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林可的复仇!
    “就这样,

    简单地,

    走了么?”

    小萝莉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现在倒是显得很平静,

    但她的眼眸里,却尽是森然的寒意。

    她很生气,

    非常非常生气,

    距离她的失踪,已经将近三天了。

    书屋的那帮人,肯定会着手调查,而调查出整件事的眉目,对于他们来说,应该不难。

    一想到书屋里的人都已经知道自己被拐卖了,

    小萝莉就气得要发狂!

    自己,

    真的被拐卖了!

    寻常的孩童,家长会反复教育和警告他,和陌生人说话时要小心,如果有陌生人要你跟他走,千万不要去等等。

    但她林可不是小孩子啊,

    如果按照年纪累加算起来,如果她有儿子,且还给力一点的话,都可以把人家小姑娘肚子弄大了!

    而且自己还是鬼差,

    但还是,

    被拐卖了!

    一想到日后再和书店里的那头蠢僵尸吵架时,

    自己无论说什么,

    对方只要回一句

    “你被拐卖过。”

    自己无论辩解什么,吵什么,

    对方还是来一句

    “你被拐卖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

    胸口,开始抑制不住地起伏。

    愤怒,

    憋屈,

    羞辱,

    种种因素开始不停地在她心里叠加起来,再加上在拐卖这件事上,孩童和女性往往是受伤害最大的,林可对这件事,自然是更加深恶痛绝。

    这不是源自于什么公心,也不是什么大道理情操使然,而是因为在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之后,她有着一种天然的代入感。

    那两个曾和她一起被关在废品收购站屋子里的女人,现在会遭遇怎样的情况和待遇,以及在之后很多年里,将沦为生育播种的机器;

    这种感觉她愤怒到颤栗。

    “娃子,怎么了?”

    司机老头等着要去领钱,心情还不错,他其实猜到一些这个女娃的命运了,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

    有钱赚就好,

    至于其他的,

    就是各人的命不同了。

    有人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而有些人命里就注定有此一劫。

    陪着司机老头准备下去的中年女秘书微微皱眉,怎么觉得,这个女孩子脑筋有点问题?

    但一想到自家的少爷已经……

    无所谓了,

    脑子好不好,不重要了。

    林可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她的目光一直在他们身上逡巡着。

    在司机老头和女秘书看来,林可现在是畏惧和害怕,不敢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一个客厅里。

    然而,

    这其实是一种狮子在观察自己猎物的眼神,

    在思考用何种方式将猎物杀死先吃哪一部分肉块的眼神。

    “我们走吧,我还赶着回去呢。”

    司机老头催促道。

    他还有两个同伴在废品收购站等着自己,这一单做完,大家基本就可以退休了。

    做这一行当这么多年,

    牵了多少姻缘线,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但总归是给自己家盖了新房子,也在城里买了商品房,自己的几个孩子也都有了好归宿,值了。

    自己啊,

    也该歇歇养老了。

    “你,上来,看住她。”

    女秘书指着站在楼梯口的一个制服男子说道。

    男子马上走了上来,他倒是没有对林可动粗,只是站在那里盯着她。

    他很酷,

    和港片里的那些大佬保镖一样酷,

    神情肃穆。

    但很快,

    他就酷不起来了。

    因为他看见自己面前的小女孩张开了嘴,

    看见她吐出了舌头,

    这本来没什么的,

    但在看见那根舌头在越来越长之后,

    他不镇定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

    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事实上,他的预感是正确的,他的确是见鬼了。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林可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眼睛里,满是笑意,

    “不,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凭什么去渡那黄泉!!!”

    舌头像是一条迅猛的蟒蛇,直接抽中了制服男子,男子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

    紧接着,

    舌头对着他的胸口直接刺了进去。

    “噗!”

    像是一把利剑,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而后猛地一搅,

    男子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推土机给硬生生犁了一遍,

    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嗖!”

    舌头收了回来,

    林可伸手,擦拭着自己唇角边残留的血渍。

    鲜血的味道让她有些嫌弃,

    跟那个咸鱼老板待久了,她觉得自己也变得有些洁癖起来了,

    但在这个时候,

    鲜血的味道却让她变得更加地兴奋。

    看着颓然地倒在那里的制服男子,林可走过去,从他身上踩了过去,走下了楼梯。

    …………

    “什么声音?”

    司机老头抬起头看向楼上,

    在刚才自己好像听到了“哐当”的声响。

    女秘书也有些疑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又走到了楼道口向上看着。

    “嗖!”

    一条舌头,

    直接缠住了她的脖子,

    而后她整个人被举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后,

    司机老头吓得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妖怪,妖怪,妖怪!!!”

    林可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楼梯。

    她的嘴巴仍然张开着,

    舌头是从她嘴里延展出去的,

    此时,

    那个被自己舌头包裹住的女秘书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只可惜,她说不了话,而且,林可也懒得听她去废话。

    “砰!”

    舌头一甩,

    女秘书整个人直接被甩飞了出去,撞在了天花板上的吊灯上。

    “哗啦啦啦………………”

    连续的脆响传来,

    紧接着就是摔落地面时的闷响。

    女秘书浑身是血地躺在了地上,

    身上插满了玻璃碎片,

    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死前到底看见了什么。

    司机老头已经吓呆了,

    在看见小萝莉走向自己时,

    他竟然跪了下来,冲着小萝莉磕头认错。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放过我,放过我吧!!!!”

    他觉得这是一场梦,

    一场噩梦,

    但这个梦,就是醒不过来。

    这些年,他赚得不少,在各地古刹都有自己的供奉牌位,也就是寺庙里明码标价的祈福牌位,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会被保佑的。

    “唰!”

    没有过多的言语,

    小萝莉甚至懒得和这个老东西去多废话什么,

    也没有兴趣去和他玩儿什么死前遗言戏弄的把戏。

    舌头直接将其包裹住,

    而后,

    开始发力。

    “咔嚓!”

    左手断了。

    “啊啊啊!!!”

    “咔嚓!”

    右手断了。

    “啊啊啊!!!”

    “咔嚓!”

    两条腿也断了。

    “噗通!”

    司机老头被丢在了地上,

    他没死,

    但他此时的四肢完全呈现着一种反方向的态势,像是被折叠翻转过来了一样,只能靠自己的胸口和下巴去蠕动。

    他还想跑!

    小萝莉在他身侧,一起慢慢地走了几步。

    而后,

    小萝莉弯下了腰,

    轻声道

    “断!”

    一道黑影,从小萝莉身下延伸到了司机老头的身上。

    司机老头的舌头开始变长,和小萝莉一模一样,但小萝莉的舌头是可以放长的,但他的不可以。

    在长到一定程度后,

    “啪!”

    舌头直接断裂了。

    司机老头满嘴是血匍匐在地上。

    “呵呵。”

    小萝莉笑了笑,

    继续看着这个老东西在地上像是一只毛毛虫一样折腾着,

    她没有急着去杀他,

    这个时候,杀他不杀他,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

    让他多活一会儿,

    才是最大的惩罚。

    小萝莉转身,又往楼上走去。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人贩子该死,

    买家,

    就更该死!

    都该死,

    全都该死!

    小萝莉曾在早上听过自家老板和安律师一边喝咖啡一边聊过关于拐卖人口的罪名,老板觉得这个罪定得太轻了。

    安律师说这不是为了保护人贩子,而是保护那些被拐卖的可怜人,一旦定罪过重,把他们都逼成了亡命徒,到时候被拐卖的人就很容易遇到被撕票的危险。

    很多事情,其实都有两面性。

    但人在自己极端情绪之下,就懒得去管什么两面性了。

    在小萝莉看来,

    人贩子和买家,全都该死!

    解决了这里,

    再去那个村子,

    然后再去废品收购站,

    杀,

    杀,

    杀,

    通通杀光!

    小萝莉眼眸里的血色开始变得浓郁起来,愤怒的情绪已经完全掌控了她的思维,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覆水难收。

    重新上了楼,

    正当她准备推开书房的门时,

    却发现一个老者,

    正坐在靠椅上。

    老者身上搭着一条毯子,

    窗户大开着,有风吹了进来。

    吹动了老者的发须,

    他还在那里摇啊,摇啊,

    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

    忽然间,

    老者身上的毯子滑落了下来,

    露出了老者头部以下的部分,

    赫然,

    是一片白骨!

    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肉沫和新鲜的血渍,

    老者头部以下部分,

    竟然已经被完全吃光了!

    小萝莉眼里的血色开始慢慢褪去,

    这件事的刺激,让她下意识地开始恢复清明。

    “咯咯咯…………”

    一阵沙哑的笑声传来,

    笑声里,

    带着一股子稚嫩。

    在靠椅后面,

    走出来一个小男童,

    男童一边舔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挺着自己撑起来的肚皮,

    很是憨厚地对着小萝莉笑了笑,

    开心道

    “小姐姐,

    你那里,

    结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