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192章 杀手锏
    派蒂激活了符文结界,森林中的魔法荆棘不断扩张肆虐,原本静谧的雪泡森林立即出现骚动,许多惊慌失措的野兽和怪物狂奔而出,陈咬钢立即指挥队伍进行战斗。

    “停!全体成员以我为基准开始,保持防御格挡形态收缩阵形,保持前窄后宽!”

    “那些怪物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要主动和它们发生冲突,森林里爆发灾难,多种不同的动物一起逃跑也不奇怪。”

    “凯拉,在最外围布置冰墙或冰盾,不需要全方位保护,优先挡住两翼就行。”

    陈咬钢甩出几团藤蔓球,迅速将大约300人的阵形划分组织完毕。300人说多也不多,若是集中站在学校操场上,其实也就那么一片。只要保持阵形密度,不让怪物轻易冲散,这些逃难的怪物便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常规野兽们都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若是发现自己不是敌人的对手,许多野兽其实比人类更加懂得爱惜生命。

    片刻之后,川流不息的怪物消失在森林的另一头。

    夏娜等人一脸晦气的回来了,正准备交换一番情报,却是所有人浑身一抖,全身鸡皮疙瘩炸起。

    一种被人偷窥的异常恶心感,让每个人都不自觉的缩起了脖子。

    阿蕾菈从长袖之中取出一包粉尘撒向空中,被种被人监视的感觉立即消失:“那些恶魔肯定接近最后的防线了,它们正打算利用全视之心锁定一切威胁,我们必须加快赶路。”

    夏娜忍着烦躁与愤怒说道:“派蒂和她的同伙逃跑了,她们似乎得到了某些遗迹里的东西,竟然启动了雪泡森林里的古代魔法。这些魔法原本是对付古代卡鲁族人用的,没想到这股力量仍未消失,甚至被她用来对付我们了!”

    陈咬钢拿出雪泡森林的地图,既然关键剧情会在没有任何玩家的情况下触发,早就准备好了的地图也可以派上用场:“没关系,那些魔法屏障只是历史上的遗留问题,肯定是她从费尔伦敦的遗迹里找到了某些线索才激活启动的。”

    “刚才你们交手的时候,我已经派遣我的风暴乌鸦调查过这片区域。虽然魔法屏障的范围比较宽广,但是仍然有几处关键的缺口可以允许通行,我们不必绕远路也能穿过。”

    夏娜的手下将一叠报告交到陈咬钢面前:“这是从伪神之主的信徒身上搜刮到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也许你能从里面找出什么秘密。”

    夏娜命令队伍重新前进:“幸好这次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不能再拖了,大伙听着,我们现在要争取在入夜之前进入修道院。简单清点一下行李物品,尽快启程吧。”

    阿蕾菈在队伍中施展魔法传音,用温和的语言与心眼学派独特的精神力量,安抚着每个人:“夏娜说得没错,入夜以后恶魔的实力还会增强。但是靠近山脉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安全了,一会儿上山我们要小心滚石陷阱,心眼修道院被恶魔占据了如此之久,那些狡猾的混蛋肯定会设法在山道上伏击的。”

    “接下来我会施展恶意感知法术,随时为团队提供预警,请各位注意收敛自己的杀意,有矛盾也请尽量告诉我们。我们便是狮子帝国西境最后的有生力量了,要是我们的团队开始内讧,我们的家乡也会陷入……”

    在阿蕾菈的竭力鼓励之下,一支饱经风霜的队伍再度沉闷启程。

    陈咬钢翻开资料,故作认真的扫了几眼,实际上翻译系统已经帮他总结出了具体内容:“他们应该是打算利用全视之心来寻找奇术的秘密,根据那本奇术师日志留下的线索,搞不好她们正在计划着让奇术的力量复辟。”

    寇娜跟在他身边说道:“我这些日子做过不少噩梦,每次我都会梦见我的铁匠工坊被恶魔占领了,有一名无比高大的恶魔占据了我的锻造台,它打造出各种可怕的恶魔兵器,不断强化恶魔军队的团队武装。”

    陈咬钢把资料交给寇娜:“你觉得那场梦是真的?”

    寇娜点点头:“学习过心眼魔法的人,并得到全视之心祝福的修行者,偶尔是会出现这种无法控制的预知梦。我将梦境里的一切记录下来,与现在发生的事情做对比,我感觉那些梦境非常真实,有可能是全视之心正在指引我。”

    陈咬钢抚摸着收纳戒指,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凯拉处理一下另一只海神之眼的问题,要是修道院里的恶魔又是不讲道理的战斗力增强,有一名强力打手肯定会比没有好。

    “凯拉,借一步说话,我有一个计划想和你聊聊……”陈咬钢刻意放慢速度,和凯拉渐渐落到了队伍的末尾。

    独眼凯拉认真思考了片刻:“你的想法不无道理,我的力量和它的力量几乎是同源的,这导致我根本无法彻底杀死它,只能把它的灵魂封入了海神之眼。用驱逐水分的办法,让它的身体失去水分与活性。”

    “现在看来,这家伙应该是没那么容易死掉的,你的藤蔓恐怕也是这种情况,在吸收了海妖的残魂之后产生了特异性的魔力畸变。要是你打算把那家伙放出来,我们必须拥有能够约束它的契约才行,否则被它当场倒戈,我们可就回不去了。”

    陈咬钢把海神之眼交给独眼凯拉:“没事,按我说的做,我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既然这名冒牌海神,曾经和人类合作过,我想它应该清楚如何与我们进行交易。”

    “要是它不答应呢?”

    “那就让它再死一遍,反正它的躯壳也被封印收纳在海神之眼里,想逃跑也是不可能的。”

    陈咬钢说着,取出了一大捆粽子造型的炼金炸药:“你觉得如何?”

    片刻之后,那只巨大的畸形“螃蟹”,在水系魔力的沐浴之下渐渐复苏。

    赤红的蟹壳渐渐变成墨青色,就连腹下绒毛之中的无数短足,也开始令人不适的重新蹿动起来。

    然而海神并没有获得它想象中的自由,它苏醒的第一件事,便是发现自己身上又绑满了奇怪炼金炸药。

    可恶的德鲁伊和早已完成家暴的老婆正在自己的头上,举着火把对它微笑:“你醒啦?该起床加班了!”

    “蟹老板,我们这儿正好有一件正义的大事想请你帮忙,请问你是准备接受我们的请求,还是打算……再爽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