身边这么久到底想做什么?他的第2个问题是什么,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公开挑明?”

    “不可能吧!组织我们杀了一名大恶魔的勇士,竟然是隐藏起来的另一名恶魔,他已经打入我们的内部!”

    就连正在帮陈咬钢治疗的科力多和雷欧克也停下了手:“不会吧,陈,难道全视之心说的是真的吗?”

    阿蕾菈被夹在中间,急得满头大汗,就连她也没有想到,夏娜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问出这种引起严重矛盾的问题:“大家冷静一下,这可能是个误会,夏娜你重新阐述一下你的问题,这可能是有某些词语和表达问题引起了误解……”

    眼下的唯一出路是改变策略,把罗格姐妹的信仰和梦想彻底击碎,即使这会造成不可预期的后果,陈咬钢:“阿蕾菈,不必多说了。全视之心,我以第3次机会询问一件事情,罗格姐妹-夏娜的先祖,是否拥有恶魔血脉?”

    收到询问,全视之心嗡然作响给出答案:“夏娜的先祖,拥有恶魔血脉。夏娜的身上,也隐藏着沉睡的恶魔潜能。”

    夏娜浑身一抖,全场再度哗然。

    夏娜大声尖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质疑我才是恶魔吗!我为罗格姐妹和心眼修女付出了这么多,舍弃了这么多,你居然怀疑我的身份和血统!”

    陈咬钢面无表情的说道:“刚刚你说的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一到战斗结束就开始强调血统身份问题,你到底是付不起佣金还是打算趁机杀人灭口。”

    “据我所知,历史上的血腥女伯爵,就是因为全视之心‘验出恶魔血统’才被打入异端。你是全视之心的信徒,你在整场战斗期间几乎没有任何功劳和建树,你莫名其妙跳出来的验证行为,是想让其他人趁机杀掉我吗?”

    “科力多,雷欧克,你们是我的蛮族兄弟,我们一路走来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这次情况非常特殊,拜托你们将这次询问机会借给我好不好?反正只要再挑战一次殿堂,询问的机会几乎是无限的,只是这次情况紧急,请务必再相信我一次。”

    科力多和雷欧克对视一眼,随之点头道:“好,我们愿意相信你。”

    于是陈咬钢借助两人之口,再度提问道:“全视之心,心眼修女阿蕾菈的身上是否拥有恶魔血统?”

    全视之心再度给出答案:“心眼修女阿蕾菈拥有恶魔血统,她和夏娜一样,体内隐藏着沉睡的恶魔之力。”

    “陈……”阿蕾菈还想争辩什么,陈咬钢却一意孤行,将所有人推入了最为恐怖的噩梦之中。

    “全视之心,在场的全部挑战者身上,有谁是没有恶魔血统的?”

    全视之心一击必杀,它直接给出终极答案:“在场的每一位挑战者身上都存在恶魔血统,你们既是沉睡中的天使,也是被封印着的恶魔。你们在自我内心对善与恶的选择,将决定你们的走向与终极形态,如果你们决定释放自身的黑暗面……人类将与恶魔无异。”

    几名圣殿骑士在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忽然彼此交换眼神,话到嘴边的他们忍住了发言的冲动,选择了继续沉默。

    听到如此直戳要害的回答,夏娜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她喃喃自语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可能都是恶魔的后代,我们竭尽全力去修炼也排除不了人性黑暗面的真正原因,难道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恶魔吗?”

    “这实在太荒谬了,一定是哪里不对啊,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才会变成这样!全视之心,我还想知道……”

    全视之心:“很抱歉,挑战者,这次你的挑战表现实属差劲垫底,你必须重新挑战全视殿堂才能获取询问机会。”

    夏娜满脸慌乱,眼眶中满是泪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这种让人绝望的真相!难道我们十几年来拼搏奋斗的一切,我们穷尽一生也想追求的纯粹斗志,我们的全视之心,我们的纯洁信仰,竟然只是一场自相矛盾的笑话吗!”

    “怪不得罗格姐妹容易堕落,怪不得全视殿堂之中有骨灰女人这样的可怕存在!”

    “原来我们体内就有恶魔,我们亲手创造出了更多恶魔,我们才是孕育一切邪恶源头的存在,我们只能自杀……”

    被陈咬钢借着全视之心的名义狂怼一波,在场的冒险者们顿时舒了口气,纷纷捂着鼻子笑了起来:“哈哈哈,我就说嘛,这种奇怪的问答游戏肯定是不靠谱的,要是我们都是恶魔,世界变成这样岂不是理所当然的狗咬狗吗?”

    “全视之心一定被恶魔入侵污染了,或者它的回答干脆就不准确,太令人羞愧了,我们居然相信这样一件破玩意儿。”

    “难道残暴的恶魔强X了我的远古先祖,我就有了恶魔血统?这太荒谬了,血统验证不是这么玩的吧!”

    “我曾经听说过,狮子帝国的帝王曾经因为神圣血脉的传承问题陷入苦恼,最终却是通过挑战帝王迷宫来选拔王位继承人。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不能再用简单粗暴的血统判定方式评估善恶好坏,如此狭隘肯定是有问题的。”

    “怪不得罗格姐妹和心眼修女逐渐没落,别说什么王权贵族打压,就你们这自相矛盾的鬼样子,你们自己的问题最大!”

    陈咬钢拄着大剑忍痛走到通道附近,一巴掌抽飞了夏娜:“你他娘的在发什么疯呢,没这颗黄金大核桃你活不下去吗?”

    “等等啊,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凯拉和寇娜刚刚赶过来,没能亲眼见证夏娜的信仰当场破灭,面如死灰的悲哀模样。

    尴尬至极的阿蕾菈,只能跑到一边扶起夏娜帮她说好:“真的非常对不起,让你们看见了如此失态的场面。关于全视之心和修道院的事情我会总结之后和大家说明,大家都冷静一点,至少我们现在还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