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37章 奇术师之秘
    阴森的墓园里,绝大多数树木早已枯死,一片腐朽的墓碑与棺材的场地上,满是深不见底的土地裂隙。每当有活人靠近裂隙,就有源源不断的死者从里面爬出。

    混沌流星命中墓园之后,击穿陵寝表层的石板,一路坠入了埋葬亚丹国王的地宫之底,唤醒了所有的死者。

    进入地宫之后,层出不穷的亡灵立即给三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健壮的胸腹不断起伏,竭力吸取氧气维持战斗需要。

    坚固的武器开始卷刃,明明已经一斧子砍翻了这只骷髅,转头又有一具骸骨拿着刀剑站了起来。

    唯一的好消息是,流星击穿陵墓之后,地宫中的氧气含量不再是问题。

    奋战之中的三人,满身都是腐尸的污血和咸涩的汗水。雷欧克和科力多由于没有装备盔甲,袒露在外的肢体,已经被亡灵战士砍得遍体鳞伤。

    面对尸山骨海般的敌人,这两名魁梧的蛮子也是战到最后一丝力气。他们几度因为耐力耗尽,无力招架格挡之时,立即就被蜂拥而上的亡灵砍翻在地。

    幸好陈咬钢穿着一身盔甲,一套野蛮冲撞撞飞那些怪物,能够把他们拖回安全之处。不然这俩蛮子,能活着出去还真的有鬼了——他们真的是打起来就是不知道怂的那种,怒气一上头,身上再多伤也一样冲上去砍。

    然而在对陈咬钢有所认识后,雷欧克和科力多,也开始慢慢习惯那个难喝却管用的药剂瓶。毕竟只要能杀怪,它就能够源源不断的补充,一口药灌下去再缓一阵子,简单的皮肉伤就能快速愈合,这俩蛮子甚至喜欢上了这种砍怪节奏。

    只要能够不断打架,看着一个又一个难缠的强敌倒在脚下,这些野蛮人简直比过年还开心。

    可惜莽夫并不能够解决装备问题,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里,陈咬钢的盔甲武器耐久也不断下降。

    当陈咬钢疯狂刷怪,一路升到21级的时候,雷欧克和科力多终于体力耗尽,累得倒在地上不断喘息。好在陈咬钢经验丰富,迅速用棺材和石板隔出一间安全密室,点燃篝火扎营休息。

    而且出乎陈咬钢的预料地宫之中的怪物,比野外的活尸要富有得多。

    原本以为耗尽补给就得回城的陈咬钢,发现怪物产出大量魔法装备之后,就把那些装备都收集起来,在休息的时候,分解筛选出有用的附魔材料。虽然和雷欧克、科力多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这两位蛮子能够对他坦诚相待,陈咬钢也乐意出力为他们打造装备。

    野蛮人的思想观念非常简单打架猛,力气大,块头大,对待兄弟够义气,那你就是老大。

    比起那些勾心斗角的男男女女,不说蛮子的一些审美习惯,战场上的野蛮人,反而是最好相处的朋友。

    喝过药剂的雷欧克,和科力多坐在睡袋旁食用肉汤,看着陈咬钢神神秘秘地走到一旁,开始摆弄他们的武器,他们才发现陈咬钢不仅行为举止有些古怪,甚至战斗起来,也是精力异常旺盛,能够活活把敌人累死的那种存在。

    当然,雷欧克和科力多并不知道陈咬钢能够升级恢复状态。所以当他们看到陈咬钢药水一喝,回头又去砍怪的时候,他们立即被这名奇怪的蛮族同胞折服,只能感叹自己还需要继续磨炼。

    经过这么一波,两名蛮子和陈咬钢也熟络了许多,雷欧克拍了拍他的胳膊笑道“呼……先祖在上,我从来没经历过如此激烈的持久战斗,浑身出汗肌肉胀痛的感觉真好!”

    “而且我感觉……我的内在潜力好像被激发出来了,只要继续这样战斗,我会变得更加强壮。我年轻时在部落训练的时候,每次变强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好多年过去,一直没办法进步的我,还能重新体会到变强的滋味。”

    科力多嗓门嘶哑地笑道“我也是,我早该听取陈的建议的,控制战吼频率,对呼吸和发力的节奏真的很有帮助。自从我父亲忙于守卫要塞,很少有人会在战斗上指点我,真的非常感谢你教我这么多技巧。”

    叮,雷欧克、科力多对你的独立声望达到友好级别!结识更多盟友,必会给你的冒险带来更多好处!

    陈咬钢点头答应着,精神却完全集中在附魔之上。

    这倒不能说陈咬钢冷血,而是因为在游戏世界里,各种随从的骚话和牢骚他听过太多了。再加上独立随从语录数据库不算太大,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久而久之玩家们都习以为常,当个解闷的乐呵听听。

    筛选装备属性,分解提取出有价值的词条,并且从一堆垃圾武器里,选择一件有附魔价值的极品底材,都需要精力。

    等到陈咬钢给雷欧克附魔完长柄武器处刑人大刀,和科力多爱用的双持战斧,便让他们扔掉那些淘汰的旧武器,换上全新的2词缀附魔武器来进行战斗。等回去让寇娜帮忙打造出更好的底材,陈咬钢可以考虑买点附魔材料,多做点黄金级装备。

    陈咬钢把没用的垃圾装备全部分解,清点一下掉落战利品,居然攒够了3颗点金石,还有大量的附魔改造石。

    等这波回去,陈咬钢就可以买点附魔材料,自己做一套简单的黄金防具套装,以最高效率来利用点金石武装自己。

    随着陈咬钢折腾完毕,安静的密室外头,只剩下亡者们无意识的呻吟……

    陈咬钢躺在睡袋上,闭目养神,虽然升级恢复了精力,不过面对亚丹国王还是得做足准备。

    唯一让陈咬钢不爽的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地宫中却没有其他活人的反应,这确实出乎他的预料。

    按游戏经验说,那些赫拉蒂姆的作死学者,在发现地宫有人闯入以后,应该就会设法寻求支援了。三个蛮子几乎把地宫一层的怪物给砍穿了,他们居然没反应。难道说世界线发生变动,那些赫拉蒂姆的学者已经死翘翘了?

    “虽然战斗力不行,但赫拉蒂姆学者的知识却是非常有用啊……”

    ……

    地宫之中不知日夜,在这阴森诡异的破地方,睡得太久反而容易身上发冷。

    陈咬钢三人养足精神,再度杀入地宫二层。虽然路上有遇到些麻烦的精英怪,但陈咬钢知道有一条机关密道,可以直接通往墓园上方,远远没到需要交传送卷轴逃跑保命的程度。

    不过赫拉蒂姆的学者,确实来过这些地方。

    在进入地宫三层后,陈咬钢立即就发现了门口散落的书包,和地上的斑斑血迹。骷髅是没有血的,陈年老尸也不可能有鲜血,在发现踪迹以后,陈咬钢立即开启虎魂形态,利用发达的嗅觉来追踪学者。

    打开背包,拿出赫拉蒂姆学者的手抄本,陈咬钢也发现有人用苍劲的字体,书写着学者们的探险调查行动“一个月前,我和达芙妮穿过心眼修道院,来到了狮子帝国的西境,古代悲剧王国的覆灭之地,调查奇术宝石是否存在的线索。”

    “心眼修道院的善良修女接待了我们,还引领我们接受全视之心的注视,啊,全视之心确实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太古神器。组织里许多天赋异禀的法师,穷极一生也无法仿制出这样的物件。能够近距离亲身体验它的魔力,实在是三生有幸,不过我还未想清楚的是,虽然全视之心能够解读任何生物的思想与意图,但它却对写在书本上的文字视而不见……”

    “啊,事到如今我仍然没有搞懂那件神器的运作原理,我搜索一生所学的知识,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信任它的奇妙之处。也许长老秘殿的残页并非续传,太古时代的人类先祖,可能真的曾如神明一般强大!可是为什么那样强大的先祖,最后却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们的遗迹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们在人类身上,找不到和他们的相似之处?”

    “带着许多疑问和研究课题,我和达芙妮来到了罗格守望。这些罗格佣兵,我知道她们原本是古代亚马逊部族迁徙而来,虽然她们摒弃了先祖仇视异性的习俗,不过先祖的她们仍然是母系社会。呃,我看上去不大受欢迎,不过有赫拉蒂姆的通行证,她们还是准许我在要塞内用餐留宿。天呐,那个独眼老板居然嫌弃我这老头不给小费,这真让我感到尴尬。”

    “不过,寻求知识的道路是辛苦的,而达芙妮和我一样热爱探索古代的秘密。在她的帮助下,罗格守望的女人告诉我们悲剧王国的遗址地点,我们决定动身前往亚丹国王的古代陵墓,调查这世间昙花一现的奇术传说……”

    陈咬钢吸了吸鼻子,空气中的血腥味并不浓郁,反而还夹杂着一种草木的香气。看来赫拉蒂姆的学者,使用某种手段掩盖了他们身上的气味,这才得以潜入地宫深处。

    发现手抄本上的内容,大多数是一些知是与心得,陈咬钢只能快速跳过那些思考性的文字,直接翻到后面看结论。

    “令人惊讶,我们探索了地宫里的古代文物,在一卷秘密报告上,发现亚丹国王临终前还留下了其他线索!……在取出宝石之后,亚丹国王仿佛突然清醒过来,他在弥留之际,告诉最后留在他身边的大臣与亲人,他说那个奇术师是个恐怖的骗子,这些奇术宝石全部都是‘活着的怪物’,它们只是因为不适应这个世界的力量,暂时处于种子休眠状态而已!”

    “难以想象,这位狂躁的暴君,居然会在临死前暴露他最大的秘密。”

    “可是,我开始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因为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那名诱惑亚丹国王堕落,并为亚丹国王打造王冠的奇术师,居然在战场上现身偷袭,召唤一块飞岩,让王冠上的宝石扎入了国王的脑中。那名奇术师到底为什么那样做?难道亚丹国王的话没错,那些宝石其实只是渴望得到肉体的种子,它们渴望得到生长萌发的温床而已?”

    “不,实际上除了亚丹国王,任何人都没有来得及看清偷袭者的模样。在幸存下来的大臣和战俘里,没有人能够证实亚丹国王不是因为脑部受损,才说出这疯子般的结论。从那以后,所有奇术宝石全部消失,在魔法修习兴起以后,这短暂的奇术传说便迅速被常人所遗忘。但赫拉蒂姆是探索世界与真理的组织,我们一定会找到真相!”

    陈咬钢又翻了几页,跳过那些学术报告一般的枯燥文献,发现书写这些文字的学者,情绪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天呐,我们伟大的奥法之神啊!那些流星到底是什么!它们轻易摧毁了陵墓的守护结界,一路穿进了地宫深处!那些流星融化的部分,不断长出晶体状的物质,地宫底层出现了大范围结晶化的现象,不知道被那些晶体刺到会发生什么事,但我好像看见,有一簇晶刺落入了亚丹国王的棺材。”

    “这实在太糟了,我们来时的路因为塌方而报废了!而且我肯定听见了亡灵的动静,我这身老骨头可不会发出那种噪音,这些流星究竟隐藏着怎样邪恶的力量,我和达芙妮甚至来不及逃出这里,就发现所有人死者都被邪恶亵渎了!”

    “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毫无预兆的袭击让我们被困在了地宫深处。我们尝试过逃跑,但是无处不在的亡灵堵住了去路。我们努力施法想要逃脱,却发现以太之网变得极为不稳定,传送阵和传送节点全部都被摧毁了。”

    “我们随身携带的探险口粮还很充足,我和达芙妮的食量很小,可以在地宫里藏上一个月。可是我听到门外拖动大砍刀的声音了,一定是那颗流星唤醒了所有死者,让那些战死沙场的古代将军也尸变了。”

    “我没想到情况变糟的速度超过了预计,我看到一只食骨尸母出现了,她拖着臃肿的身体,一路吞噬骸骨。每当她呕吐的时候,那团充满骨质碎片的呕吐液里,就会钻出新的不死怪物!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可达芙妮在保护我的时候受伤了,血腥味让亡灵更加兴奋,我们被困在了这该死的鬼地方,要是有人捡到这些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