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七十六章 其实我想哭
    其实,周老板是拒绝的,

    他讨厌这种感觉,

    以前切换半张脸人格或者干脆让赢勾出山掌控身体,

    有点像是东北跳大神的请神上身,

    解决完问题后,

    你们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我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就像是一个学生,你只负责每天玩游戏追剧,其余上课或者做作业以及考试的事儿,都交给另一个你去做,这得多幸福啊。

    但这里面得掌握好主动,

    一切的切换,

    得有你自己的主观意识去主导,

    否则一旦失控了,

    事情可就没那么美好了,

    周老板上辈子是个医生,虽然不是从事那个专业的,但也知道对这种情形有个类似的称谓——“精神分裂”。

    就比如现在,

    他是真的拒绝的,

    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赢勾没阻止,

    懒汉的力气又比周泽想象中要大很多。

    他就这么勾搭着周泽一起往外走,

    走着走着,

    周泽睁开了眼,

    身前的棺盖自己掉落开,

    周泽从棺椁内爬了出来。

    抖抖手啊,抖抖脚,

    让周老板有些意外的是,似乎还是自己掌控着主动?

    “抱歉…………太长时间不出来了…………需要适应一下…………好了…………可以了…………”

    懒汉的声音从周泽心底传来。

    当即,

    周老板有种汗毛颤栗的感觉,只觉得分外诡异。

    或许,是真的不太习惯吧。

    “准…………备…………好…………了…………么…………”

    “你为什么也要拖长音?”

    “因为这样好像能让自己感觉厉害一些,怎么了,你难道没这种感觉么?

    牛哄哄的人物说话当然得慢一些,等你以后牛哄哄起来后,你也就懂这个道理了,得给下面人揣摩上意的时间啊。”

    周老板陷入了沉思。

    “放心吧,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次之后,泰山就送你了,反正那败家玩意儿也早给你了。”

    懒汉话音一转,

    “事不过三!”

    一股冲天的气势,

    忽然迸发,

    自极西之地上空,

    出现了一道刺目的白光!

    泰山的上方,

    一直抬头望天的菩萨,忽然低下了头。

    …………

    八个阎罗殿前,

    都站着一名常侍。

    他们就站在各自所分配的殿门口,

    不说话,

    也不提要求,

    就这么站着。

    天上的变化是那么的明显,

    一同变化的,

    还有这些个常侍身上的气息。

    如果说之前他们身上的气息宛若泉水绵长的话,现在,则是有种波涛翻涌的既视感。

    地狱的变化,牵引着他们的气机,而这种感觉,宛若真的是“大势所趋“。

    原本的他们,

    每个人都拥有不逊于阎罗的实力,

    而眼下,

    这种实力的差距则是在不断地加大着。

    大到,

    足以让本就心灰意懒的阎罗们,在交接时,哪怕有再多的不满有再多的不舍,也不会再出现什么幺蛾子。

    任何的时候,只有绝对的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

    此时,

    在泰山殿的门口,

    一排排的官差们列队而立,

    他们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了。

    没有火拼,也没有反抗,更没有喧嚣和嘈杂,大家都默契地一起用“平静”的姿态来面对这一切。

    一如他们的前辈在千年前所做的那样无二。

    最重要的一点是,

    他们的王爷,似乎已经平静地接受这个局面了,下面的人,自然也就没有去鼓噪和不满的理由。

    赵家人的桌子赵家人来轮流坐,

    他们谦让来谦让去的是他们自个儿的事儿,

    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这名常侍掐着兰花指,细心地打理着自己脸侧垂落下来的发髻。

    这会儿,

    他的感觉很好,

    多年的隐忍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畅快,

    以及现在天空中的变化对自己气机的牵引给自己所带来的爽感。

    身为一个阉人,本就缺一点阳刚之气,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内心一片澎湃。

    这不是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巅峰,而是切切实实地站在巅峰之上了。

    泰山王一步一步地从大殿之中走出,

    前方一直到大门的九曲回廊的中门全部大开,

    虽说没有阳间帝王退位时的繁琐和盛大,

    但这种谢幕的氛围,依旧是那么的浓郁,再配合此时泰山王那阴沉的脸色,就更是让人觉得压抑了。

    大门口的常侍轻轻地发出了一声鼻音,

    “哼”,

    都这会儿了,

    还不麻利点儿?

    还当自己是阎王摆谱呐?

    平白地耽搁杂家的功夫,

    等会儿,

    杂家还得好好地找个地儿修理修理指甲呢,

    哎哟哟,

    这指甲,

    关了快两年了,

    想美个甲都没地儿去。

    泰山王走得很慢,

    用句电影里的经典旁边搭配就是:

    宛若这么一条路,

    他走过来,

    就已经走过了一生。

    但这条路,终究是走完了。

    泰山王站在了大殿门口,

    伸手,

    缓缓地摘下了自己头顶的王冠。

    他没有哭,到这个级别了,再哭出来也就显得丢人现眼了。

    大势所趋,没得办法,除了无奈也就只有无奈了。

    看着自己手中的王冠,

    他属于泰山一脉的传人,

    却不是什么嫡系,

    当初十殿阎罗崛起时,

    他其实有些被“照顾”的成分,类似于“面子工程”。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愤恨过,为什么末代不打招呼就失踪。

    他也曾好多次地唏嘘,

    原本的府君之位,换做了阎罗之位。

    但现在,

    连阎罗之位,

    也保不住了。

    千年以来,泰山王一直以泰山正统自居,而在今日,泰山的最后尊严,最后的一点遮羞布,也将被撕裂得干干净净。

    “愧对列祖列宗啊……”

    对面的常侍又发出了一声鼻音“哼”。

    不过,

    就在这时,

    远处,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

    常侍的兰花指忽然一僵,

    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他……他……他怎么又回来了!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像是一个公司盛大无比的交接仪式,

    大家都很严肃,

    大家都很认真,

    但莫名其妙的,

    有一个不相干的人在仪式中横冲乱撞着,

    偏偏公司里的保安和打不过他,

    大家只能继续“认认真真”地继续着仪式,

    同时忍受着这个人在严肃庄严的场合里跑来跑去,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不得不捏着鼻子默认了他的乱入。

    常侍平复下了心情,兰花指已然改为握拳。

    周泽没搭理这位常侍,

    而是向前一步,

    直接出现在了泰山王身前。

    一道,

    特殊的气息从周泽身上散发出来。

    对面的常侍当即懵了,

    人还是这个人,

    但怎么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似的?

    而泰山王则是猛地热泪盈眶,

    他感觉到了,

    他感应到了,

    他激动,

    他万分地激动。

    “不孝子孙…………参见老祖!”

    泰山王直接对着周泽跪了下来。

    泰山王这一跪,

    连带着周围那一群官差们你看看我看看你,

    也都一起跪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泰山王参拜的人是谁,

    但跟着跪就完事儿了。

    虎死威犹在,

    就算人家不再是阎罗了,

    但资历和实力也摆在这儿,

    人家都跪了,自个儿还站着,有点说不过去。

    反正贵谁不是跪啊。

    “没了啊,到你这儿,连底裤都丢了啊。”

    周泽很是感慨地说道。

    “子孙不孝,老祖,您,您居然还活着?”

    泰山王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又充满了希望!

    对于阴司众人来说,府君,尤其是初代府君,就是传说中的最强者,因为他缔造的体系,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可以说是,初代当初在地狱画了一个圆;

    接下来的无数岁月里,大家都在这个圆里生活运转着。

    “是啊,我回来了。”

    “老祖在上,不孝子愿追随老祖,鞍前马后,死而后已!”

    人生,

    可能就是这般大起大落,

    当你已经准备好失去一切时,

    忽然你就拥有了重新夺回一切甚至拿得更多的机会!

    然而,

    周泽的下一句话,

    却直接让泰山王惊愕住了。

    “正好,借你本源用用。”

    “…………”泰山王。

    “怎么,不愿意?”

    泰山王咬了咬牙,双眸泛红,当即道:

    “自然愿意!老祖要什么,不肖子孙定然全都奉上!”

    说完,

    泰山王将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然而,

    下一刻,

    一道黑色的罡风忽然出现在了泰山王掌心之中,

    且毫不犹豫地打向了面前的周泽!

    “轰!”

    恐怖的轰鸣声传来,

    附近一些运气不好的官差们则是受到了波及,直接被湮灭,其余人也都是惊恐地纷纷后退。

    常侍身前出现了一道光芒挡住了余波,

    眉头微皱,

    他搞不懂,

    这是搞得哪一出?

    明明是历史大戏,怎么又变成家庭伦理剧了?

    待得烟尘消散后,

    泰山王董的一只手,已然被周泽攥住,同时,一枚泰山的印记出现在了泰山王的眉心位置,顷刻间镇压了下去!

    用你的本源镇压你,

    抱歉,

    这就是爷爷打孙子时的特权。

    “我就说过吧,他肯定不会同意的。”周老板的声音自心底响起。

    “废话,也不看看是谁的种,你没看见我都早有防备嘛!”

    “你怎么感觉还挺高兴的?”

    俩后代,

    一个丢了基业预感到不好后直接选择跑路,

    一个丢了官位后还打算弑祖,

    这祖宗当得,

    可真憋屈。

    “呸,高兴个屁!

    其实我想哭,但我忍得住。”

    ——————

    待会儿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