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七十一章 书屋最强员工!
    “哐当……”

    一声脆响,

    那面古朴的小镜子从无头尸体的脖颈断口位置掉落了下来,在酒店瓷砖地面上转体三周半后又划拉一个半圈,

    颤颤巍巍地躺在了地上。

    老道目光瞬间就被其吸引住了,之前书店里大家不是没有对许清朗师傅的来历有过讨论和猜测,按照老板他们的说法,许清朗师傅应该不是专属的独立存在,否则你根本就没办法解释这货死了又来无限循环的原理。

    很可能是一个出了问题的高端法器,好保持着一定的运转,却已经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老道搓搓手,

    舔了舔嘴唇,

    这会儿,

    他连送庆去药店都顾不上了,

    眼里全都是这面小镜子。

    这镜子,应该是个好东西啊,好东西啊!

    镜子,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是一个忧郁的女子,等待着意中人的出现,它什么都没做,在释放出了那道红光洞穿了庆之后,就像是真的变回了一面寻常的古镜。

    而这种款式和这种辨识度,在国内很多古城的地摊和纪念品店里都有,要么被冠以纳西古镜要么是白族古镜等等名号,实际上发货地都来自义乌。

    老道看得看得都入迷了,

    眼里露出了一抹沉醉,

    若是熟悉老道的人在这里看见这一幕的话,肯定会十分意外。

    要知道老道贪心是贪心,这也是人之常情,偶尔贪一点小便宜也能美滋滋个半天,但那只是生活情趣,事实上,老道本身基本是那种真正意义上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架势,这些年,他捐出的款项都能以“亿”来作单位了。

    像眼前这种眼珠子瞪着一脸陶醉的表情,真的很少出现在老道的身上。

    …………

    渐渐的,

    老道的视线开始扭曲起来,

    他看见了一团又一团的云彩,

    而自己,

    正站在云海之巅。

    而且,这不是静止着的,云在动,又或者,是他自己在动。

    飘飘荡荡,洋洋洒洒,

    这种姿态,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老道一开始还有些胆战心惊,生怕自己万一掉落下去咋办,但等熟悉了这种感觉之后,心里那是相当得爽啊。

    不分年纪,

    多少人不曾梦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御剑飞行,纵横云海?

    云海缥缈,变化万千,仿佛有着琼浆玉液在上面盛放,也有曼妙歌姬翩翩起舞,心随意动,景从人变。

    老道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虽然心里都清楚这都是假的,

    但就是耐不住自己内心的爽感!

    这感觉,就像是宅男看片一样,明明摸不着,却忍不住夜深人静时打开****。

    前面,

    碧空一片,

    云海不见了,

    老道终于确定,应该是自己在飞了。

    他伸脚踩了踩下面,

    啧啧,

    挺厚实的啊,

    老道又用脚尖在下面位置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哟呵,

    挺宽的啊!

    自己是在御剑飞行么?

    这剑有点宽大啊。

    等云海被彻底甩在身后时,

    老道低下头,

    吓得脸都绿了。

    我擦咧,

    这到底是啥玩意儿!

    老道发现自己正踩在一个毛绒绒的东西上,

    而下方,

    则是江河湖海,苍茫大地!

    这这这这,这这……

    老道的牙齿开始哆嗦起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自己旁边的一堵墙,企图给自己一些心里宽慰。

    只是,

    很快,

    这堵墙旋转了过来,

    墙,

    居然在动!

    紧接着,

    一双赤红色的巨大眼眸,宛若一双红日一般对照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

    老道尖叫了起来。

    这一幕,

    太恐怖了,

    也太写实了,

    这种震撼,

    让老道叫得停不下来。

    与此同时,老道也认出来了,眼前这不是什么墙壁,而是一颗巨大的头颅,

    那眼睛,辣么大!

    那嘴巴,辣么大!

    那鼻子,辣么大!

    毛脸雷公嘴,

    恐怖得没边。

    可能,如果缩小到正常的角度的话,老道倒是能直接认出来这是个猴头,而且还能逗弄一下这猴子。

    但一下子放得这么大,

    老道真没能及时反映过来这居然是个猴子!

    这也正常,如果人和蚂蚁的体积互换个位置,你也很难去想象站在下方看蚂蚁的情景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前面,

    出现了一座山,

    山很高,

    和猴子一样高。

    老道原本以为这巨大的怪物要带着自己撞到山上去了,

    下意识地双手抓住了脚下的毛发。

    然而,

    这巨大的存在却在这座山面前停了下来,

    转身,

    弯腰,

    屈膝,

    伸手,

    “轰!!!!!!!!!!”

    剧烈的轰鸣声传来,

    老道眼睁睁地看着这毛脸雷公嘴的怪物直接将这座山给搬了起来。

    而后,

    这巨大的存在随手一甩,

    “轰!!!!!!!”

    这座山,

    被丢向了另一个方向。

    这时候,

    似乎去提醒对方不要乱丢垃圾有点不对劲。

    但这种恐怖的姿态和霸道,

    当真是让人心惊。

    搬山猿开始奔跑起来,

    它很快乐,

    它很恣意,

    风越来越大,

    老道努力地抓着猴毛不让自己被甩下去,

    但渐渐的,

    老道发现风的阻力消失了,

    自己的脚下当真是稳当得很。

    他看见了脚下的山河变化,

    看见了天上的日月星辰,

    看见了一团团五光十色的雾气稍纵即逝,

    看见了一根根丝线缠缠绕绕,

    甚至,

    他隐约还看见了,

    在那至高的上方,

    仿佛有一座门柱矗立在那里。

    老道的心情忽然解放了出来,

    他迷醉其中,

    他开心其中,

    他享受其中,

    一人一猴,

    在世间狂奔,

    乐不思蜀!

    “嘶…………”

    忽然间,

    老道猛地伸手放在自己裤裆位置,

    一抓,

    “噢噢噢噢啊啊啊啊!!!!”

    疼得叫出了声,

    但脑子里的那股子火热也随之消退了不少,之前的幻象也都消失不见了。

    那种类似于磕了药在天上飞的感觉,让人回忆起来后背发凉。

    “呼呼…………呼呼…………”

    老道弯腰,

    大口地喘息起来,

    刚刚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仿佛全身心地都投入了其中。

    咽了口唾沫,

    老道往后退了几步,

    而后慢慢地坐了下来,用道袍的衣袖擦了擦自己额角的汗珠。

    目光,

    落在了庆的身上,

    老道挣扎着准备重新站起来,不管怎么样,自己得把这女娃子送去药店啊!!!

    老道再次起身,走到庆的身边。

    “妈嘢…………”

    老道瞠目结舌,

    他之前在背后推老太婆的身子,被老太婆身子遮挡着视线,所以没看见那镜子里射出一道红光直接洞穿庆身体的一幕。

    但眼下,

    看着庆这般凄惨的模样,

    尤其是胸口那里的大洞,

    这,哪怕是书屋隔壁的药房里全都是扁鹊华佗再生,也救不回来了吧?

    老道伸手放在了庆的鼻尖位置,

    咦,

    没气咧!

    至于心跳什么的,也不用去听了,妈蛋的,心脏那边都被打没了,还听个鸡儿!

    但尽管如此,老道也不敢就这么断定地说对方彻底嘎屁了,毕竟有自家老板以前无数次地重伤归来作为经验,这类的人,不,他们已经不算是人了,自然不能用寻常人的身份去定义。

    “嘿,哟!”

    老道把庆给扛了起来,

    看也不看那可怕的镜子一眼,

    直接走向了酒店门口。

    老太婆和老头儿已经交代了,所以酒店这里的阵法也自动破除了,旋转门在感应到有人靠近时,自己运转起来。

    老道顺着门扛着庆走了出去,

    一站在外头,

    阳光照射过来,

    给人一种极大的不真实感,

    一时间,

    似乎自己才刚刚醒来,可能下一刻就会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之前的一切一切,只是一场梦。

    …………

    许清朗的车开得很稳,是那种急中带稳。

    虽说之前他建议说,可以不报仇。

    因为他不想为了自己一个人的事,把书屋大家伙推入万劫不复的危险境地。

    但既然周泽坚持说,报仇是必须报的。

    这个基本腔调定下来后,

    许清朗也就不矫情了,

    能超车就超车,当然了,还不至于去闯红灯。

    终于,

    车子到了酒店所在的那条马路上,

    开始放缓了速度,

    最终,

    在酒店大门口的台阶前停了下来。

    “到了。”

    许清朗咬了咬牙,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周泽,笑了笑。

    周泽点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

    许清朗手持青铜剑背着大包也下来了,

    只是,

    他刚刚走到周泽身边时,

    却忽然看见酒店大门下的旋转门动了起来,

    而后,

    在周老板和许清朗二人一起的目光注视下,

    老道,

    肩膀上扛着庆,

    从里头走了出来。

    阳光很刺眼,

    照射在老道身后的镜子上,反光很强烈。

    阳光的角度搭配镜子的折射角度以及老道本人的站位,

    在此时形成了一个绝佳搭配的点,

    老道身上,

    如同放着光,

    因为阳光太刺眼,他还没适应过来,所以老道没注意到老板和许清朗两个人就站在他面前的台阶下方。

    他一只手继续托举着庆,

    另一只手迎着阳光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宛若大片结尾繁华落幕主角站在废墟之前,

    用一种淡淡的失落语气缓缓道:

    “呵,结束了。”

    /txt/9784/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