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29章 疯狂的终结
    已经回想起一切的夜鸦,陷入了无比的痛苦与挣扎。

    她憎恨那些辜负英雄血液的饭桶,那些永远不知道珍惜和平的人,一定要得到应有的制裁!

    可她也绝望地发现了这个惨痛的事实她的补救徒劳无功,她想带着罗格姐妹去证明自己,去重新拯救世界,却最终证明那是个能力不足的笑话。她害死了信任她的所有人,还恬不知耻地渴望救赎,逼得这个后辈想方设法来除掉她。

    那把银妆刀,便是当初夜鸦在修道院立下誓言,亲自注入了至高虔诚与纯粹的武器!

    陈咬钢的匕首也捅进了她的肚子,哪怕夜鸦现在开始变身转化,也必定要承受这两波要害偷袭的致命伤害。

    一层层皮肤脱落,露出夜鸦恐怖的干瘪面容,与银妆刀的圣洁力量剧烈的抗争着,一道道闪电向四面扩张,让接触到的骷髅与亡灵瞬间崩塌安息,只有夜鸦还在绝望地挣扎着“不,你们都背叛我!啊啊啊啊!!!”

    “愚蠢的凡人,你们的刺杀毫无意义,我会杀光你们这些窝里斗的废物,再从恶魔的手里夺回世界!到了那时候,我会杀光所有持有异议的人,建造一个绝对没有分歧的理想王国!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能够理解我的苦心!”

    “呵呵呵哈哈哈哈!看啊,看啊,即使你们刺穿我的要害,我仍然能够轻松说话!混沌之主的流星将我从长眠中唤醒,地狱噩梦的痛苦教我操纵世界,这就是我全新的力量啊!你们这些叛徒,准备接受我的怒火!”

    “快,想办法干掉她!”陈咬钢知道那圣洁闪电不会对活人造成伤害,他的生命值正在不断恢复,当即拼命钳制夜鸦的双手,阻止她施展任何技能。

    “我——压——不——住——她啊!”夏娜拼命按住银妆刀,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上面,拼命阻止银妆刀的反向迸出。

    夜鸦惨叫挣扎着,奈何附近一具可以使用的尸体都没有,被魔力净化的尸骨已经开始自动消散,她的种种手段都施展不出。

    然而夜鸦根本就不知道,在夏娜动手的时候,陈咬钢早就冲来冲去地把怪物拉好了位置,绝对不会给她反击利用的可能性。先把她带到怪物中心,再利用剧情刀具,一波净化掉所有喽啰,这样可以极大幅度地避免夜鸦boss召唤小怪!

    “混账东西,立即放手!难道你很喜欢那些永远互相杀戮的废物吗!是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邪恶,是她们给这个世界带来永不平息的复仇怒火啊!除掉那些废物,只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滚开!”

    夜鸦不愧是boss级别,刚刚感到她手头的冰冷魔力,陈咬钢就果断松开对方,握紧双拳护身格挡,却还是被一股冰风暴震得飞了出去。

    卧了个大槽,一招小技能推波打掉老子36的生命值!虚拟游戏的boss都没你这么过分啊!

    陈咬钢浑身几乎散架,这回是真的痛到吐血,就算他事先喝了药剂,又在生命值恢复到最佳状态的时候成功演戏下手,也差点被夜鸦一招拍蒙过去。现在真实伤害还在持续,陈咬钢只能拼了老命地拉起大弓和重箭,瞄准夜鸦的脑袋射去。

    一箭!射穿夜鸦的左眼。

    两箭!射瞎夜鸦的右眼。

    三箭!精准地命中夜鸦的咽喉!这boss伤害高到恐怖,除了立即爆发伤害弄死她,不然死的绝对是陈咬钢!

    第四箭刚刚脱手而去,另一股魔力寒流躲无可躲地撞到陈咬钢,让他生命值狂掉52。剧烈的痛苦几乎击穿骨髓,整个人被轰到了骷髅堆里就没了动静。

    眼看着易伤诅咒成功触发的一瞬间,夏娜感觉银妆刀一下子势如破竹地往脑核刺去,而夜鸦也猛地发现大势已去,在那股诅咒力量的作用下,她的生命在飞速流逝,她做梦都没想到,有人居然敢拿诅咒对付她!

    “不!我不可能死,等等……我真该死?啊啊啊啊!!!”银妆刀犹如磁铁一般被吸进了夜鸦的脑核,夏娜立即被挣扎的夜鸦摔了出去。她发现夜鸦的力量开始暴走,整个陵墓都在震动,一股白光冲上陷坑,引发了连续的塌方。

    “陈!”夏娜发现陈咬钢扑倒在血泊里,知道他已经没有力量再去创造奇迹了,慌乱之中左看右找,陵墓之中竟然没有一处地方快要躲避。当即使出吃奶的力气抱起陈咬钢,把他推到偏室的空棺材档位下,自己也钻了进去。

    在夏娜拉起棺材板的最后一眼,她只来得及看到夜鸦凄惨绝伦地伫立在废墟之中,无数落石向她飞去……

    一切陷入一片黑暗,活埋般的恐惧缠绕着两人,夏娜只能尝试性地抠开上面的泥土,避免真的被闷死是这里。

    叮!你获得了89的经验值!

    任务完成,你可以在任意适合的时候浏览可选奖励!

    叮!当外人得知此事时,你在罗格守望的平均声望将升级为友好!并可以享受9折购物的特权!

    重伤之中的陈咬钢头晕眼花,浑身上下忽冷忽热,几乎就是快要死掉的模样。他下意识地想摸药瓶恢复生命值,却发现夏娜就侧卧在他身边,他这一巴掌没有办法挪动,反而直接按到了她的胸上,后者连忙挡住,脸上立即火烧的烫。

    这样狭窄逼仄的地方,对野蛮人来说简直是活动四肢都困难,立即暴露了大体型在小环境中的糟糕劣势。对此,陈咬钢只能艰难地挤几个字,因为嘴角和胸腹的冻裂伤口不断有血水流出,再拖下去他就真嗝屁了“药水……”

    “你别乱动,我拿给你!”夏娜记得那个药剂瓶,却不知道陈咬钢放在哪里,只能开始摸索。

    顿时遭殃的人变成了陈咬钢,很难想象夏娜这种女人,会蜷缩在个野蛮人身边,在他腰腹附近的敏感位置不断摸索。

    最可怕的是,这女人摸来摸去,还偏偏特意用力地确认了一下是不是药剂瓶,让陈咬钢无法忍耐地扭动起来。

    “不是……“陈咬钢目瞪口呆百口莫辩无话可说,重伤时遇到这种情况,他已经快要理性蒸发san值掉光了。

    大姐,不是我特么要吐槽您,您摸个药剂瓶能摸到腰带中间去吗!

    你平常都是把药剂瓶放在哪里的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裤裆藏雷吗!不要在这种时候搞这种神转折神操作啊!

    夏娜突然知道她自己犯下的内涵错误,整张脸更是热到窒息“只是意外!”

    递到脸上,咬开瓶塞。陈咬钢痛饮着剩余不多的药水,一股热辣恶心的味道灌下去,终于感觉伤势缓解。那股强大的再生力量,再度把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气却越来越让人难受。

    陈咬钢撇了眼自己的状态,连续受伤果然已经有点伤筋动骨了,最大生命值被扣掉50,喝完药剂也才恢复到31。

    在这等尴尬凄惨的状况下,想从这活埋的深坑下挤出去是不可能的,只能让夏娜把棺材板掰开缝隙。随后陈咬钢用藤蔓钻地,像蚯蚓一样打出几条维持生命的呼吸道,否则陈咬钢真要在这鬼地方被活埋而死了。

    奶奶的,果然什么技能点一点还是非常有优势的,只要想象力足够就能用上!

    顶着头痛坚持施法,一直熬到藤蔓硬化完毕,不会因为泥土松动而把呼吸道堵住,陈咬钢才精疲力尽动弹不得地躺了的踏实。他实在是又痛又累,听不清夏娜说了些什么,连冥想也没办法维持,迷迷糊糊地又开始做怪梦。

    只不过这场梦里,陈咬钢没有看见奇怪的罗格女性,她只看到一个孤独的小女孩蹲在脚尾,靠着墙壁睡着了。

    陈咬钢没法动弹,不过有这破系统提示在,他起码知道夜鸦已经死亡。

    罗格守望暂时安全了,他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

    平静的梦,当陈咬钢醒来时,是救援的人从上方扔下绳梯,将土堆全部挖开才让两人重见天日。

    “没想到我们真的做到了!”

    “夏娜长官,你还活着!太好了,我们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太多亡灵,一定是净化成功了!”

    “天呐,他浑身上下都是伤疤,那个野蛮人是被恶魔撕碎了吗!他能活着真是一个奇迹!”

    “我们最好别乱动他,先给他包扎处理一下伤口吧。”

    见到众人的一刹那,夏娜立即就恢复了指挥官的模样,她把现场指挥得井井有条,还给临时指挥官做了一套报告,在魔法和众人的努力下,土坑很快就被清理得平整了起来“他受伤很严重,先把他抬上去,记得轻点,这次任务成功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另外,堕落的夜鸦已经被我除掉,为了研究她身上的秘密,还有她口中的混沌之主……也许我们应该把先祖们的遗骨带回去,避免再被邪恶玷污。”

    “毕竟这片陵墓沦陷了,野外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安全,那些混沌流星中饱含邪恶的力量,大家可以把能用得上的东西都拿走。这片墓园只能封锁起来,暂时从我们的控制区域上划掉了。”

    说罢,夏娜又看向了那个神奇的水晶瓶。毕竟她又不是真的眼瞎,自从她懂事的时候开始,她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瓶子,而且一路上都没有看见陈咬钢配置药水,却看见他反反复复地喝了好多次。

    “那个瓶子,难道是用流星的碎片合成的吗?为什么它们的材质看上去一模一样?”

    “为什么这个野蛮人知道罗格先祖的事情,还敢奋不顾身地冲进墓穴里挑战邪恶?难道真如阿蕾菈一样,当危难降临之际,真正的英雄就会前来挽救一切?”

    夏娜把疑问暂时放到心底,把激动和疲惫也藏在笑容之下。不管怎样,今天的胜利还不值得举杯欢庆,她知道未来的困难还有很多很多,与其得罪陈咬钢这个神神秘秘的盟友,不如适当装傻,等到方便的时候再问他。

    毕竟陈咬钢本心不坏,在夏娜屡次担心被辱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干坏事的念头。这让夏娜对野蛮人的印象所有改观,她打算等回到罗格守望,就计划着吸收利用流浪者营地的力量,把她之前搞砸的事情全部补救一番。

    至于躺在那里的陈咬钢,他看上去自然就没有那么开心了。身上的简单毛皮护甲因为历经奋战,几乎被骷髅怪给砍成了蛛网衣装。没有扎胡须发辫的发型也乱得要命,宛如一只从古墓里挖出来的野人。

    于是陈咬钢表情僵硬,动作也僵硬,只能等人给他清理完伤口,才把他从那地方小地方弄了出来。

    收拾好武器,从清理出来的墓道中回到地面,陈咬钢才算是体验了一把异界的传送门。

    唔,严格意义上来说,陈咬钢同志确实是因为经验不足,从来没有玩过传送阵这种高端玩意儿。

    结果一阵头晕脚软,然后就变成了站着传送的,躺着出来了。

    这可把其他人吓了一跳,以为他伤势太重就要撑不住了。不等陈咬钢十分丢人的爬起来,一群人就连忙把陈咬钢搬上担架抬到诊所,安置到了一间单独的病房里。

    这情况让陈咬钢哭笑不得,倒也省得解释那么多了。

    “呼,还好伤势不算特别严重,我休息个两三天就差不多了。正好这次捞到不少附魔石和零碎玩意儿,拿给基德曼卖一卖,我也消停消停,问问夏娜能不能给我批一张房产地契,省得要我和基德曼那死胖子住在那小破屋里。”

    “寇娜应该也帮我把盔甲做好了吧?身上不穿着点厚实的东西,出去打boss简直在作死啊!还好蛮子皮糙肉厚,钢筋铁骨还自带一些魔法抗性,这要是穿越成普通帝国人,怕不是两招小技能就当场去世,吃个骨矛尸爆就血条消失了……”

    “不知道寇马可和兰登怎么样了,现在情况这么乱,怪物实力分布模式远超我的预计,boss的小技能攻击力简直是不讲道理了,还好有剧情杀问题不大。可是没装备护身,一路上的精英怪和暗金怪都是大麻烦,我也不可能记得住每一个暗金怪物的特质……帮罗格守望夺回修道院,看来是场艰苦的硬仗。”

    “至于梅娜塔……唉,反正系统也没提示任务没失败,她又是早有预谋准备,应该不至于混沌之雨爆发就猝死。想来想去,她既然和阿蕾菈有秘密联络,估计她总有办法来罗格守望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了这么多女人,我怀疑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是野蛮人,其实只有我才是文明人。”

    陈咬钢躺在病床上,在经历夜鸦一战之后,他可算是在罗格守望站稳了脚跟,此时就算稍微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估计阿蕾菈和夏娜也不会拒绝。

    就在陈咬钢想象自己穿上盔甲,要不要适当整理一下发型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阿蕾菈说有人寄给他一封信。

    陈咬钢拿到信件扫了一眼,刚看到信封上盗贼工会的特有标记,他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