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吧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零三章 变脸!
    晚上,周泽找了家主题餐厅,新开业的,在武侯区红牌楼那边。

    店名叫“老川居”,门面古色古香,进去后,里头正中央是一个舞台,舞台周围则是桌椅外加二楼的雅座。

    这里的主打特色是一边吃饭一边看川剧。

    老实说,周老板对这些古代传承下来的戏剧都没什么欣赏细胞,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但这并不影响他来到蓉城后附庸风雅一下。

    “哟,客官,两位么,有预约么?”

    “没有。”

    “那您是坐楼下啊还是坐楼上雅座包厢。”

    “楼下。”周泽。

    “包厢。”莺莺。

    “得嘞,包厢两位,伺候着!”

    服务员一挥白毛巾,高唱了一声,而后又来一个“小二”,领着周泽二人上了楼。

    这里的餐桌都被用屏风做了遮挡,勉强算是个包厢的意思了。

    小二先赶了几步,上前拿着白毛巾在本就是干净的桌子上擦了擦,随即问道

    “客官,是吃火锅还是吃炒菜?”

    “炒菜吧。”

    “行,您先坐一下,我这就给您拿菜单去。”

    小二很快回来,送上菜单的同时还摆上了几碟小菜,续上了茶水。

    周泽点了几个菜,递了过去。

    恰巧,

    这时候下面的舞台位置也开场了,

    两侧各有三个乐曲艺人在敲打,几个化妆好的川剧演员也上了台,开始唱了起来。

    等到一节长音落下,

    周围食客们一起喊“好!”

    周泽抿了一口茶水,也鼓了鼓掌,他觉得,这里的食客对川剧的欣赏水平应该和自己差不离。

    菜很快就上来了,下方舞台的表演还在继续着。

    这时候,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下方一楼门口处刚刚走进来的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女孩儿身上,女孩儿是一张娃娃脸,略带婴儿肥,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

    她是一个人来的,就坐在楼下靠近舞台的位置,一个人点了一个大火锅。

    “老板,她有什么不寻常么?”

    白莺莺也注意到了周泽的目光问道。

    她没问老板是不是喜欢下面的那个女孩儿,因为这个没必要问,书店里,男的有许清朗做标杆儿,女的有白狐做标杆。

    没达到那个层次的男人或者女人,

    都入不得老板的法眼。

    她家老板,可是个很挑剔的人!

    “没事儿,碰见个同行,看样子,应该是个鬼差吧,你瞧,她还在跟咱们打招呼呢。”

    下方的蓝色羽绒服女孩儿这时候也在抬头往这边看,不过她看的不是周泽,而是坐在周泽对面的白莺莺。

    周老板身上有安律师这个前任巡检做的扑克牌,外加升任捕头之后,那枚捕头令牌,似乎也有着隐藏气息的功能。

    可能因为自己含金量比较足的原因,所以遮掩信息的能力比较强。

    当然了,如果自己打开捕头令牌,那放出的信号估计也是比普通的捕头令牌要强不少。

    那个女孩儿明显没能察觉到周泽的身份,但她感应到了莺莺的不同寻常。

    过了会儿,女孩儿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桌子,开始往上走。

    “老板,你同行来和你打招呼了唉。”

    “嗯。”

    女孩儿走到了周泽这边,

    看了看周泽,

    又看了看莺莺,

    接下来,

    让周泽都有些始料未及的一幕出现了,

    女孩儿居然直接上手,

    一只手掐住了周泽的肩膀另一只手按住了周泽的手腕,

    紧接着,

    居然拿出了一副手铐,

    “咔嚓!”

    锁住了周泽一只手玩后又猛地去抓周泽另一个手腕,想要来个两个一起铐住。

    同时,

    她还低喝道

    “警察拿人!”

    周老板被铐住了一只手,当然不可能再给她铐上第二个,当即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而后向下一拽。

    女孩儿似乎没料到周泽的功夫这么好,力气这么大,身形一个踉跄。

    也是,

    大部分鬼差,

    用的可都是普通人的身体,

    外加长时间的睡眠不足和营养不良的问题,

    他们的身子素质,能好才怪。

    “砰!”

    女孩儿的额头撞击在了桌脚位置,

    当即出现了一片红肿。

    女孩儿气急,

    估计心里怒骂了周泽好多遍不识好人心了,

    当下张开嘴,

    一道橘黄色的风从她嘴里喷吐出来。

    靠,

    口气!

    周老板是个有洁癖的人,

    平时环境不允许时,倒是什么都能忍,但现在自己正要吃饭呢,你居然还拿口气喷我!

    当即一脚踹出去,

    踹中了女孩儿的小腹,

    女孩儿“啊”了一声,

    倒摔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

    下方舞台上,表演正在进入高朝,欢呼雷动,外加二楼包厢客人本就不多,又有屏风遮挡着,所以这里发生的情况并没有惊扰到外人。

    女孩儿倒在地上,捂着腹部很艰难地起身,而这时,莺莺拍了拍手,走到了女孩儿面前。

    女孩儿一脸凝重地看着莺莺。

    她之所以上来,

    是因为她发现一个男的坐在一个很危险的女人面前,她不能直接确定莺莺是一头僵尸,但肯定不是活人,是一个阴煞之物,所以她才想要把男的拷走救他。

    整个过程和经历,有点像是晚上大巴车上一个老太婆污蔑一男的偷她钱包把男的强拉下车然后第二天新闻上那辆公交车出车祸全部gg了。

    只是,

    女孩儿自己现在都有些察觉到了,

    自己似乎白费了热情。

    那个男的,继续坐在桌子上喝茶,而那个女的,像是个手下一样缓步向自己走来。

    对于莺莺来说,敢对自家老板出手?

    真是放肆!

    好在,

    莺莺也明白,自家老板似乎没有下死手的意思,她现在也只是走了几步站定,把女孩儿和自家老板隔离开。

    “喂,钥匙。”

    周泽晃了晃自己的手腕,手铐还锁在上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女孩儿这时候再看不出这一男一女是一伙的,那就太蠢了。

    “呵。”

    周泽笑了一声,

    伸手摸到了自己的令牌,

    这一刻,

    他脑海中居然浮现出的是《康熙微服私访》里于世龙带着龙袍出来宣告张国立可以开始装逼了。

    “啪!”

    令牌丢在了女孩儿面前。

    女孩儿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令牌,

    也不晓得是被这捕头的身份唬到了还是被这纯金的令牌亮瞎了眼,总之,整个人傻在了这儿。

    周老板很满意对方的这个表现,

    不管对方是真的自然流露还是装的,都很满意。

    老实说,

    这纯金捕头令牌,

    周老板真的是有种锦衣夜行的感觉,

    想炫耀又没地方炫耀,

    难不成是金店跟人家显摆显摆?

    女孩儿踉跄地站起来,

    又缓缓地对着周泽单膝跪下,

    “大人。”

    “起来吧。”

    周泽云淡风轻地拿起茶杯盖子,撇了一下茶叶。

    女孩儿走了过来,拿出钥匙,给周泽解开了手铐。

    “你是警察?”周泽问道。

    “我不是警察,我是个护士,这手铐,我觉得方便,就带着了。”

    “哦。”

    周泽点点头。

    “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之前,之前,之前我是以为您是被她给胁迫或者迷惑在这里,所以我才…………”

    “嗯,没事,坐吧。”

    周泽大概也猜到了真相,说实话,这女鬼差,傻是傻,但心里还算比较真实,有那么一点儿淳朴劲儿。

    和自己当初一样啊。

    “对了,等吃完饭,你再带我们四处走走,来蓉城一天了,除了看熊猫觉得不错以外,没其他好玩的了。”

    “蓉城本来就没什么好玩的,蓉城的魅力在于从这里开车出去向西,就是西川,康定、雅江、色达、亚丁,这些地方,才是真的美。”

    “我没那么多时间,明天就打算回去了。”

    “那我带您去看灯会吧。”

    “灯会,没什么意思吧?”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周泽终于确认,除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所以外,景区什么的,在蓉城里,确实没什么地方值得去的了。

    周老板不由得有些失望,但想要自驾出去,这时候也不合适,他还是想早点回去。

    咦,

    周泽忽然想起来了,

    问女孩儿道

    “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吃饭?”

    女孩儿整个人愣住了,

    “砰”的一声站起身,

    看向了下面的舞台,

    然后惊呼道

    “完蛋了,完蛋了,我是来抓鬼的,我忘了,我都忘了!!!”

    “…………”莺莺。

    “…………”周泽。

    下方,

    舞台上的bg已经响起,是《变脸》的主题曲

    “变脸,变脸,变脸,变脸,中华变脸!!!!!!”

    一个男演员大红大紫地走到了舞台上,

    首先露出的是面目狰狞的黑脸,

    而后跟着韵律不停地在舞台上摇摆,

    “唰”一下,

    一下子变成了白脸!

    下方观众一起叫好,欢呼雷动。

    男子也是个场控高手,

    双手撑开,

    不停地“啊啊啊啊啊啊啊!!!!!!!”

    舞台氛围被推向了顶峰,

    也就在下一刻,

    在男子下一次变脸时,

    只听得“啪”的一声,

    脸变了,

    但下方的观众一下子噤声,

    有些胆小的更是直接尖叫了出来,

    一些胆大的则是有些犹豫,迟疑自己该不该叫好。

    原来,

    表演者在脸部一甩之后,

    脸确实变了,

    他的脸皮,

    直接掉落到了地上,

    露出了一张血淋淋的没有脸皮的脸!