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碾压
    “吼!”

    周老板心里有些无奈,因为在这仨ser出现时,就意味着自己的追查被“歪楼”了。

    周泽是来找僵尸的,

    可不是来抓吸血鬼玩的。

    而且,

    周泽也不相信,

    “源自于”赢勾看门狗身份的那位,

    会真的那般自降身份地去和吸血鬼扯上什么关系。

    因为这感觉就像是教皇忽然心血来潮,跑到嵩山少林寺当一个小沙弥。

    不过,这几个家伙的语气和口吻,倒是把周老板给弄得气笑了。

    真以为自己长出了一双獠牙,就能无法无天?

    那就给你们看看,

    到底谁的牙口,更尖利!

    缺失了一只手,皮肤也很黑,好在这些都是属于外表的浮云,当周泽释放出自己的僵尸状态时,那种气场和气质,还是很震撼的。

    周老板甚至还特意低头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阿红,

    见她正带着畏惧的目光看着自己,

    周老板心里舒坦了不少。

    而后,

    周泽向那仨ser走去。

    在场的人里,可能除了那个男主人以外,都没有傻子,当周泽的气息泄露出来后,那仨吸血鬼ser马上开始后退。

    先前那个俯瞰周泽的吸血鬼更是手臂颤抖地指着周泽,问道

    “泥撕呐锅,泥撕呐锅!”

    吓得连四川方言都飙出来了。

    周泽没有回答,直接近身,靠近了一个吸血鬼。

    这位吸血鬼伸出了爪子,对着周泽的脸抓了过来。

    他的速度确实很快,

    如果做个对比的话,有点类似于专业的国家级体操运动员的水平。

    事实上,别看那些体操运动员在比赛时各个身姿优美像是精灵,但他们的身体打磨得已经非常出色,反应力爆发力等方面都超出常人许多,若是再传授一些搏杀技,古代的武林高手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但超出普通人许多,却依旧没能脱离“人”的概念,以这种水平,三打一,对付阿红这个新嫩鬼差,倒是没问题。

    但面对周老板这种大僵尸,

    可就真的有些不够看了。

    周泽头微微一侧,对方的一只手抓空,而后周泽马上把自己的肩膀和右脸贴起来,直接锁住了对方的一只手。

    对方试图挣脱,却没能成功。

    周泽笑了,

    老实说,

    以前面对的对手要么有自己的绝技要么就得自己拼尽全力,

    还真的很少碰到这种“狂扁小朋友”的快感。

    周老板可没有那种不屑和普通人出手觉得会自降身份的道德洁癖。

    “唰!”

    周泽的右手伸了出去,

    原本待在手上的手套也直接裂开,露出了晶莹的白骨。

    之前在丽江那家小诊所里,那位老医生不光给周泽拿锉刀磨去了烧焦的部分,还免费给周泽做了一个美白护理。

    总之,

    这只手现在当真是白得很,

    早上起床站在窗口吹风时周泽还忍不住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手,

    脑海中甚至出现了一些病态的想法,若是这洁白的白骨手上再长出血肉,这得是多么画蛇添足的一件事儿啊。

    白骨手在此时直接刺入了这名吸血鬼的腹部,

    简单得像是穿透了一层纸一样。

    周泽也微微诧异了一下,

    上辈子作为外科医生,对人体构造自然是很清楚的,这辈子打架时把别人开肠破肚和自己被开肠破肚的次数也不少;

    但眼前这位,

    身子似乎太单薄了一些,

    单薄得就像是那种大烟鬼的体格,

    外面还勉强算是个人样,但里头,早就蛀空了。

    “咔嚓!”

    白骨从对方后背位置钻出,同时掐断了对方的脊椎,一气呵成。

    手臂位置还能感知到轻微的微暖,那是还停留在对方身体内的部分,而已经探出去的手,洁白已经不见,沾染上一层层的鲜红,看起来更加的唯美,宛若一件精心设计的艺术品。

    而后,

    收回手,

    对方倒在了地上,

    宛若武士收刀。

    周泽把自己的右臂举起到四十五度,不是为了装逼,是纯粹不想让自己右手上的鲜血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滴答……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指尖不停地滴落着。

    让周泽有些好奇的是,吸血鬼的血居然是温的。

    身侧另一个吸血鬼冲了过来,在他冲刺的时候,没料到自己第一个同伴已经倒下去了,但这个时候想再收脚已经来不及了。

    周泽提起膝盖,直接一撞!

    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

    也没有去做什么闪躲,

    对方的指甲在自己胸口位置一路抓下去,

    衣服上似乎传来了摩擦生热而发出的焦味,

    但却没能抓伤周泽丝毫,

    这具体魄哪怕此时看起来再残破,

    但依旧是僵尸的体魄!

    况且在丽江那个坑洞下面,

    那些尸毒可是把周老板给喂养得饱饱的。

    在这名吸血鬼近乎绝望的目光中,

    周泽的膝盖踹中了其小腹,

    他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身体蜷曲着,嘴巴张得很大,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周泽继续往前走,

    鞋子触碰到了对方的头部,

    对方眼睛睁得大大的,

    看着那鞋面过来,

    然后,

    “砰!”

    宛若西瓜落地,

    炸裂得彻彻底底。

    一旁的男主人都看傻了,

    他一直以为至高无上的血族,

    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跟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

    而仅剩的那位ser更是把本就很白的脸吓得都变青了!

    他马上转身,

    夜礼服一挥,

    宛若一道黑影直接向外窜出去。

    周泽则是抬起头,吸了口气,自己脚底下粘乎乎的,感觉很恶心,他错了,他不该偷这个懒的。

    他往后退了两步,

    皱着眉,

    看了一眼自己的鞋面,

    翻了个白眼。

    而此时,最后一位吸血鬼已经跑出去了。

    “喂,去把他解决了。”

    周泽对趴在自己另一侧肩膀上的花狐貂说道。

    花狐貂没理会,继续闭着眼,困觉觉。

    刚才周泽和人打架时,它也是在困觉觉,仿佛早就超脱于物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再引起他的注意了,内心的世界,似乎和整个宇宙达成了共鸣。

    周泽知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你爆了他的菊。

    “叽叽叽叽!!!!!!!”

    花狐貂只觉得菊花一阵刺痛,

    当即腾飞了起来。

    “去把他解决了,尸体带回来。”

    “嗖!”

    花狐貂飞出去了。

    周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鞋子脱下,手掌直接在对方真皮沙发上擦了擦,却还是有些黏人。

    “喂,你过来。”

    周泽指着站在前面的男主人说道。

    “你……这……我……”

    男主人有些语无伦次。

    “你妈没死呢。”

    听到这句话,男主人脸色缓和了不少。

    “给我拿个塑料盆,再弄点洗手液沐浴露过来,帮我洗洗手,你家里有没有没穿过的新鞋?”

    “有的,有的,好的,马上拿来。”

    男主人马上离开了客厅,

    不一会儿,

    一盆水和毛巾拿了过来,还有一个鞋盒。

    周泽试了一下鞋子,尺码还挺合适,是没被人穿过。

    “你收入不错啊。”

    住别墅,吃穿用度都这么高档。

    “呵呵。”

    男主人笑了笑,

    拿起毛巾开始帮周泽洗手,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帮一具白骨洗手。

    阿红这时候也慢慢爬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但问题应该不大。

    “你回去休息吧,没你的事儿了。”

    周老板用完就丢,

    难不成还给你冥钞补偿你的误工费?

    阿红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在周泽身边帮忙洗手的男子,男子有些不敢看她。

    她笑了笑,

    起身,

    捂着自己的胸口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她在这对面就有房子,不用跑太远。

    “洗好了。”

    周泽闻言,把手收了回来,白骨手上确实干净了。

    “给我再找个手套。”

    “好……好的。”

    很快,手套也拿来了,周泽把手套戴上去,靠着沙发,坐着。

    男子站在旁边,弯着腰,他很怕,非常怕。

    “呵,刚刚不是挺神气的么?牙齿一露,凶巴巴的,怎么,想咬人啊?”

    “我没咬过人,我没咬过人。”

    男子马上解释道。

    “坐吧。”

    周泽下颚点了点。

    男子马上听话地在周泽对面坐了下来。

    这时,

    花狐貂回来了,

    还拖拽了一具尸体回来。

    而后,

    花狐貂又飞到了周泽肩膀位置,

    伸出自己的肉爪子揉了揉屁股,

    又闭着眼睡了过去。

    周泽甚至有些怀疑,当初封印它的是不是它上一代主人或者就是它爹妈,真的是看不惯这货的懒散架势了,直接封印下去眼不见心不烦。

    “老板,你怎么不叫我啊。”

    这时,

    莺莺走了下来,

    看着客厅里的场景,自然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妈呢?”

    周泽问道。

    莺莺看了眼这个男子,

    道

    “他妈被我打昏了,现在被我绑起来了。

    这不能怪我啊老板,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但他妈一直想扑过来找茬,故意碰瓷的一样。

    我就稍微下手重了点,他妈就昏过去了。”

    男子一直听着自己妈妈的情况,很紧张,他真的怕眼前的这个女的直接说不小心把他妈给打死了。

    此时听到他母亲只是昏厥了过去,

    男子当即站起身,一脸歉然道

    “对不起,我妈给你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