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182章 执念,解脱
    “真麻烦,那毒刺上还刮着内脏碎片是什么情况,难道它已经吃掉了许多受害者?”

    独眼凯拉操纵水雾扩张,同时不断留下水分身,观察着蝎子恶魔的攻击规律。

    可惜蝎子恶魔毕竟不是什么关底BOSS,它的状态再好,也挡不住满值符文之语武器的攻击。

    一支支雷电箭矢破空而至,将蝎子恶魔射得龇牙咧嘴,大声痛吼。当它扭头去追陈咬钢的时候,独眼凯拉就会掏出药剂瓶,迅速补充损失的法力与体力。

    “好痒,好痒啊!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只是你眼中的繁殖工具吗,我要杀光你们,杀光你们!”

    蝎子恶魔大钳横挥,陈咬钢利用跳跃和藤蔓钩索不断拉扯闪避。

    蝎子恶魔越是挣扎攻击,越是疯狂暴怒,就会加快红火蚁毒素的生效速度。这样的拉扯拖延仅仅是持续了几分钟,他的双臂与腰肢的断口处,便已布满恶心而肿胀的水泡。

    陈咬钢正是利用了他失去人类双手的特性,让他在忍不住那疯狂的瘙痒之时,尝试用钳手去挠痒。”

    陈咬钢边跑边放箭:“想挠就挠啊,本来就不是你的躯体,切断那部分就不会痒。”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为什么不听使唤,好痒!”

    蝎子恶魔追不到速度飞快的陈咬钢,扭头又去攻击独眼凯拉,他逐渐学会用钳手格挡攻击,并利用节肢多足的下半身抓墙追击。

    “你们这些疯子,砍断我的手脚杀死我的儿子,做成腌肉放进我的坛子里,我不甘心,我不能平静下来,啊啊啊啊!!”

    “这家伙真难搞!”独眼凯拉的脸色有些苍白,失去海妖诅咒以后,她的实力确实迅速下降。

    “再等等,积累的红火蚁毒素已经开始生效了,他的呼吸频率已经提高很多了,再拖一会儿他就会死!”

    陈咬钢拉出满蓄力的箭矢,一击命中蝎子恶魔的后腰脊椎。

    暴躁的电火花闪过,恶魔浑身痉挛抽搐,独眼凯拉趁机释放冰冻魔法,将它的肩膀部分牢牢的冻住。

    等到蝎子恶魔挣脱控制效果,陈咬钢则使用火焰箭矢进行攻击,让它的肩膀部分溃烂得更加严重。

    然而就在蝎子恶魔逐渐落入下风,眼看着快要被陈咬钢和独眼凯拉风筝致死的时候,迷雾中却跑出几道人影。

    一道金色的光之箭矢飞射而过,其中一人在翻滚闪避的时候被射中手腕,十分狼狈的歪到一旁。

    如果陈咬钢没有看错,那应该是圣职者的圣光射击才对。

    陈咬钢的暗影胸针立即响起:“船长,遗迹之中冲出了一群怪人,有人施展闪光爆震魔法将守卫都击晕了,他们往你们的战场逃过去了!”

    “妈的,臭女人,我看你往哪里跑!”马恩德雷气势汹汹的狂奔而来,势必要将这心怀不轨的女人杀之而后快。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把符文钥匙交出来,我可以不计较你的私自行动。这份功劳应该属于我,我为此谋划了如此之久,不可能白白便宜你的!”

    但是在派蒂扭头的一瞬间,马恩德雷却忽然觉得浑身一阵酥麻,他一手挡住眼睛,一手捂住裤-裆,破口大骂:“臭杂-种,你竟敢用我教你的力量来对老子!给我上,把她的衣服给我撕了!”

    “恶心的死变态,我才不要当你手下。”眼看着食尸鬼狂奔而至,派蒂捂着手腕,迅速溜进断墙之后。

    “是薇妮雅?”即使她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像是一名刺客,独眼凯拉立即认出那个扑倒的女人。

    “真麻烦……”陈咬钢皱起眉头,他原本是打算等到砍完BOSS,再慢慢的去处理遗迹探索的事情,结果这帮人窝里斗的打出来了,立即就把战场搅得一团糟。

    在2名有限的可攻击目标下,陈咬钢和独眼凯拉可以保持节奏,张弛有度的消耗蝎子恶魔的生命。可是一旦攻击目标增多,陈咬钢便无法判断蝎子恶魔接下来的攻击对象,有些BOSS是单挑比群殴好打,就是这个道理。

    眼看着食尸鬼扑入室内,派蒂再度施展魅惑魔眼,再度翻窗跳出:“蠢货,你以为你比我更强吗!没想到吧,我其实早就可以覆盖你的心灵控制了,食尸鬼,给我干掉他!”

    “可恶,我果然早该杀了你!”马恩德雷气急败坏,他完全没想到,在带派蒂领略了伪神之主的秘密旨意以后,她竟然打算越过自己,直接为伪神之主服务。

    “马恩德雷,救我!”蝎子恶魔抓住了马恩德雷的助手,发疯一般剪断他的胳膊和大腿,然后把那失去手脚的人儿一把塞进陶土罐子。

    “女人,又是女人的味道!你到底享用过多少男人,你浑身都是那恶心的恶臭啊!你为什么背叛我,我要杀了你!”

    “又是这家伙,它竟然没死吗!”派蒂大吃一惊,她本来就不擅长正面战斗,最多是依靠幻术限制或者控制敌人,被这种不吃控制的发狂恶魔盯上,她竟然一时间毫无办法。

    地板震动,派蒂整个人一沉,直接落入了坍塌的地窖之中。

    “快把符文钥匙给我,只要你仍然愿意和我合作,我就愿意出手救你!”

    “做你的恶臭淫-梦去吧!”派蒂疯狂的挣扎着,抱着符文钥匙就是不撒手,绝望之际她看见了陈咬钢和独眼凯拉。

    不知为何,她的内心产生了一丝悲哀的动摇,慌乱之中的下意识动作,竟然是立即用兜帽挡住自己的脸。

    “薇妮雅!”陈咬钢的吼声传来,那一瞬间,派蒂觉得内心的所有痛苦和欢愉都重新熟悉了。

    不,不要,我已经回不去了!不要看见我这么丑陋恶心的模样!

    太迟了,忘掉过去吧!明明都把东西给你了,你为什么没有忘记我!虽然,感到一丝没有被遗忘被抛弃的高兴,可是比起被记住,现在的我和人渣有什么区别!

    只有得到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够改变命运,除了效忠于伪神之主,我已没有别的选择……

    “野蛮人?看起来你认错人了,我可不叫什么薇妮雅,不过既然你在这里……”

    脑海中念头闪过,派蒂嘴角露出一抹恼怒又悲哀的苦笑,她忽然将符文钥匙扔向陈咬钢,转身就遁入暗影:“哈哈!一帮无知的蠢货,反正已经拿到关键情报,老娘可要开溜了!你们就和那头怪物尽情跳舞吧!”

    “……”陈咬钢的视线与马恩德雷对视,霎那间,双方都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

    在短暂的延迟之后,陈咬钢便以正当防卫的理由把马恩德雷打了个半死。

    而独眼凯拉,也顺手放出一道冰刺,将步入绝路的蝎子恶魔穿心击杀。

    “她走了?”独眼凯拉驱散迷雾,不用多说,那些守卫肯定会被她的幻术魔眼反倒,然后被她逃之夭夭。

    “我给过她机会。”陈咬钢从马恩德雷身上找出另外2枚符文钥匙,轻轻的将其组合在一起,只要有这件道具,探索古代亚马逊的遗迹便不再是问题。

    “终于,不痒了……”蝎子恶魔发出一声低沉的傻笑,片刻的放血之后,呼吸与心跳彻底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