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断尾之殇(第四更!)
    “你怎么又来了?”

    “我来看看他,看看他人好不好。”

    “你不是人。”

    “是,我不是人,但有几个男人没做过被狐狸精勾引的美梦?”

    “你很烦。”

    “和你差不多的烦。”

    白狐坐在窗台边,手里夹着一根烟,穿着很夸张的上世纪夜场礼服,神似梅艳芳的影照。

    小萝莉坐在自己卧室书桌前,面前放着作业册。

    “她十点前必须睡觉,你来了,我还得出来看着你,还得帮她做小学生作业。”

    “我倒是觉得你挺乐在其中的。”

    “这你都能看出来?”

    “是啊,看出来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我可是听说过有一些鬼差会遭受宿主意识的一些同化,最后把自己弄成精神病的。”

    白狐不知道的是,

    之前在通城就真的有这么一位,几乎精神失常了,最后在周老板的腹中被渡化。

    “你不懂。”

    “我懂,你是羡慕她的生活,渴望她的生活,甚至,幻想着自己是否可以以这种方式重新活一遍?

    话说,

    你上辈子是不是很缺乏父爱母爱,学习条件也不是很好?”

    这些事儿,知道的人可并不多。

    小萝莉瞥了一眼窗台位置,没接话。

    “我是猜出来的,很明显了,你在做梦呢,这又不是那种‘重生’的小说,这个梦太薄了,不值得做的。”

    “你大晚上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聊心理学的?”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怕。”

    “怕?”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忽然就害怕起来了。

    我之前除了偶尔来这里,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家会所里,我可以给他送一张会员卡,他也可以来我那里去消费,就在高速路那边,靠着扬州。”

    “我替他谢谢你。”

    “不用谢,应该做的。”

    “你偏题了。”

    “我偏题了,刚说到哪里来着?哦,对了,我这阵子忽热觉得心情不是很好,整天慌里慌张的,连入定都做不到。”

    “自己吓自己?”

    “我是妖,你是人变成的鬼,其实,说实话吧,当妖怪的,哪个不是九死一生从其他动物尸体上爬出来的?

    要是没点儿机敏劲儿或者叫第六感的东西,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你们人类总喜欢用‘丛林法则’来感叹一些事情,

    但老娘我就是在老林子里长大的,

    我要是不信我的第六感,我该信什么?”

    小萝莉微微摇头,“所以,你来是?”

    “我有点慌,又不想回老林子里去,想在这附近找个窝先躲一躲。”

    “去书店?”

    “总不可能是你这里吧。”

    “其实,我真的不建议你去书店。”

    因为,如果通城要发生一些事情的话,书店不可能不牵扯在其中。

    况且,

    白天在书店,

    周老板已经明确对自己手下等人说了,过阵子可能会发生一件大事,所以月牙他们这些外地鬼差并没有回去,而是滞留在了通城,随时准备接受召唤。

    “但我想不到可以去哪里了,我这么萌,这么可爱,应该还是很受欢迎的吧?

    不管是做萌宠还是做rbq,

    有几个能拒绝?”

    小萝莉想到了书屋今天刚被老板带回来的那只花狐貂,放下了铅笔,有些无奈道

    “店里动物现在不少了。”

    “不就是一只猴子么,怎么,又多了几个?你们老板平时看起来不近女色的样子,是不是喜欢超越种族的爱恋啊?

    不然怎么老是往家里带动物?”

    “你想去的话,可以去,我不阻拦你。”

    “你不去么?”

    “我等电话。”

    言外之意,

    需要我帮忙时,我再去。

    “嗯,或许,你才是最聪明的。”白狐从窗台上走下来,站在一群布娃娃前面,随意地挑弄着,“远离是非之地,还有这么好的一个借口和理由。

    但正如我上次说的那样,想要混得好,又想自己身上一点衣服都不湿,怎么可能?

    就像是会所ktv里的那些卖笑不卖身的公主,她们也只坚守最后一点底线,却也明白,一点便宜不被客人占也是不可能的。”

    “我不用你来教导我该怎么做。”

    “命运就是这般,从你当初被他强行收做手下时就已经注定了。”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是鬼差,把‘差’字去掉,就是个‘鬼’而已。

    一个鬼,迷恋阳间的家庭冷暖,迷恋一个父亲,迷恋一段孽缘,

    类似的凄惨故事,都不用我举例了,一般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肯定是悲惨无比的。

    最重要的是,他又不是g父。”

    “你的话,太多了。”

    “好了好了,不烦你了,我下去看看他可以吧?看完我就走,去书屋,求一个收留。”

    小萝莉低下头,拿起笔,继续做作业。

    白狐走向门口,身形从人化作了一只白狐,毛色晶莹柔顺,狐眸里满满的一汪春水。

    她下了楼,来到了客厅里。

    客厅空荡荡的,但弥漫着一股子肉汤的香味。

    厨房里,女主人大晚上的还在准备夜宵,只是这夜宵和清淡真的一点都不搭边,她在煮肉,肉香四溢。

    白狐摇摇头,走到了书房门口,从缝隙里钻了进去。

    她看见了那个男人正坐在书桌后面看着病例,他很认真,眉头微蹙,不时地拿起钢笔写写画画做着记录。

    认真的男人,最帅了。

    白狐活了很久,在她心里,自然没有什么男尊女卑的念头,哪个男人敢在她面前逼逼妻为夫纲这类的话,她不介意让那位终身不能人道。

    但她自然而然地善于去欣赏和观察所谓的男性的“美”,

    眼前的这位,

    无疑是很美的一位。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气质,他的儒雅,

    只可惜大清不在了,

    否则让他当一个穷苦文人秀才,

    来一次湖畔相遇,

    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白狐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出声,事实上,她清楚他应该不确定有自己的存在。

    就这样看了许久许久,

    白狐这才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开,

    酒是穿肠毒药,色字头上一把刀。

    白狐晃了晃自己的尾巴,

    她准备离开了,

    她需要去寻求庇护,

    太过温柔美好的东西,往往也是脆弱不堪的地方。

    她又来了客厅,

    看见女主人端着一大盆肉汤放到了茶几上。

    不过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在肉汤旁边,还有几份清淡的小菜。

    女主人应该是比以前好转了许多,但有些几乎融入骨子里的习惯,似乎还是无法更改掉,比如,她喜欢做肉汤。

    哪怕做了其他的很多菜,不做一下肉汤,饭桌上没这一个硬菜撑着,她就觉得不过瘾,像是逼死了强迫症。

    而他依旧会兴高采烈地喝汤吃肉,

    是演技还是真情流露?

    又或者,是真情流露的演技?

    白狐站在茶几旁,女主人去敲书房的门喊自己丈夫出来吃宵夜了。

    汤锅里,白气袅袅,

    白狐心里忽然涌现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既然他喜欢喝肉汤,既然他喜欢吃肉,

    那么,

    狐狸的肉,

    可以么?

    一念至此,

    白狐马上晃动起自己的脑袋,

    心里也是一阵后怕,

    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可怕的念头?

    她是想让她吃了自己,

    但却不是这种吃法。

    同时,

    心里也有些庆幸,

    或许,

    是自己喜欢得不够吧?

    白狐走出了大门,

    走出了别墅,

    走出了小区,

    走到了路上。

    她从一只白狐,慢慢地又变回了一个女人,身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清纯之中带着妩媚风情。

    她懂得如何把女性的美完美地展现出来,

    她也了在其中,

    这不是为了谄媚过往的男人,

    只是为了不辜负老天爷给自己的天赋罢了,

    虽然,

    这个老天似乎很想用一道雷劈死自己。

    走着走着,

    白狐觉得有些累了,她不想打车,因为她脑子有点乱,情的,爱的,欲的,生的,死的,诸多东西在她脑子里不停地乱炖着。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还没化形时,被一个老猎人捉住了,老猎人没杀她扒皮,反而请她一起吃东西,一个破铁锅,大乱炖。

    她还喝了酒,最后她和老猎人都醉了。

    醒来时,

    老猎人已经不在了。

    若干年后,

    她化形成人,带着金子打算去找他,报恩吧,因为他太老了,老男人了,不想用身子去报恩。

    老猎人却早就死了,

    她就把金子放在了猎人家的厅堂上,

    后来,

    猎人的三个儿子为了抢夺这块金子,大打出手,一个残了,一个死了,另一个被官府抓了。

    听到这些事儿后,

    她还迷茫了许久。

    或许,

    如果老猎人在天有灵的话,重新选择一次,应该会在那天把自己的皮给扒下来吧。

    哈哈哈哈……

    走着走着,

    她在一处僻静的公交站台那儿坐了下来。

    尾巴露出,在身后的黑暗中轻轻摇曳,然后顺到了脖子位置,像是给自己披上了一件围脖儿。

    白狐贪婪地抚摸着自己的尾巴,

    她也喜欢且沉迷于这种手感,

    只是,

    当她的手触摸到了尾巴根部的那处恐怖的伤疤时,

    整个人却忽然颤栗了一下,

    她回忆起了当初在浴池里时的,

    断尾之殇……

    ………………

    这是今天第四更,

    接下来还有,

    求月票!

    求打赏!

    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