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锁龙一局通两界
    渠明明的呼吸越来越快,他能感知到那种变化也在越来越明显,这个时候,他已经有控制不住自己的趋势了。

    该死的,

    为什么他喝了后那么云淡风轻!

    渠明明原本还以为自己药效还不够,现在自己则是有一些后怕。

    作为医生,尤其是中医,下药最讲究一个中正祥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下猛药,但这剂药的药效明显已经到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极点。

    如果周泽是一个普通人的话,现在肯定会出问题了。

    来不及煎药了,渠明明选了几味药材之后直接放入自己嘴里咀嚼着,同时他掀开自己“工作室”的帘子,里面有好多个小瓶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蛊虫。

    取出一个瓶子,里头有一只软趴趴的像是毛毛虫一样的虫子,渠明明二话不说将自己的手臂放进去,手指直接压在了虫子身上。

    虫子身体被侵犯,当即产生应急反应,马上咬住了渠明明的手指。

    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

    但渠明明却觉得分外舒服,

    体内的那股子燥火终于被压制下去了。

    “可恶…………然而…………”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谁!”

    渠明明的汗毛忽然炸起,这里是他的网咖三楼,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禁地,放在武侠小说里相当于是闭关的地方。

    外人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地来到这里?

    真当所有蛊虫都待在罐子里当乖宝宝么?

    “可恶的是你居然炼蛊这种下贱的手段,

    然而,

    你身上所用的却是最纯粹的古中医法门。”

    一道黑色的身影自墙壁内慢慢地走出,看不清楚真容,但他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前辈,是何方神圣?”

    医生不算江湖中人,但医生职业的特殊性,使得他们也不得不跟三教九流的人物去打交道。

    再者,有了之前在书店里被一屋子僵尸震慑的经历,渠明明现在的心思素质明显提高了不少,至少再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时,还能够稳得下来。

    “上古时期,医蛊不分家,医者更兼职巫师占卜的职业。

    自黄帝之后,医者自持身份,摒弃杂糅,专攻治病救人之医道,蛊虫这种玩意儿,早就被当作糟粕给丢得干干净净。

    你这小辈倒好,

    竟然将它重新捡了起来。

    蛊虫再好,终究是异类,老夫在这里劝你两句,早日回头,你的资质,是有机会成为国之大医,休要被旁门左道迷了方向。

    老夫十年前收的弟子,也是一个极好的传法苗子,谁知道十年后,居然成了一个好厨子。

    你可不要步了他的后尘!

    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辈正道人士,自当着眼于正道未来,洁身自好。”

    黑影侃侃而谈,以长辈的身份说了很多。

    渠明明一时有些懵逼,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家伙真的是愚不可及,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法无相,术有专,他用蛊虫一样可以治病,方法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而已,需要你在这里瞎比比?

    但渠明明还是双手抱拳,很是恭敬道

    “晚辈受教。”

    “嗯,孺子可教也,老夫离开通城十年,却发现这通城如今已然变得如此污秽不堪,邪魔横行,妖物现世。

    如今,

    老夫也没空多管你,只希望你好自为之。

    另外,

    今夜老夫也肃清妖氛,还这通城一个朗朗乾坤,你今晚就待在这里不要出去,否则,就修怪老夫不客气了。”

    渠明明悚然一惊,

    本能的,

    当黑影说要肃清妖氛时,他就想到了自家对面的书屋,那里可是有好几头僵尸。

    但在这个时候,

    渠明明只能低下头选择应下了,

    明哲保身是一个人的本能,渠明明和书店那帮人才认识几天,自然也不会有豁出性命去保护他们的想法。

    只希望,

    他们能安全度过这场危难吧。

    “算你识趣。”

    黑影重新没入了墙壁之中,消失不见。

    渠明明在地上坐了下来,

    表情,

    有些落寞。

    …………

    “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

    阿姨扫马路!

    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

    一休藏!”

    老道一边哼着不知所谓的歌一边扫着马路,按理说,这应该是明早清洁工们的活,老道也算是帮他们减轻负担了。

    当然了,

    若是清洁工们看见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头在帮他们扫马路,可能先不会感动得稀里哗啦,而是想着这老头是不是想要借着扫马路来碰瓷。

    小猴子就坐在老道的肩膀上,老道给它买了一个小书包,书包里放着很多零食干果之类的东西。

    对于猴砸,老道是真心喜欢得紧,他无儿无女,是真的把猴子当亲孙子养的。

    在书店里,猴子是天然排斥周老板的,但是跟老道,也是极为亲昵。

    在知恩图报方面,

    禽兽有时候确实比人更靠得住。

    此时,小猴子正剥着花生,自己吃一个,再给老道嘴里塞一个。

    一人一猴,

    其乐融融,

    扫着马路,

    哪怕是在这大晚上的,倒也温馨自乐。

    扫着扫着,

    起风了,

    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竟然刮来了一大片的垃圾。

    “妈的!”

    老道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自己刚刚的一番功夫大半都白费了。

    也是,他一人一个扫帚,不说对这个城市了,哪怕是对这条街道,都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正在吃花生的猴子忽然小爪子一抖,手中的花生落在了地上。

    “连你小子都给我添乱是不是?”

    老道没好气地说道。

    猴砸两只肉爪都抓住了老道的耳朵,把老道的脸向左侧转,老道看向了那边。

    在昏黄的路灯下,

    有一道佝偻的身影正在慢慢走来。

    那一阵风,就是以他为圆心,就像是大角色人物出场时总要撒撒花瓣来点风一样。

    “妈的,这是什么鬼?”

    老道侍奉过两个鬼老板,常在河边走哪能……哦不,是近墨者黑……也不是,总之,老道也绝非昔日吴下阿蒙了,对一些气息的感受也比以前敏锐得多了一些。

    他能感觉到,

    眼前这个正在步步逼近的声音,不同寻常。

    下意识地,

    手伸入裤裆,

    一张夹杂着几根黑色弯曲毛发的明黄色符纸被他取了出来。

    “呵呵。”

    佝偻身影轻轻一笑,

    “祖上也曾阔绰过,但后辈不争气,居然与邪魔妖物为伍,真的是有辱先人,有辱先人!”

    “我日你先人版版!”

    老道对着那边大骂了一句。

    “哼,看你先祖的面儿上,你可以离开,日后好自为之,多走正道,虽说你年事已高,于修道一途已无可能,但至少远离邪魔,洁身自好,否则日后你下地狱之后,又有何颜面见你先人?”

    “老子下地狱有通道,用不着你在这里担心!”

    老道深知输人不输阵的道理。

    但在下一刻,

    几片落叶忽然飞了过来,于老道身前的地面上划出了数道火花,坚硬的马路地面竟然出现了好几道凹槽裂缝。

    “嘶…………”

    拿符纸的手,

    微微颤抖。

    你妈臭嗨啊,

    拿落叶当飞刀耍啊,你是赌神一派的吧,拿扑克牌当子弹用。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到我?”

    老道向前踏出一步,

    他本就长得不错,有那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息,否则直播时也不可能人气那么旺。

    此时此刻,

    老道衣袖飘飘,

    羽冠高耸,

    颇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架势!

    老道肩膀上的猴砸也“咚咚咚”敲着老道的帽子,像是在敲战鼓一样,给老道助威。

    佝偻身影的目光里显露出一抹欣赏之色,

    轻声道

    “倒还是有一点胆气…………”

    但在下一刻,

    老道忽然做沉思状

    “我忽然觉得你说得也有道理,贫道还是得洁身自好,多谢指教,贫道这就打算去云游四方了,有缘再见!”

    说完,老道就转身开溜。

    他有自知之明,打架,他真的不是很擅长,普通人打架他倒是不怵,但这个层面上的老怪物,应该交给老板他们去应对,自己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有用之身伺候好老板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但谁知道,

    佝偻身影忽然一闪,

    直接出现在了老道逃跑的路上,挡住了老道。

    “做啥!”

    老道吓得猛然收腿。

    “你走,可以,

    它,得留下。

    妖物现世,人人得而诛之,

    此乃我正道中人的职责!”

    老道不走了,

    猴子吓得双手死死地抓着老道的肩膀衣服,它很担心老道把自己撇下。

    这让它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上辈子回忆。

    “要贫道的猴砸?”老道大吼道“那贫道就要你的卵砸!”

    不跑了!

    要跑一起跑!

    让自己丢下猴子一起跑,

    老道做不出这种事儿!

    一直自称“天不生我陆放翁,万古怂道如长夜”的老道,

    今儿个终于硬气了一把。

    “呵呵,那你也一起死吧,执迷不悟者,与邪魔同罪。”

    猴砸从自己小书包里掏出了阴阳冊,

    对着佝偻身影开始“吱吱吱”地喊起来,

    没错,

    周老板的阴阳冊仍然在猴子这里,

    这就是周老板的行事作风,这么重要的法器,真的就丢给猴子去保管了。

    这种任性的行事作风,

    也就只有咸鱼周才能做得出来。

    “哈哈哈哈………………”

    佝偻身影见猴砸拿着阴阳冊对着自己,忽然大笑起来,

    指着猴子道

    “用前朝的册子来收本朝的人,大人真是好大的官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