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官差!
    安律师急匆匆地跑下了楼,手里拿着一张纸。

    这模样,这紧张的小姿态,若是再配上那句古装片里的经典台词

    “八百里加急军报!!!!”

    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周泽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完了,

    地狱肯定出事儿了。

    大家就不能消停一下么,你好我好大家好?

    没事做的话就一起喝喝咖啡聊聊人生晒晒太阳,多惬意。

    老张先站了起来,此时的他,还真有种作为家属准备接收前线消息的感觉。

    他有预感,自己的那位便宜曾祖父,很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安律师直接跑到了周泽面前,

    他的脸,一半是兴奋的扭曲,一半是惊恐的僵硬,

    看来这次去蓉城没白费,

    安律师都学会变脸了。

    兴奋是因为他期待的风,终于起来了!

    惊恐则是因为,连他都不敢确定,在这场飓风之中,自己的命运将归向何方。

    “老板,大乱子,大乱子!”

    “安律师,咖啡。”

    莺莺正好泡好了咖啡递来。

    安律师接过了自己的专属超霸杯,“咕嘟咕嘟”地喝了好几口。

    等待的这段时间内,估计老张都想直接召唤出獬豸来把安律师扁一顿,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

    放下了超霸杯,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

    道

    “地狱乱了,黄泉路被攻破了,冲出来了一群。”

    周泽闻言,微微皱眉,“黄泉路?”

    周泽记得,黄泉路很长,但黄泉路上并非没有看护的鬼差,是有不少阴司的鬼差捕头甚至是巡检在那里巡逻维持秩序的。

    记得当初自己还遇到一个手持皮鞭的女人,那皮鞭,当真是犀利得很。

    虽说地狱时不时的就会有一批恶鬼在各方面默认的前提下,冲关还阳成功,但那都是跟大逃亡似地,背后还有阴司官差地追杀缉拿,其实还是看运气的。

    安律师之前的那些偷渡客户,基本都是这么来的,哪怕上面有人打了招呼,但能否真的还阳,还得看自己造化。

    这次按照安律师刚刚说的,这是杀官造反了啊。

    “这次的恶鬼这么厉害?”

    周泽问道。

    上次也经历过恶鬼出来,周泽还去抓过,每一条都很肥,绩点足足的。

    安律师摇摇头,很认真地道

    “老板,问题就在这里,事情的严重性也就在这儿了。

    这次出来的,不是恶鬼,是官差!”

    这下子,

    周泽和老张眼里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官差?

    “阴司的福利待遇,差到这种地步了么?”老张问道。

    “具体怎么回事儿?”

    周泽问道。

    “具体的,不清楚,冯四儿也没交代多少,只提了句,最近阳间可能不太平,因为那些官差还阳之后,首先肯定是找身体,之后,就是选择方式隐藏下来。

    而最好的隐藏方式,

    就是…………”

    “鬼差证。”

    周泽替安律师说出了最后三个字。

    “是的,所以冯四儿跟我说的,让我们小心防范一点,那帮人不可能还阳之后还聚集在一起,肯定会分散逃离隐蔽。

    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会选择去猎杀当地的鬼差以获得他们的合法身份,哪怕暂时逃不过阴司的调查,却也能在阳间获得一个暂时稍显安全的落脚点。”

    这就像是当初蓉城那位一样,

    杀了一通鬼差之后,取了人家的鬼差证,就像是早期违法完成了一系列原始积累后的洗白,转身一变就政协委员了一个道理。

    阴司那边,可能会追究,但也有可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这,其实也要看阴司那边是否会有什么后续的动荡,能不能腾出手来了。

    但既然冯四儿说了这个,那就很显然的是,至少在冯四儿看来,阴司的动荡,暂时还不会停止。

    至于原本的官差怎么能用鬼差证,

    这不用问了,

    从他们叛逃出阴司还阳开始,

    其命运就和安律师差不多了,出身文字肯定会被剥夺掉,实际上和孤魂野鬼没什么本质区别。

    硬要说区别,肯定是这帮前官差们实力更强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周泽问道。

    “就在我们去蓉城的第二天。”

    周泽沉思了一下,

    吩咐道

    “先让外地的仨鬼差火速回来,给林可打电话,让她也回书屋住,老张,你这阵子先去警局那边请个假,也住这里吧。”

    “哦,好。”

    手底下的这些虾兵蟹将,虽说也不顶什么用,但周老板是穷日子过惯了的人,好不容易搜罗到这些家当,可不舍得随随便便地丢了。

    “老安,你负责找一下通城范围,或者隔壁几个市也可以注意一下,如果发现了那些人的踪迹,马上上报过来,能出手的话,就直接出手拿下。”

    安律师脚尖对脚尖,

    轻轻碰了碰,

    道

    “里头,可能有巡检。”

    言外之意是,臣妾可能做不到。

    “不就是一条巡检么。”

    “一条……”安律师。

    周泽把手中的报纸一翻,扣在了茶几上。

    “不管怎么样,我们总不能被动地在这里稀里糊涂地等待着,能主动点就最好主动点,冯四儿那边既然无法交代清楚,我们就自己抓舌头来问。”

    此时的周老板,

    当真是有种今时不同往日的感觉了。

    当初小萝莉一个人都能掐得他死死的,

    现在,

    连对巡检,

    都敢冠以“一条”了。

    但周泽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膨胀了,

    他只是有些烦,

    而且,

    站在他的角度,

    想的还是赶紧先下手为强,把自己这片先清理干净了,至于之后的事儿,随他吧,只要通城这里安稳,其余地方再怎么洪水滔天他周老板依旧能心安理得地喝自己的咖啡。

    “行,我找一下以前我做偷渡身份的那些客户,他们和地狱一直都有联系,指不定有人就有一些线索,甚至,可能就会有叛逃出来的官差就去和他们汇合了。”

    “老安,不是,我那个,那个曾祖父,回信了么?”

    老张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安律师看向了老张,“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啊,嗯。”

    “我去忙了,老板,莺莺,你负责通知一下人。”

    说完,

    安律师直接拿起自己的外套就出门了。

    莺莺则是拿起手机,开始给老板手底下的鬼差们一个一个地打电话。

    周泽则是有些无奈地把茶几上的白糖一股脑地倒入了咖啡之中,

    端起来,

    喝了一口,

    嘶,

    腻……

    ………………

    “这道题,应该这么做,还有,这里,求三角形的面积,你忘记最后除以2了。”

    王叔叔家里,

    小男孩正在很认真地教着小萝莉做寒假作业。

    “嗯,是的呢,你好厉害哟,这么难的数学题你都会做。”

    “嘿嘿嘿。”

    “好了,数学做完了,下面该写英语了,你来教我。”

    “嗯,好,你拿我的抄吧,我都写好了。”

    “好。”

    小男孩很享受这种安静美好的时光,

    似乎一切的一切,在此时都被剔除了杂质,只剩下了人间最为单纯的美好。

    没有阴谋,没有算计,没有身体的渴望,只是静静地陪伴着,看着她笑,看着她皱眉。

    陪着一个小学女生,都能发出这般高山仰止的感慨,

    情圣不愧是情圣。

    “发哥哥,这次去蓉城,好玩么?”

    “好玩,我还看见了大熊猫了呢,很可爱呢。”

    “我也在电视里经常看见啊。”

    “这不同的,亲眼看见的大熊猫比在电视机里看到的,更可爱。”

    “是嘛,可惜人家看不了。”

    “没事儿,等开学前,我带你去看,我带你去蓉城。”

    “我们坐飞机去么?”

    “对,坐飞机去。”

    “但是爸爸妈妈肯定不准我去的。”

    “我去跟你爸爸说,他会同意的。”

    “发哥哥,你真好。”

    “嘿嘿嘿,其实,也没怎么好。”

    小男孩挠挠头,有些羞赧。

    而这时,

    小萝莉的目光忽然变得深邃了下来,

    她看着面前还在害羞的小男孩,

    直接冷声骂道

    “哄小屁孩很好玩么?”

    “额……你醒啦?你别误会,我只是把她当你小时候了。”

    小萝莉起身,走到了窗边,沉声道

    “你的反应就这么迟钝?”

    小男孩摇摇头,也站起身,走到了窗边。

    下方,别墅大门口,有一个老人在扫着地。

    “我刚回来,只是想尽量多陪你一会儿,等他上来再对付他也不迟。”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萝莉有些不解地问道,“我怎么会被盯上了?”

    小萝莉很委屈啊,

    这段日子,

    她一直在做一个乖巧的小学生啊

    怎么就盯上自己了?

    “我也不清楚呢,我今天刚回来的。”

    这时,

    小萝莉的手机响了,

    她一边看着窗外扫地的老头一边接了电话

    “喂,蠢僵尸,是我。”

    “什么,怎么可能!”

    “行,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不,我暂时回不去了,也别让老板跟安律师去找了,眼下,在我家门口,就有一个了。”

    小萝莉挂了电话,

    伸手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

    “你,下去解决他,我帮你先把英语作业抄好。”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