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162章 接近
    “!”熟睡中的派蒂,忽然睁开眼睛,她惊慌失措的想要下床,却是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将她的肩膀轻轻搂住。

    马恩德雷的笑容显得有些迷乱,粗糙的胸毛在肚兜的侧面好不安分的摩擦着,带来一阵阵畜生般的冲动与热量:“怎么了,我的好徒弟?我的储备还未溢出,你的魔力还未恢复,大晚上的你要跑到哪里去?”

    派蒂不知道是自己的幻术真的成功了,还是自身已经受到了他的控制力量,她只能按照原计划行事:“有人摧毁了我的幻术屏障!两天前靠近河道的那座营地,我施加的幻术已经失效了!”

    马恩德雷满眼宠溺的摁住了她汗湿的秀发:“那又有什么关系?一群自不量力的冒险者而已,妨碍我们追求真理的人,最终都会被我们秘密处决。”

    “羊群就该有羊群的模样,我们这群圣职者,是绝对不会给其他人添麻烦的。”

    “你还想继续吗?来,打开你紧紧封锁的心门,让我来为你补充魔力……”

    派蒂推掉了马恩德雷的爪子,迅速钻出被子套上衣服,捂着小腹说道:“抱歉,我今天可能不太方便……”

    马恩德雷瞳孔微缩,扫兴且不耐烦的冷哼道:“出去左手边的补给帐篷里还有干净的棉布,既然你身体欠佳,今晚的仪式就算了。记得洗干净再睡觉,要不然你今晚就呆在外面睡吧。”

    “知道了。”派蒂轻描淡写的敷衍了回去,她走入补给帐篷,无声的整理着自己的行李与材料。

    物资补给上有圣殿骑士团的符文封印,要知道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直接去碰,立即就会被发觉不妙。

    更扫兴的是,在派蒂离开之后,马恩德雷的助手就走进了帐篷,两人玩得床铺吱呀乱响。

    从那名助手的眼中,派蒂看到很多很无聊的东西,她并不知道那是嫉妒的滋味,还是疯狂盛放的占有欲。

    只是随着越来越了解马恩德雷,派蒂对他的厌恶就越来越强烈。她渴望了解奇术宝石的真相,渴望得到改变命运的力量,并最终在神主那里得到一席之地,而不是成为马恩德雷的私人物品。

    直到几分钟后,马恩德雷的粗喘声渐渐平息:“喂,站在外面的婊-子,你还没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吗?过来,我有任务要交给你!”

    “马恩德雷大人,谨遵您的吩咐。”

    马恩德雷的助手站在床边,眼神怪异的空洞,笑声却很忠诚饱满:“既然你的幻术屏障已被破坏,擦屁股的事就交给你自己去处理吧。”

    “普通人没办法突破的亚马逊古代遗迹,依靠最新的试验成果是否可以办到呢?横竖都是粗制滥造的消耗品,派它们去善后,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

    接着,马恩德雷的助手向前走了一步:“怎么,看你那不耐烦的眼神,是没听懂我传达的旨意吗?”

    “知道了,我不会和你抢那种功劳,你也不需要提醒我两次。”

    派蒂穿上衣服,操纵着一群食尸鬼消失在夜色之中。

    她并没有向河道靠近,而是独自背着行李,向着其他遗迹节点快速靠近:“开启大门需要三枚特定道具,硬闯古代亚马逊的遗迹,再怎么想办法也不可能拿到那件道具。那里的机关正在吸收流星碎片的力量,几乎无法耗尽机关的力量。”

    “换句话说,拿到钥匙便意味着掌握话语权。想要取代马恩德雷那个混蛋,我必须想办法拿到一枚钥匙才有谈判的资本,否则我也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被人利用,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真是个心理扭曲的疯子啊,察觉自己的部下超越自己,体会到了什么‘极致的快乐’,竟然就恼羞成怒的将他们赶走了。啧,明明那个蠢货长着一副很好利用的样子,现在我也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不过,用那一副炼金配方融化奇术宝石,将其注入到活物体内,真的能够得到力量吗?”

    ……

    “呵,你们回来得可真快啊,我才刚刚把手头的工作弄完,结果你们又有东西让我写调查报告了?”

    “说真的,你们这些男人脑子里就只有荣誉和威望吗?拜托……那种东西都是王室编造出来骗人卖命的,要是你的功劳威望大到足以威胁到他们的统治权,他们第一个要砍的就是你。”

    独眼凯拉双手枕着脑袋,皮靴搁到桌上,这件任务和她并没有密切的利益关系,所以她满脸都写着消极怠工。

    陈咬钢把衣服和食尸鬼组织的碎屑,用空瓶封装着放入柜台:“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对帝国内政毫无兴趣,我和领主的关系只有互相利用。”

    “我一个野蛮人,是不可能去竞争帝国王位的。”

    独眼凯拉妖异的笑道:“哈,不想当国王的战士可不是什么好将军。毕竟有些位置上的人,永远只能有一个,所以有些矛盾冲突是无法避免的,与其像这样装傻逃避,我们还不如留在罗格守望里吃喝快活呢。”

    “不消灭恶魔,我就无法回家,要是你能把我直接传送到北方圣山,我倒也愿意省点力气袖手旁观。”

    独眼凯拉笑道:“那你是想回到部落里去竞选大酋长了?”

    陈咬钢有些无语,他知道独眼凯拉的海盗毛病已经不可挽回的复发了:这个女人虽然能做朋友,但她对权力和地位的嗅觉实在是太过敏锐,即便陈咬钢没有那些令人蛋疼的打算,她也会不由自主的把话题往那边引。

    独眼凯拉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好啦,不逗你们了,你这男人也真是的,明明和你开玩笑却板着那张脸。”

    “根据之前的斥候情报,以及我们遇到的麻烦事,我的分析结论是……那名传说中的斗技之王索拉刚,已经重新回到了费尔伦敦,像传说中的恶魔女伯爵一样,成为了费尔伦敦的主宰。”

    独眼凯拉瞳孔微缩:“考虑到我们的特殊身份,以及砍死他海妖老婆的事情,我并不觉得这是能够依靠交流解决的麻烦。那些死掉的失踪的人都重新现世……对我们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