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零三章 发糖吧!(第四更!)
    “喂!”

    在心里大概猜测出对方身份之后,

    周泽瞬间一改之前站在外面人家邀请自己自己也只是冷笑摇头的矜持,

    马上向着亭子开始狂奔!

    酒,

    我喝!

    我喝!

    我要喝酒!

    然而,

    周泽跑得越快,

    却距离那亭子越远,

    四周的雾气也在越来越浓郁,

    仿佛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走到那亭子上去一样。

    而耳朵边的水流声开始越来越大,

    现实里的触感在梦里开始越来越清晰强烈!

    这是梦即将苏醒的征兆,

    周泽咬着牙,

    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人家遇到这种事儿,都谢天谢地觉得自家祖坟冒青烟才会遇到了这种大机缘,

    结果到了自己这里,

    竟然是冷笑地装逼拒绝?

    你个锤子!

    周泽越是奔跑,

    心跳的速度就开始越快,

    猛地,

    周泽双臂一挥,

    他醒来了,

    他发现自己还在池子底部躺着,

    同时看见那个小男孩也仍然靠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一动不动。

    周泽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却发现手感不一样了,

    他马上解开了手指伤口的包扎,发现自己的指甲竟然已经长了出来。

    一时间,

    周泽心里悲喜交加,

    喜的是这池水真的对僵尸的疗伤有奇效,

    悲的则是刚刚的那个梦,意味着太多太多东西。

    甚至,

    很有可能当初建造这里的,

    就是那位!

    自己为什么就没抓住机会试着问问那个家伙,

    这该死的鬼差证除了吓唬一下小萝莉和安律师那种小虾米以外,

    还有什么作用?

    这种机会,这种机缘,想再碰一次,

    难了。

    不过想想看,

    那时候的搬山猿居然那么小那么呆萌,连拍马屁倒酒的姿态都跟书店里的那只猴砸差不多,周泽就觉得一阵好笑。

    这时,

    房间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

    居然是那个穿着满清官袍的僵尸。

    那个光着身体的l奔男呢?

    “主人,您醒了么?”

    满清僵尸跪伏在池子边问道。

    托池水很深同时颜色也很深的福,对方哪怕蹲在池子边,只要不下来,就不可能看清楚池子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主人,我很担心您呢?”

    满清僵尸继续问道。

    这货没安好心啊。

    周泽微微抬头,那头满清僵尸居然无巧不巧地就蹲在自己上头。

    “主人,您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

    满清僵尸继续问道。

    周泽看见小男孩还是一动不动。

    而这时,

    满清僵尸竟然将自己的双手往池水下面伸展了下来,

    周泽看见一双类似手的黑影在自己面前不停地试探着。

    周泽本能地向旁边位置轻轻挪动了一下,

    但问题是不管如何地轻轻挪动,水纹还是会产生的。

    满清僵尸愣了一下,

    吓得把双手迅速收了回去。

    “主人,您已经醒了么?

    阿铁那家伙现在正在大杀特杀呢,好多精怪都没能逃出他的手掌,甚至还有一些平时和主人您关系比较好的精怪,阿铁他也没有放过。

    我劝了他,他也不听,他已经吞食得快失去理智了。

    我想喊他和我一起上去,

    看能不能抓住上头的捣乱的人,

    但他还是不听,

    主人,

    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满清僵尸继续试探着,是的,他说了这么多的废话,连周泽这个外来人都能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了。

    可能是小男孩积威太重,

    所以他现在还有一些畏首畏脚。

    但老哥,

    你选错地方了,

    你再往左边挪挪位置,

    你要找的主人在你左边。

    而后,

    周泽听到上头的满清僵尸往右边挪了挪位置。

    “…………”周泽。

    周泽原以为僵尸的世界应该很单调,极端的单调甚至可能是单纯;

    大家都被埋藏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或者某个不为人知的古墓里,

    哪怕是不小心出来,

    也是形影单吊,孑然一身。

    大家为三界所不容,再加上数量稀少,过着孤独的日子。

    谁知道在这里,

    居然还上演着宫斗的戏码,

    最荒谬的是,

    自己这个旁观者,居然也是僵尸。

    “主人,你知道么,当初我不懂事,从古墓里出来,差点就要去袭击山村了,如果不是你出现阻止了我,可能我早就因为自己造下的罪孽而为天道所不容,已经灰飞烟灭了。

    所以,

    对主人您,

    我是抱着最大的真诚和尊重,

    没有您,

    就没有我的今天。”

    鸡皮疙瘩快起来了。

    周泽觉得对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

    应该也快图穷匕见了吧?

    果然,

    满清僵尸话锋一转,

    “主人,我看看您,到底恢复得如何了,放心,无论外面有什么事,我都会保护着您!”

    说着,

    对方又把双手伸了下来。

    而且,

    是正对着周泽所在的位置。

    周泽下意识地想要躲避,

    结果对方的手也是直接追了上来。

    “主人,您为什么要躲呢,难道是主人不相信我?????不相信我!!!!!

    你怎么可能不相信我!!!!”

    满清僵尸似乎一下子慌了,

    仿佛自己的伪装已经被拆穿,

    而这个时候,

    他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再无退路了!

    当下,

    猛地双手迅速向下一抓,

    直接抓住了周泽的肩膀!

    “咦,

    主人,

    你是被泡胀了么?”

    小男孩的身子才多大啊,

    结果现在满清僵尸一把抓住了周泽的肩膀,

    瞬间就迷糊了,

    好大一只啊!

    而后,

    周泽只觉得自己肩膀上的力道猛地增强,

    自己整个人竟然被拽了出来,飞出了水面。

    “你是谁!”

    满清僵尸当即凶相毕露,露出了獠牙,且更是毫不犹豫地向周泽扑了过来!

    周泽下意识地伸出双手,刚刚长出的指甲虽然稚嫩,但也足够锋锐,竟然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击,但巨大的惯性导致两个人一起摔入了池水之中。

    且开始在池水里疯狂地搏斗!

    你找错人了,你找错人了!

    周泽很想提醒对方,他乐意当一个看客,且愿意帮他,但对方现在完全陷入了惊慌的状态,只想着把周泽给杀死,已经全然不顾其他了。

    这池水确实帮周泽恢复了不少伤势,

    但毕竟没有恢复完全,

    身子还是处于虚弱状态,

    而且眼下自己又是和这头僵尸在近乎贴面肉搏,

    顷刻间就落入了下风!

    这头僵尸毫不讲究,上来就用嘴咬,像是得了疯狗病一样,水下活动和躲闪又极为不方便。

    下一刻,

    周泽的肩膀位置就被对方咬上了。

    “嘶…………咕嘟咕嘟…………”

    周泽的指甲猛地刺入对方的体内,

    但这却一下子激发出了对方的狠厉,

    竟然全然不顾地继续撕咬着自己的身体!

    鲜血慢慢地弥漫出来,

    只是这水池的颜色本就很深,所以哪怕下面水流如柱,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周泽不想当这出宫斗剧的牺牲品,

    但眼下这种局面下,

    他似乎注定要悲剧了,

    情况之危急,甚至无法给周泽施展一下招式的时间和空间。

    “吼!咕嘟咕嘟!”

    满清僵尸松开周泽的肩膀,

    对着周泽的脖颈位置直接咬了下来!

    “砰!”

    而这时,对方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整个人忽然被掀翻了出去。

    周泽顾不得身上的伤势,马上爬出了水池。

    而在自己身侧不远处,小男孩也是匍匐在水池边缘。

    很显然,刚才出手的,是小男孩。

    小男孩眼下还是很凄惨,

    甚至可以说他的伤势比周泽凄惨得多得多,周泽无非是头破血流断了指甲加上几根骨头,但这货是实打实地被自己八根指甲给钉入了身体。

    此时,

    自己留在他身上的指甲不见了,好像是被拔了出来,

    但小僵尸身上还是有着八个极为清晰的窟窿眼儿,很是恐怖。

    “主人,果然,你信不过我,你居然在外面还偷偷养着一头僵尸!!!”

    满清僵尸厉声咆哮道,

    仿佛他是一个痴情女人,

    发现了自己被心爱男人始乱终弃的事实!

    “她出去了吧?”

    小男孩忽然开口问道。

    你倒还真是个痴情种子!

    “出去了,但眼下怎么办?”

    周泽希望对方回归主题。

    “他想吃了我。”小男孩说道,“他吃了我后,也不会放过你,我不知道阿铁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被他偷袭了。”

    周泽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虽然没有明说,但联手的意味已经很浓重了。

    所以,

    身份立场的转变真的是一件很无厘头的事情,

    前几个小时二人还在打生打死,周泽还把人家给钉在了墙壁上,

    现在却要站在一条战线上了。

    “吼!!!!”

    满清僵尸发出了一声咆哮,

    “主人,我要把负心的你,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一起吃了!

    这是我对主人你,

    最大的尊敬!”

    满清僵尸抬起头,

    他的身体竟然在慢慢地膨胀着,气息也比之前变得强盛得多得多。

    “阿铁真的已经被他给吞了!”

    小男孩眼里出现了一抹慌张,他的伤势才恢复了一点点而已,面对一个刚刚吞噬了同伴的僵尸,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胜算有多大。

    这时,

    他眼角余光发现周泽的指甲竟然又长出来了,

    马上道

    “喂!”

    “嗯?”周泽扭过头看向他。

    “喂他吃糖吧,

    糖,

    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