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十一章 窥见!
    “亲爱的旅客们,本次航班的目的地海口市到了,感谢您选择东海航空,我们期待与您的下次再会…………”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莺莺则取出湿巾亲自帮周泽擦着脸。

    “到了?”

    周泽把头侧向了舷窗一侧,机场里自然看不出什么景色,但能看出来,很晒。

    众人一起下了飞机,走出机舱后,一股闷燥的感觉当即下来。

    因为通城没有直达三亚的航班,所以只能选择先飞海口,再在海口转高铁,海南有环岛高铁,这一点上,很方便。

    至于海口这座城市,它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没什么特点。

    如果把全国最没存在感的省会城市排一个榜的话,海口应该也能入选,甚至不少人在被问其海南的省会时,往往会脱口而出是三亚。

    众人出来后集合,坐上了事先安排好的车,没多做耽搁,直接去了高铁站,取票进站,大概下午四点的时候,来到了三亚市

    来都来了,虽然是来灭人满门的,但也真的没必要刻意去讲究发痒什么艰苦朴素的精神。

    门,要灭,但眼下既然条件允许,自然得好吃好喝好住地款上。

    酒店是安律师订的,名字叫山海天大酒店,是一家挺出名的网红酒店,酒店很有现代感,外加位于一个海湾中,毗邻大海,下方还有很多个游泳池,确实是一个放松度假的好地方。

    进了房间后,

    莺莺马上去擦拭浴缸,

    老板有洁癖,所以这浴缸自然得先好好清理,还得消毒,然后才能放水给老板泡。

    周泽则是走到阳台上,在长椅上坐下,前方,是蔚蓝色的海面,海天辽阔,确实让人很舒服。

    通城位于长江入海口位置,自然也是靠海的,但通城的海因为太过平静的原因,说实话,真的没多少海的感觉,反而更像是一个大得不像样子的湖。

    门口传来了门铃声,

    莺莺从浴室出来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是戴着面具的那位,带路党。

    他没有名字,因为他们一族基本上都不怎么出来,族群人数又一直很少,所以没必要特意取什么名字。

    书屋上下,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带。

    “老板。”

    老带走到阳台,很是恭敬地站在周泽身后。

    周泽没回应,书屋上下,方便带出来的,都已经来了,可以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甭管眼前的这位老带,是否是真心实意地想带路,都无所谓了。

    “老板,我们既然已经到这里了,我觉得,还是别夜长梦多的好。”

    “怎么,你们族里在这里还有眼线?”

    老带马上摇头,“这是没有的,祖先们当初选择这处裂缝设置结界定居下来时,这里,还没什么人烟。”

    在历史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海南岛都被冠之以“穷山恶水”的印象,很多人在朝堂上被对手整下来后,往往都会被发配到这里来做官,被发陪者在出发前还会哭哭啼啼地和亲友诀别同时把自己的小妾都送人,

    基本做好“要上路”的准备了。

    赢勾是上古末期陨落的,所以,这一族应该也差不多是在那个时候来到了这里定居,那个时候的海南岛,肯定更为荒凉了。

    “没事。”

    周泽懒得去解释什么,真要解释的话,也只能说他觉得这里环境真好,想再躺躺。

    然后等莺莺给自己擦好浴缸,自己再舒舒服服地泡个澡,最后再搂着莺莺一边听着海浪声一边睡觉。

    呼,

    虚浮啊……

    可能,刚“弃暗投明”的老带,短时间内,是真的没办法领会到书屋的企业文化内涵吧。

    “坐标的事儿,你去找安律师他们去商量。”

    周泽的言外之意是,你可以圆润地离开我的房间了。

    但老带却摇头道

    “安律师大人没空呢。”

    “没空,他在干嘛?”

    “他在一楼大堂里坐着,说是要和那些网红们分享一下人生感悟。”

    “呵。”

    这倒是安律师会做出来的事儿。

    “那就去找老张头吧。”

    总之,

    你滚吧,

    莫挨老子。

    “额……好的,老板。”

    老带离开了房间。

    莺莺这会儿也从浴室出来了,对周泽喊道

    “老板,水放好了呢。”

    周泽脱去了衣服,坐进了浴缸里,莺莺则双手打上沐浴露开始给周泽擦背。

    “老板,这里风景真的很好呢。”

    “喜欢这里么?”

    “喜欢。”

    “这里还有免税店,等灭了人家满门后我带你去买点儿东西。”

    “人家用不上化妆品呢。”

    “摆那儿当装饰品也挺好的。”

    “嗯,老板说得对。”

    “莺莺啊。”

    “嗯,老板?”

    “以后,如果觉得心情不好了,可以自己出来玩玩,三亚,大理,哈尔滨,都可以去逛逛,国内玩儿腻了,可以去国外逛逛。”

    “好的,老板,只要和老板在一起,去哪里莺莺都愿意。”

    周泽点点头,神情却不免有些默然。

    赢勾说过,轩辕剑如果下来了,他赢勾就算躲不过去,要被斩掉,但周泽,是有概率可以活下来的。

    但周泽有一种预感,那个画面,既然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那么自己到时候想要逃离这种原本属于赢勾的宿命,估计也难了。

    毕竟,他们二人的关系可是比一条绳上的蚂蚱还亲。

    且真到那时候,周泽也不会哭着闹着让赢勾刻意地去保存自己,如果有希望的话,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能,他倒是希望能陪赢勾赌一把;

    赌赢了,大家一起继续咸鱼下去;

    赌输了,那就真的可以肚皮翻边,抹上盐了。

    这辈子,虽然没几年,其中有一年还在沉睡。

    但该享受的,也享受过了,该放松的,也放松了,说实话,真没太多的遗憾了。

    除了现在正在帮自己搓背的女孩。

    浴缸面前是落地窗,躺在里头,也能看见海,也能晒到阳光。

    在莺莺越来越娴熟的按摩技巧下,在飞机上并没有怎么休息好的周泽,眼皮子开始越来越重,慢慢地闭上了眼。

    察觉到老板已经入睡了,莺莺就放轻了手中的动作,改为慢慢地给老板按摩头部穴位。

    待得老板熟睡后,

    莺莺背靠着浴缸坐了下来,

    老板睡觉时,她不能离开太远,否则老板就得醒来。

    她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束缚,反而这种被老板所需要的感觉,她很享受,也很开心。

    拿出了事先就放在旁边的那本《女仆的自我修养8》,

    一边翻阅,一边听着老板均匀的呼吸声,莺莺只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吧。

    …………

    “滴答……滴答……滴答……”

    周泽现在很想摔东西,

    光是用骂人的话语去诅咒,已经无法排解开自己内心的郁闷了。

    在这么好的景色下,这么贵的房费下,

    自己居然又做起了这该死的梦。

    只是,双手触摸,却没碰到任何的东西,自己的视线里,也是一片漆黑。

    周泽没想走,也没想去巡回,既然这是梦,管你到底是什么,老子就不配合了。

    我就这么着了,你赶紧做完,我好去睡觉。

    前方,开始出现光,且越来越近。

    所以,梦就是贱,你哪怕在这里不动,它都得主动往你面前去凑。

    光芒很弱,和四周的黑暗搀和在一起,像是牛奶倒入了芝麻糊中后被疯狂地搅拌着。

    周泽抬头,看向前方。

    隐约间,

    前面的陈设环境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周泽下意识地靠近了几步,

    手臂触摸到了坚硬冰凉的东西,应该是墙壁。

    是了,

    这里是那座墓室!

    艹!

    周老板内心忽然一慌,

    不会自己已经跑三亚来了,还会被“抓”回去继续做巧克力人吧?

    好在,

    这确实是一场梦,并不是所谓的分身即视感,这倒是让周泽心下稍安。

    模糊的画面中,

    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坐在水池旁边。

    这个人赤膊着上身,

    背对着周泽,

    在他后背上,有些黑色的符文内敛而凝重。

    周泽张了张嘴,想要喊,却怎么喊都喊不出来,这一刻,仿佛四周的黑暗都开始疯狂地向他嘴里倒灌进去。

    画面中,

    赤膊着上身的男子伸手放入了水池之中,

    整个墓室在此时似乎都颤抖了起来,仿佛形成了一种极为亲切的呼应。

    一道道靓丽的符文开始在墙壁上流转闪烁,这是周泽先前在墓室里时从未触发也从未见到的画面。

    那间墓室,果然没那么简单!

    水池开始沸腾起来,

    水池中,

    也出现了一道人影。

    人影从水池里慢慢地坐了起来,

    隔着太远,看不真切,但依稀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而这时,

    那个赤膊的男子也慢慢地转过身,

    其目光,

    似乎穿透了一切阻隔,

    看向了周泽。

    二者的目光交汇,原本扭曲的四周和模糊的视线在此时似乎都被对方投射来的目光给彻底理顺,似乎任何的混沌在其面前,都得服服帖帖。

    周泽盯着他,

    他也在盯着周泽,

    一股沉闷到极点的压抑感开始袭来,

    胸口位置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绞痛,

    周泽一边一只手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胸口位置一边用极为压抑的声音轻声道

    “你不是说,

    不记得那个地方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